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忙碌的道士,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江宗】遮风·第二章

”不能,因为这是我和小夜之间约定的秘密。“

第二章竟然还日更了,我的秃头怕是要光亮可鉴。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虽然cp热度不高。

================

 

和以前一样,新年夜最后还是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在寒风里哆哆嗦嗦接了还在加班的人回来,晚上一起听了歌会,也乱七八糟地喝了一堆酒,胡乱地讲话,最后伴着窗外的烟花声里沉沉睡去,四个人在客厅的地毯上倒成一堆,分不清你我。

宗三在梦里一直都梦见自己在被一块巨石沉沉压住,几乎要喘不过气。大约是八点多时,他醒了,垂眼一看一个深青色的头顶正埋在他胸口睡得安稳。他半眯着眼对天花板出了一会儿神,然后扶着青江的肩膀慢慢坐起来,感觉自己的骨节都在隐隐发响。

歌仙不在边上,大约是已经起了。他正这么想着就见到对方从房间轻手轻脚出来,胳膊下还夹着毛毯。

“这么早。”

他一开口就被自己的略微沙哑的嗓子惊了一跳,倒像是还没睡醒一般。歌仙看着他把青江塞到蜂须贺边上靠着后,才抖开毯子给睡着两人盖上,“说来有点好笑,摆明了是想大睡一场到中午的,结果还是不由自主就醒了。”他看了一眼宗三,“怎么,上午走?”

“嗯,”宗三把胳膊抬起来拉了拉,懒洋洋的,“既然决定了就早点回去,我不喜欢拖拖拉拉的。”

“也好,东西都收了?”

“倒没有,不过几件衣服而已,简单。”

他起身去洗漱,在刷牙时盯着镜子打量映在里面的那个人:长发因为散着睡了一夜有些凌乱的搭在肩膀上,锁骨突出来,模样苍白又削瘦。

这是早已见惯了的模样,他和镜子里那对眼睛对视了一眼,往池子里吐了牙膏沫又开始漱口,然后洗脸护肤换衣服,顺序既定。没多久他就收拾好了,拉着他的箱子,围上厚围巾预备出门。

“到家了记得打个电话。”歌仙站到门边看他去等电梯,后面两个人依然还陷在睡眠里。

“嗯。”

他把围巾拉到鼻尖,很快就踏着新年的积雪向车站走去。

 

这大概是他自大学毕业后的这两年来第二次回家,粗略想来,上次还是去年继父去世时了,后来因为种种缘由也就没有在新年假时回去,和同样没打算回家的歌仙一起消磨过了整个乏味的假期。

可供他在路上胡乱回忆的时间不长,不过近两个小时便到站了,他顺着长的车站道往外走去,偏头从上端合起来的小玻璃窗口隐约还能望见外头的停车场。

宗三站在露天的站口扶着他的箱子等着,直到远远看见一个高的身影过来了,穿着深灰的大衣,淡色的长发扎成了马尾,被风吹得有些飘起来。

他知道那是江雪,看着对方走过来了,出于礼貌还是先喊了一声江雪哥,不算过分生疏却也亲近不到哪里去。

江雪是不擅长客套言辞的,点了点头,“路上都还顺利?”

“挺好的。”当第一句话出口后宗三竟意外觉得自己的嗓子要流畅了不少,这时他又想起了一年多没见到的幼弟,便又问,“小夜呢?”

江雪拉过了他的箱子,两人一前一后往停车场那边走去。“天气太冷,我留他在家了,”他说,“听说你要回来,他昨晚就一直高兴地睡不着。”

想到这一处宗三隐约有些愧疚,他把围巾往下拉了拉,呼出一口白气,像是要寻找一个话题般,看到路边的彩灯了,随口问,“新年夜是在家过的么?”

“在家。”

“亲戚们呢?没有在一处吃饭?”

