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昂!没多少人看了嘛★……☆

【长蜂】蔽雨·第十一章

终于更新了!秃子我还沾沾自喜的好好活着!

 终于到了这个系列里传说中的新年夜梗!

那么蜂须贺先生的年底最后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呢!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这场游离在人群外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太久就收了尾。有那么几分钟,蜂须贺持续地盯着宗三的脸发呆,好似要在上面看出画,但每当对方投来询问的目光时,他就又低下了头,转而去凝视自己的鞋尖,十足的专心致志。

蜂须贺在心里期待着宗三还能再主动开口和他说点什么或者问点什么,但显然对方并没有再开这个头的打算,这让他隐约间感到有点失望。

宗三靠在墙边,把自己缩在大衣里,一...

最近依然忙碌……我一定尽快更新!
秃子么么么么么么么🤘😘👌

【长蜂】蔽雨·第十章

终于更新啦。从《蔽雨》的时间线来看,还有差不多一个多月就到了新年啦。新年的那一晚,青江会许愿,第二天宗三就要回家,分别就是《花开》和《遮风》的开头了。

有点怀念。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出乎蜂须贺的意料,老家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荒诞,那两天一直在下雨,是要撑伞才能勉强行走的湿度,而长曾祢坚持不懈地打电话过来,还给他拍老房子的照片,那些陈旧的门廊和幽绿的青苔就像疤痕一样存在着,除了挖掉,就只能重建。

和说好的一样,蜂须贺也给父亲打去了电话。问好后是漫长的沉默,他听到下雨的声音隔着遥远的距离传过来,好像是来自另一个世...

“你知道吗?有一天我看到有一条特别大的彩虹,我赶忙去拿相机,可等我回来时,彩虹已经不见了。”
“你这个人,天冷要多穿衣服,生病了要去医院,这是常识。”
“我曾经跟自己说,再也不为别人难过了。你可能不知道,我是真喜欢你。”
“你知道的,我以后再也不会在这里等你了。”

【长蜂】蔽雨·第九章

终于有空更文了!

隔了这么久,自己也觉得心里难受。

如果大家还愿意继续看这篇文的话,就太好了。

谢谢大家。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但有趣的是,这之后接连的一段时间,蜂须贺又开始做梦了。

事实上这种情况很多人都会遇到,零碎的梦像晚间剧一样串起来,仿佛黄金档片。但贫瘠的是,没有枪林弹雨,也没有东京爱情故事,有的只有荒芜,接连不断的荒芜,连成一大片望不到头。梦里面,白晃晃的阳光停留在午饭后的时刻,极长的廊边,夏蝉在叫,窒息了一样的竭尽全力。

电子游戏的声音在身后的屋子里传来,含含糊糊。蜂须贺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但他知道...

坚持就是胜利。
加油。

再次发现太久不更
就会过气的跟漏气的气球一样
的事实
23333

【长蜂】蔽雨·第八章

对不起、这次又是这么久才更新,谢谢大家一直等着。

前段时间一直在生病,最近才好点了。

蜂须贺先生的故事还在继续着,希望大家喜欢。

你们留下的评论就是我的动力。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工作显然是推进的很顺利,摄影师的灵感被千子村正刺激得像火山爆发,一次又一次按下快门。

在镜头对准的方向,名叫长曾祢的男人被灯光勾出一个明暗分明的轮廓。

蜂须贺在角落里抱着胳膊站了一会儿,默不作声。

他也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有股莫名的气一直就盘旋在他胸腔里,最后甚至越来越有要扼紧他喉咙的趋势。照理说他这时是该好好待在现场,但这时他...

“我接住了神明递给我的绳索,然后我还是选择了上吊自杀。这确实不是一种恰当可行的方式——我站在高凳子上,绳子已经套在了脖子下,我看向窗外,决定这是最后的告别,可恰恰就是这个时候,一只狗从那里经过了。窗外有条铁路,曾经用来跑拖煤的铁皮火车,跑起来乌烟瘴气。这时,黑色的狗就站在那里,它和我面面相觑,并露出适当的疑惑。我突然就毫无征兆的流下了眼泪,也许是从它的眼睛里看到了些许存留的光,也许是想起来星期一时我在马路中间看见的那只被撞死的猫。它们说,活下去吧还是,于是我就只能把绳索解下来,丢进炉子里烧掉。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我就出门了,在江边的烧烤摊吃了很多东西,当然是和狗一起,还有那只不存在的猫。”

1 / 16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