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财运组】夏鸣

给 @ 荼毒天下的点文。一个努力很青春的故事。

第一次写这个(请宿管阿姨帮我在评论里的诸多cp里选的,她说这个一看就很阔气)。咳。

其他的cp我也会不定期的掉落写的,拥抱各位爱我的小天使,我也爱你们。

那个《乡村故事》里说不定会出现你们想看到的cp喔。

=================

 

后藤其实很期待夏天。

到了国中三年级的这个时候,就要开始认真考虑升学问题了。前天老师打电话叫了一期哥去学校谈话,他站在椅子边把脊背挺得笔直。

“今年县大赛的成绩并不好,但是后藤君作为队里投手的潜力是不可忽视的,您觉得……”

一期一振就回头看了看他。他没有说话,只是悄悄摸了摸制服口袋里那只空心球。

“如果我们家后藤自己有那方面的期望,我会继续支持他,”一期说完又一次回头看他,“想一口气打进甲子园么?”

后藤捏了捏手,深呼吸一口气,感觉心脏在胸腔里越跳越快。

 

上个月的某个周末,他们搬了新家,以后去上学要比以往多花费十分钟。一期哥对此很有歉意,后藤却觉得没什么要紧。多余的十分钟,他决定自己跑步锻炼到前面的车站,然后再去坐电车。

“来得及吗?不会迟到吧。”

在同一所学校念国中一年级的兄弟厚和乱上车前很担忧。

“不会的,我可是王牌投手啊,不能懈怠锻炼。”他咧嘴一笑,对他们摆摆手,“记得把我书包先带过去放到我教室。”

于是接下来连续几个星期,三年级的走廊上都会有一个留长发的漂亮男孩和一个留着寸头的男孩过来,手上拎着书包。

“前辈已经决定升哪所高中的么?”

下午训练休息时,棒球队的后辈问他。后藤坐在架子边喝一瓶矿泉水,汗水把额发都黏了起来。“还在想,”他心不在焉地拧着瓶盖,“这种事果然还是要慎重考虑才行啊。”

“七月打完夏季大赛不是就要引退了吗?”

“是啊,所以之后就请你们加油了。”

“我们学校的排名太不好了,总感觉……”

“不能因为这样就轻言放弃啊,你们自己要努力,不能总是依靠前辈。”后藤说话时笑了起来,然后把球拿起来在手上抛了抛。

 

“你还不能投变化球,后藤,”教练在骄阳下跑过来,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捕手,摇头叹了口气,“这对手臂负担太大了。”

后藤抿了抿嘴。“我希望在引退前的比赛上能见到制胜一球。”他说。

大家站在训练场上,垂着头都默默不说话。帽子戴在头顶上,炙热感像要传到心底,后藤抹了抹脸上的汗,然后走回了投手丘。

 

下课后他没有参加加训,直接回家了,到门口时看见五虎退蹲在门口哭。

“怎么了?”

他大步跑过去,蹲下身一看,弟弟满脸都是泪。“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哥哥给你出气去。”他在挎包里手忙脚乱地翻了翻,找到小包的面巾纸来给弟弟擦。

五虎退靠着他抽噎了一会儿。

“硬币,”他吸着鼻子指了指旁边的下水道口,“上次过生日时在点心里吃到的幸运硬币一不小心掉了进去……”

后藤过去看了看。下水道口不太深,那个亮晶晶的硬币就躺在那里,但是上头有焊紧了的铁栏杆,间隙又不够胳膊伸下去。他有些为难,“可能捞不上来,哥哥再给你一个好不好?”五虎退一听眼泪又在眼睛里打起了转,后藤又忙着给他擦,然后说,“那我试一试,试试看行吗?快别哭了,哭太多可不像个男子汉。”

然后他真没想到这成了一个难题。

五虎退坐在家门口用希冀的眼神望着他,他蹲在下水道口边感觉压力山大,左看右看,最后忍不住抓了抓头,原本就翘的头发显得更翘了。

这时前面走过来一个人,然后路过时就很好奇的停下来看。后藤抬头瞟了一眼,对方穿着高中的制服,笑眯眯的。

他继续低头盯着下水道发愣。

“这是做什么呢?”对方也蹲了下来。

“捞硬币。”后藤叹了口气。

“喔……”对方看了一眼后面坐着的脸上还残余泪痕的五虎退,笑起来,“要我帮忙吗?”

后藤一愣,对方却已经自顾自翻起口袋来,过了一会儿有些歉意的问,“对不起,我这边好像没有了……你有没有口香糖?”

后藤摸了摸口袋,回头一看乱和厚还有药研已经走过来了,就起身跑过去冲他们问,“有没有口香糖?”

“做什么?”厚很疑惑。

“退的硬币掉进去了,我答应了给他捞上来的,”后藤又催促了一次,“有没有?快给我啦。”

最后还是乱找到了最后一片,递给他。

高中生接过来后,又问,“有没有铁丝?”

后藤就又回头问三个人,“铁丝,铁丝有没有?”

最后是药研大步去了后院的储物间,翻了一根拿出来,上面全是锈。

藤四郎家的兄弟们就看着这个不认识的高中生把嚼过的口香糖黏在铁丝上,然后哗啦一下把硬币粘了上来。

“好厉害!”厚大叫起来。

后藤这时感觉心里松了一口气,等兄弟们都回院子里去后,就过去说,“多谢帮忙了。”

“这个是小问题,毕竟是小朋友重要的幸运硬币,”高中生笑起来很好看,“其实我知道你,后藤君。”

“你……”

“之前我去看了初中后辈的比赛,当时在场上看到你了。”

“成绩打得太坏啦,根本就……”

“但是后藤君的球真的很棒,继续下去的话将来一定会是很厉害的投手。”

他沉默了一会儿,低头正好看见一只蚂蚁从鞋边绕过去。“前辈也打棒球么?”他问。

高中生给他看校徽,“我就是投手。”

后藤大吃一惊。德川高校是甲子园常客,于是他看向对方的眼神也不由得带着敬意起来。

“投手就算能投出再好的球,如果没有契合的捕手,那也是……”过了一会儿他说。

“所以要试着努力来我们学校吗?”高中生问。

“教练说我的球根本让人没法配合,他说我有的时候太急了,容易被带离节奏……”

高中生摇了摇头,“这是你自己的棒球,他们的水平还不足以配合你,就只能选择让你的速度慢下来。”

后藤突然就觉得像被巨石压住的心又跳动起来,他有点激动,“我……可以么?”

“可以的,我觉得会很棒喔,”高中生说,“要投一球试试吗?”

后藤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球,拿大拇指摩挲了一下。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后藤往拳头里吹了一口气,举起了手臂。

 

晚上,一期一振下班回来。

“我窗户怎么碎了?”

后藤在饭桌边站起来认错,“对不起一期哥,我扔球的时候一不小心砸到了,真的——很抱歉!”

一期一振给拿着幸运硬币的五虎退盛了一碗汤,“没事,以后记得去空地扔,高中升学问题想好了吗?”

“还在想。”后藤坐下来对着碗出神。

 

办公室里依旧开着空调,冷气温度很够。

后藤想到那个分别的黄昏,于是他就挺直了脊背说出来。

“我想去德川高校,我会继续努力,一定以甲子园作目标。”

 

 

【番外】

这是后藤第一次参加训练。

队长来讲话后,二年级的前辈们也过来了。这时站在后藤旁边的另一名新队员就戳了戳他。

“快看,我们学校最厉害的幸运投手啊,物吉前辈。”

他当然看到了,金发的投手前辈在场边站着,远远对他露出一个笑来。

 

 

评论(5)
热度(62)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