“说是出门新年旅行去了,所以也省了去上门拜访。”

“啊这样……”

他上了车坐着,坐在后座,带着一种倦怠和懒散的情绪。这时谁也没有把对话进行下去了,于是气氛又陷入一种介于尴尬和平静间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自己不愿回家的原因了——宗三不免这样好笑的想着,比起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兄长一起度过新年,自己还是更愿意待在跟几个友人合租的屋里。

江雪和一年多前见到时比起来,没有太大差别,仍旧是话不多的一个模样,但给人的感觉又是温和有礼的。宗三在等红绿灯时从座椅之间去打量他的侧脸,肤色偏白,轮廓清晰,没扎起的鬓角的长发便顺着大衣领口滑了进去。

对于这位名义上的长兄,宗三的印象一直都是零碎和稀薄的,但在某些细节上却又出乎意料的清楚,这实在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他还记得最开始见到江雪时的情景。那时妈妈刚刚再婚,他在新家庭聚会上百无聊赖,等到大人们不在注意了便悄悄出了客厅,扶着墙壁往楼上走去,坐在拐角的木楼梯上透过玻璃窗往外看。那里有一方窄的平台,灰色电线杆从边上竖起来,一只灰蓝色羽毛的鸽子从窗口边掠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这时下面的划门响了一响,有踏着楼板的脚步声传过来。宗三一愣,站起身便正好见到了正上楼来的江雪。

那个时候便留着长发的江雪已经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了,身材修长,身上还穿着学校的制服,比起十四岁的宗三要高了差不多一个头。他在老家那边的高中念书,所以这次也是趁着假期回来的。

楼梯处没开壁灯,光线不是很明朗,宗三便只能把他的模样轮廓看一个大概,在心里不由得有些微妙的羡慕。

“您好。”

他有些惊惶地打了招呼,便垂着目光从江雪身边跑下去了。

这就是他们的初次见面。

“到了。”

江雪把车子停下,宗三也回过神,开了门自己去后备箱拿箱子,站在屋门口抬头打量了一会儿,依旧还是熟悉的景象,只是门前右手边那块小的花圃不见了,如今空荡荡的在那里,显得有些突兀。

“爸爸去世后也没人打理,这方面我又不是很擅长,最后索性就把这块地方清理干净了,”江雪大概是注意到他在看,便开口解释着,一面去按门铃,“原先还是想买盆栽回来的,但最后也不了了之。”

“这种事没有空闲的话大概也是很繁琐的……”

门铃不过响了两声,里面就有脚步声响着传出来了,听着便知道是个小孩,但最后又过了几秒,门才又拉开,小夜站在玄关那里把头探过来。

宗三倒不忙着去放箱子,过来蹲着先把弟弟抱了一抱。八岁孩子清瘦的身体搂在怀里有种轻巧的温热感,他深蓝的发丝蹭到宗三的脸,微微的痒。“小夜有想哥哥么?”他扶着幼弟的肩膀打量着,恍惚间竟觉得他在这一年多间又长大了一些。

小夜在他两只胳膊里显得有些拘谨,但看眼神还是激动和快乐的,只是那嘴却像被黏在了一起,怎么也叫不出一声亲热的宗三哥,最后只是跟着次兄一起往屋里走过去,路上却又一直抓着他纤瘦的手指不放,轻轻地摇晃。

江雪看着他们进去了,便弯腰把落在玄关的箱子提了进来,锁门换鞋,走到客厅拉门边时,正又碰到宗三扶着门出来,两个人险些撞在了一处。

这距离极近的时候,宗三抬眼一看竟发现自己已经是和对方差不多的身高了(也许还要高上那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但他没有过多把目光在那张脸上停留,只是微笑着伸手接了箱子过来。

江雪愣了一秒,进去一看宗三已经在开箱子往外拿东西了,小夜坐在旁边,两只手撑在膝盖上很好奇地看,而当宗三把一个画着角色图案的盒子拿出来后,小孩子几乎是要惊叫起来了,抱在手里很是惊喜无措的样子,最后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谢谢宗三哥,声音很小。

“是带的礼物么?”

“嗯,很久没回来了,也算是我这个失职哥哥的一点补偿吧。”

宗三把两条腿曲起来抱着,看小夜坐在边上自己去找剪刀拆盒子,“给江雪哥的话,带了那边的点心特产,待会儿就拿出来吃吧。”

“啊,一路带过来会不会有些沉了?”

“倒也没有,虽然下了雪,不过还蛮轻松。”

“下雪?”小夜听了就抬起头问,“宗三哥住的城市下雪了么?”

“是啊,新年的初雪呢,虽然只在地上积攒下薄薄的一层。”

“那是不是很好看呢?”

