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双兼定】诗人和他的狼(下)

哈哈,你们以为顺理成章就会有车?

不存在的,我只会写甜到爆炸的恋爱。

============

 

也许这就像是一种鼓励,和泉守向前一步把歌仙拉到了怀里,激动的浑身都要颤抖起来。

“当心。”歌仙把他那只裹了纱布的手拉到一边,又抬手宽慰式地拍了拍他的背。

“我——我真高兴,”和泉守把头贴在他脸边,低声说着,几乎要语无伦次了,“我真的……”

歌仙手指穿过他的一缕长发,顺了顺。“你从林子那边过来的吗。”他问。

“是啊,之定怎么知道的呢?”

“你身上还有沾着草叶,头发也有点湿的……我闻得到,还有风的气息……”

他们一步步缩短了距离,最后靠在了床上。

和泉守的身材很高大,歌仙坐在几乎就能被他整个笼罩住了。他把年轻人衣服的下摆掀起来,探手进去慢慢摩挲着,就沿着那腰部紧实的肌肉线条。他的指尖有些凉,碰到那温热的肌肤时甚至有些要颤抖。

也许是兴奋的,也许不是。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他继续着他的动作,同时也听见年轻人呼吸加重了,在安静的空气里显得格外清晰,“你坐在树下发呆,起来时又扯到了自己的头发。”

“嗯……”和泉守忍不住把手放在了歌仙的肩膀上,感受着那薄衬衣下的温度,“之定是想说很傻吗?”

“大概吧。”歌仙笑了一声,手往后背摸过去,最后抱住了他的腰。“说真的,我都要以为你不会来了,”他把脸靠在他身上,“你可是成功的吓了我一次啊。”

“那……这个时候应该说抱歉?”和泉守这时已经把手摸到了他的颈窝,贴着皮肤慢慢抚摸着,“这次真的是意外。”

“你得保证以后不会了。”他抬头看他。

“我保证,”和泉守想了想,又说,“我发誓我……”

他没有说完,就被歌仙打断了。“你们狼人就这么爱发誓么?”他好笑好笑地问。

“但其实是很可靠的,不是么?”

歌仙真的就靠在他身上回想了一下。第一个晚上和泉守溜过来找他,拿一块小石头丢他的窗户,可想而知,被他教育了一顿,最后年轻的狼人先生耷拉着尾巴说“我发誓我再也不拿小石头砸窗户了”,那个模样想起来至今都觉得好笑。

“好吧,”歌仙说,“你是对的,我相信你。”

年轻人很高兴,一时毛茸茸的狼耳朵都不自觉冒了出来。“就是这样!我说到就一定会做到的,”他也用手轻轻抱着歌仙的脖子,“抱歉让你担心我了。”

“喔对了,谁教你写的信?就那封信,姑且叫它告白信吧,嗯?”

和泉守语塞了一会儿,“这个……”

“别说完全是你自己写的,我可不信。”

“是……我抄了书,”和泉守讪讪地说,“从长曾祢大哥那儿借的《情诗一百首》,好像是叫这个名字……不过我只看了一点,大部分还是我自己写的。”

“看得出来。”

“你在笑!”和泉守低头看他,过了一会儿又说,“好吧其实也没什么,我也知道我写的不太好,不过没关系,意思有传达到就好。”

“准确传达?”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和泉守按着他的肩膀慢慢把他推倒在床上,俯身下来,长发扫到他脸边有些痒。年轻人的吻和他这个人一样,热情,带着让人不忍拒绝的眷恋。歌仙被他亲的有些发软,忍不住把手又环抱了上去,把他拉近,两个人贴着胸膛,彼此都能感受到那身体里跳动着的心。

“你是狼人,”嘴唇分开时歌仙喘着气说,“可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差别,你也有着活跃的心跳。”

“它是在为你而跳,”和泉守低头注视着他,尽管房间里光线黯淡,可他依旧能看清身下这人俊雅的脸,“你知道的,它爱你,我也爱你,你摸摸看,它的温度也是很烫的。”

他直起上身把上衣脱了,丢在一边,从裤子口袋里拿了发绳把长发绑起来。然后他又俯身下去抓着歌仙那只手贴了上来,按在胸口的地方。“我离不开你的,所以我还是会回来找你。”他说。

“我知道。”歌仙感觉着手掌下那强有力的跳动,忽然就觉得有种温柔的感觉正潮水般覆盖上来。

“你知道?”

“没有差别,因为现在我发现我也离不开你了。”

 

评论(7)
热度(38)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