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收到了 @面包时 寄过来的钥匙扣和画,打开第一瞬间就被惊喜淹没了。
真的很高兴。

《遮风》完结感言

====================

慢慢写了一个多月,《遮风》总算是写完了结局。
最后依然写个总结,是自己对这个小故事的一个告别,也是要开始新旅程的期望。

《遮风》这个题目,是在动笔写《花开》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如大家所见,《花开》是恋爱慢慢生长的故事,而《遮风》是一个关于走迷宫的故事。
真的就像是走迷宫一样。
两个人望得见彼此,却是跨越了接近十年的鸿沟才拥抱到最真实的对方。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下定决心。
错过了可能就找不回来了。

然后作为花鸟风月系列的第二篇,这个也是会出本的,番外篇数不定,lof上不会放,以后全部收进本子,里面会讲正文里没有揭露的一点过去和以后各种有趣的事。
不过先等《花...

【江宗】遮风·第二十四章(完结)

终于走到了最后。

很开心,也有一点忧伤。

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都将永远刻在心里。

谢谢大家又陪伴我走完了这一个小长篇。爱你们。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如有长评,炸成烟花。

===============

再往后故事就到了它应得的结尾,过了一段时间,在一个平淡的晚上,江雪也曾又问起过青江的事。

“他已经痊愈了。”宗三答得很简洁。

“痊愈?”

“心病还是要对症下药,石切丸开了一早上的车跑他老家去把他捉回来了,这两个人彼此折腾了这么一大场,大概老天也是看不下去了吧。”

“听着像在说神明的力量。”

“你不说我还又忘了,新年那会儿青江喝得头重脚轻,还许愿,结果真的……你看他现在天天得...

【江宗】遮风·第二十三章

幸福啊,大家一定都要幸福。

这章字数好长啊,哈哈哈,写好多。

歌仙给青江打电话事件,详情见《花开》第十九章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名叫石切丸的男人坐在他们家,很尴尬。

他弟弟也跟着来了,自我介绍叫小狐丸,进门后就优哉游哉看客厅搁柜上的小艺术品,各式花样别有风情。宗三不禁又要回想当年青江和歌仙上二手市场跟淘金似的一趟趟往家里折腾东西,然后又回厨房给两个意料之外的陌生客人倒了喝的,挑上个星期一时兴起拎回来还没开封的浓缩橙汁,加冰搅拌兑得古里古怪,没有橙味只有水味。

歌仙自从他们进了屋,眼神里的锐气就半分不减,宗三还想背着人跟他说你收着点,但转眼间就...

【江宗】遮风·第二十二章

他们终将走向各自的幸福。

今天也心疼单身狗文化人。

青江逃跑事件详情见《花开》第十八章。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后来到了半夜醒来时宗三才发现那盒糖依旧没有带回来,也许是最后又随手丢回了江雪的口袋,仿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他的手机屏幕壁纸已经悄悄换了,是那张趁着男人在车上睡着时拍下的图。深夜的好友列表一片灰暗,世界在此时陷入安静,各自的心事和情绪都隐藏起来,无人知晓。他往前随手翻和江雪的聊天对话记录,或简短,或平淡,也依旧是彼此都不怎么称呼对方的名字。

他猜想这个人其实过去和恋爱这种事是没有太多缘分的。在自己眼里,有时他显得很笨拙,但常常又是在很认真...

【江宗】遮风·第二十一章

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更新,因为最近的抽风事件,有点害怕。

大家的评论都是珍贵的宝物,如果看不到了,真的很悲痛。

但现在还是决定放出来,等待是一种很煎熬的事,尤其是像在等待屠宰。

这一章恰巧谈到的问题也是有点严肃的事。

今天也要把彩虹旗挂起来,你我都是勇敢的。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如果我挂了,微博id是追着hide跑的哮天,大家可以关注。

=============

 

第二天傍晚时下了一阵雨,是那种不打伞也不要紧的小雨。

小夜在看电视,宗三靠在沙发上懒了一会儿,就打着哈欠去房间找江雪,把头搁到他肩上去,“无聊啊……”他半合着眼提议,“出去走走吧。”

江雪之前在翻...

最近更新可能延迟。

稿我会写,之后情况好了再发。

风紧扯呼。

这几天大概掉了快十个粉是有了

最近特别忙,真的是………

等我缓过气了就写,我写文要保证质量😇😇😇

扯淡“混更”。

我一想到新刀主控,我就想到时候我会对他唱

“老巴~老巴~我们去哪里呀~~”

😜😜😜

今天翻到一篇花鸟风月闺蜜组欲求不满互相解决的😪

姐妹磨逼天打雷劈知道吗!

🙄🙄🙄

【江宗】遮风·第二十章

恋爱期一步跨进家庭生活。

他们终将走向属于他们的幸福。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夜深了,风变得有些凉。

江雪后来在车上直接睡了过去。宗三停好车后没急着叫他,抱着胳膊把他的脸看了又看,又拿手机拍了一张,正准备解了自己的发绳悄悄给他绑个辫子时,他却又突然醒了。

“到了?”他问。

“嗯,到了。”

“你刚刚在做什么?”

明明是刚睡醒的人却又是副平静模样,宗三就忍不住在心里乐起来。“就随便看看你啊。”他手一翻把发绳收回口袋去了,也不管自己还散着的头发,结果下车后被风一吹状若女鬼。

江雪不是个常跟人亲近的人,这时却突然往前走两步,抓住了他的手...

1 / 13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