“如果你想在上面印脚印的话也是可以的,不过街道会去铲雪,所以要抓紧时间……”

江雪看着他们坐在一起说话,便起身往厨房那边去了。宗三边回答小夜的问题边回头飞快地看了一眼,却只来得及看见那背影从门口出去。

午饭和晚饭都是江雪煮的,比起去年时手艺竟是长进了许多,虽然大约是新年夜没吃完的,但味道依旧很好,总体来说偏清淡不油腻,却又不至于寡淡到没有食欲。晚上天色暗了下来,电视里放着节目,三个人围在桌子边吃饭,小夜夹一个烤虾总是夹不起来,江雪便帮他夹过去了,脆脆的一个放在碟子上。

比起前些日子的索然无味,这顿饭对宗三来说倒是出乎意料的有味道了,他食量不大,吃完一碗饭后已经有了饱腹感,但还是忍不住再盛了一碗热汤,端到嘴边轻轻地吹,再抿一口。

“江雪哥比以前做饭要好了呢。”他说。

“爸爸有留下他自己写的食谱,”江雪边给小夜拿面巾纸边答,“后来自己慢慢学着做,也就渐渐会了。”

“真好啊,”宗三想着最开始在继父葬礼结束后,江雪晚上煮的那一顿清水面条,“我还是什么都不会。”

“在那边工作还顺利么?”大约是喝了热汤的缘故,江雪的面色也柔和起来。

“总体来说还成吧,度过新人期之后就算是很顺利了,现在也有了固定的学生来约我的课。”

江雪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又问,“现在还是和朋友们合租在一起住?”

“是啊,”宗三倒是突然想起了出门前歌仙嘱咐他记得到家后打电话过来,盘算着等吃完饭了有空再去联系,“那年你去学校接我也见过的,就跟我一起的那三个室友。”

那年是哪一年,话没有说明,但江雪却突然觉得这实在是个很不合适的话题了:宗三的母亲,也就是他的继母,在那年出了事故去世。

他有些懊恼,但面上没有显出来,最后话出口了却是在问宗三,“还来一碗汤么?”

宗三一只手在桌子下摸了摸自己的胃部,把碗递了过去,“请再来半碗吧。”

 

晚上浴室里烧了水,宗三先带着小夜一起洗了,坐在凳子上给他揉头发,因为有暖风机,倒也不是很冷。

小孩子坐在前面,单薄的肩膀高高耸起来,手里抓着一只橡皮鸭子,顶着一头泡沫很乖巧。

“以前都是他帮你洗么?”

这时宗三便不叫“江雪哥”了,只简略地称呼着。小夜摆弄着手上的鸭子,轻轻捏了一下,嘎的一声响。“我自己已经很会洗澡了,”他的头随着宗三手的动作有些摇晃,“头发的话,要拜托江雪哥,因为……”

“嗯?”

“因为总是会不小心把泡沫弄到眼睛里去……”

宗三哑然失笑,便叮嘱他现在把两只眼睛好好闭起来,然后去拿喷头给他冲了个干净。

坐进浴缸泡澡后,小夜推着鸭子玩了一会儿,回头正好看见宗三把打湿后在身前黏成一缕一缕的长发撩到背后去,然后那深色的纹身就显露了出来,一半泡在水里,一半湿漉漉的在上面。

小夜觉得很新奇,忍不住伸手出来碰了碰,然后又把手缩回去了。

“是蝴蝶,”宗三低头自己也看了一眼,“小夜觉得怎么样?”

“很好看,”小孩子思索了一会儿,最后又用很惊讶的目光看过来,“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呢。”

这个形容忍不住让宗三笑起来,身体一动,胸口那只湿漉漉的蝴蝶就有点要振羽飞去的意思。

“怎么说呢?”

“在电视上也有看到过这样的……”

“不过我可不会有变身的能力喔,就像你刚刚在看的假面骑士。”

“宗三哥的话和假面骑士不一样……”

宗三给他把湿漉漉的额发往后顺一顺,露出白净的额头来,然后指了指浴室门,对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既然被你发现我身上有这么厉害的图案了,就一定要保密喔。”

小孩子很容易被这种郑重其事的语气所带动,于是也就把手指竖起来放在嘴边,声音也放得很小,“江雪哥也不能知道吗?”

“不能,因为这是我和小夜之间约定的秘密。”

 

 

评论(39)
热度(137)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