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葬礼


一个不长的故事。
从来没试过的表达方式。
不敢打tag,就这样吧。
====================

【一】

笑面青江在二十岁这一年走向了死亡。
十四岁时发现自己是gay。
十五岁时因为抑郁症休学。
十六岁时重新回到学校。
后来他上了大学。
后来他爱上了一个人。
再后来,他死了。

【二】

以上是他简陋的葬礼上,他的朋友拿着纸念出来的。
这是他生前所写。

【三】
“不要很多的花圈,看着很烦,”以前他曾经这么说,“也不要哀乐,我希望能大声放我最爱的歌,知道吗?西原健一郎,《say you love me》。”
说这话时正他坐在栏杆上,因为个子不高,小腿垂下来,晃着,脚上穿的还是他最喜欢的vans,黑色。...

【烛压切】小段子(百合)


“喜欢是什么感觉。”
宗三坐在高脚椅上喝果汁,苍白的肤色在黯淡的光线里很显眼。长谷部这句突如其来的发问,让她愣了好几秒。
“谁知道呢,”她很快又把一只手抬起来,撑着腮,“怎么,你喜欢谁了。”
长谷部摇了摇头。“我认识一个人,”她犹豫了一下说,“总是对人很好,好到我……”
宗三敏锐地打断了,“对你?”
长谷部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冰的,闷得胸腔里都在发僵。“我没说对我,”她解释着,“就是有这么一个人,总是对某个人特别好,好到让人没地方逃……就是这种感觉。”
宗三嗤笑了一下。“好吧,”她答的言简意赅,“有点蠢。”
长谷部很轻微地叹了口气,“是有点蠢。”
宗三看了她一眼,“但是也挺悲哀的一个事。”
“嗯?”
“大概就是‘...

天啦噜,太长时间没更新,人气暴跌了(哭着打滚)

【长蜂】蔽雨·第三章

对不起啊追着文的天使们,这次更新迟了这么久。

狮子爱你们。

蜂须贺先生的故事今天也在慢慢继续着。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浦岛的要求,往往蜂须贺是没法拒绝的。

于是他也笑了笑,说下次吧,然后就看到弟弟眼睛亮了一下,虽然已经是肩膀宽阔挺拔的高中生了,笑容却还有点孩子气。

外头还在下雨,父亲没多久就进来了,手里拿着眼镜,视线是看着浦岛的,话却对着蜂须贺讲,“晚上出去吃吧。”

蜂须贺打量着父亲的侧脸,胡子刮得很干净,鬓角剃短的部分有花白的痕迹。“就在家里吃吧,”他突然心里有种松松坠下的感觉,空落落的,“可以吗。”

浦岛把视线从手机上拔离...

也许你们能在广州见到一个秃头金链狮呢😎😎

严厉使人自律。

劳累使人疲惫。

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也不知道。

最近心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丧,但也总在琢磨能让自己变开心的方法。

人的缺失,有时候总要想尽办法弥补。

如果《花开》里青江没有得到他那仿佛迟到的爱情怎么办。

如果《遮风》里宗三永远都不想和江雪讲话怎么办。

还是没有那么多如果,大家都好好走着自己的路。

大家都有过很重要的人吧。

有时候很简单的事会让自己变得「十分有存在感」,而有时候更简单的另一件事又会让自己变得「丧失存在意义」。

大概就是心情变化多端,就是因为有那个看着很特别的人在。

昨天好像听到,有人觉得我这个人挺变态的。

我不过是对自己喜欢的一切都保...

【长蜂】蔽雨·第二章

蜂须贺先生的压力有点大。

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数起来。

希望能有人给他最一个能休息的依靠。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天气阴沉,临近中午时下了一阵雨,淅淅沥沥个没完。

青江打了电话过来,手机在口袋里振动的极有耐心。

蜂须贺原本是想忽视的,最后忍无可忍,还是到茶水间去接了电话。

“做什么啊小蜂,这么慢,”电话对面的男人声音拉长,混着窗外的雨声,“吃饭了吗。”

这时有同事过来倒水了,他回头打了招呼才又转回去继续听电话,“是有事在忙……吃饭这种问题你去操心宗三,不要问我啊。”

“说起来啊,昨晚你没回家歌仙还挺担心的……喂?还在...

【烛压切】随写(百合)


一个爱而不得的人骑着摩托车到海边散心的故事。

哈哈,姑且就也算是个故事吧。

—================

“我下午一直在睡觉。”

“我做了三个梦,都跟她有关。”

“一次在海里,我能透过碧色的水面看见蓝天和沙滩,也看得见她。第二次在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我找到她了,好像是失而复得,我抱着她哭,她变瘦了,但是脊背直的就像棵白杨。第三次离醒来最近,我却不太记得了,不过我记得她的气味。”

长谷部写完后就合上了日记本。

她去吃了土豆泥,加一点点盐,吃的很慢,却津津有味。

老板娘坐到对面,“晚上就在这儿?”

长谷部吃着土豆泥,“哪儿也不去,我的摩托车坏了,要修。”

当地人给她送上...

【烛压切】随写片段练习(百合)

天朝生活文风练习。
一群傻孩子的故事。

=====

“姑给你扎小辫儿。”
“……不要。”
“为嘛啊。”
“丑。”
长谷部就伸着两只手停住了,“那谁扎的好看。”
小姑娘大俱利伽罗惜字如金言简意赅,“光忠阿姨。”
“喔,”长谷部又重新给她梳上了,牛角梳一拉,小姑娘头也跟着左摇右摆,“那别指望了,我还是自力更生,你也别叨叨。”
然后橡皮筋一绑,妥了,上头还有个塑料月野兔。
姑侄俩骑着“hsb”电动车上幼儿园。
老师看到小姑娘,“啊”的叫了一声,“俱利酱头发咋这乱。”
24岁的长谷部小姐不动声色,手指从6岁小侄女头上轻轻薅过。“是风吹的。”她说。

【长蜂】蔽雨·第一章

新文终于,出来了。

这么久才回来,秃子很不好意思。

背景和《花开》《遮风》是一样的,所以大家依然可以隔空遥望。

面对特别的人时,你自己也会变得和平时不一样。

蜂须贺先生的恋爱故事和不知道算不算有趣的人生。

还是老口号,一如既往,多求评论,秃子依旧十分爱你们。

=================

 

蜂须贺醒过来的时候是七点一刻,不早不晚。

他两手叠搭在腹部睁眼沉闷了几分钟,坐了起来。不是他的房间,不是他的床,身上盖着的大外套滑落下来,蜂须贺低头看一眼,就不是很高兴地用两根手指把它拎开了。

房子的主人还在睡觉,身下那块沙发垫对这个男人的身材来说实在是小的可怜,以至于...

1 / 14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