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江宗】遮风·第七章

“晚安。”

其实每个人说的话都能或多或少折射出他的性格和处事方式。

今天也在哭着求左文字家大佬去谈恋爱。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新年假还剩着最后几天时,宗三准备回去了。

他在房里收拾不多的行李,小夜站在门口悄悄地看,被他发现后就飞快地转身跑走。宗三没有叫住他,只是站起身把这个房间再完完整整地看了一遍。

这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他带上他的东西,回归他自己的生活,而这个还保留着过去十年里各种琐碎痕迹的房间,终将慢慢消失。

下楼后江雪已经换好衣服,还是回来那天见到时穿的那件深灰大衣,看他过来了就把箱子接过去,到玄关边换鞋。

“小夜呢?”

江雪摇摇头,然后宗三就对着屋子里叫了几声,但依旧没见到人。“先走吧。”江雪看了看手表,宗三往楼上望一眼,就跟在他后面合上门走了。

继父的车前天被江雪开去做了保养,车里也放了新的香水,宗三拉门时不禁挑了挑眉。

“柑橘啊。”他说。江雪不置可否。

去车站的路上,他坐到了副驾驶,两条细瘦的长腿在座位前弯起来,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膝盖。江雪开车很少说话,只有在等红绿灯的间隙里才偶尔把视线转过来看他一眼。这让宗三就很有余裕去若有所思地观察他,看他安静的侧脸,嘴唇微微抿起来,是个不怎么笑的弧度。

这时他又莫名其妙想到了以前还在念大学时的事。有一回去上了大课回来,洗手池水闸松了,水流个不停,青江光着脚在瓷砖地面上跳来跳去,把水踩得溅到其他三个人的裤腿上,然后又去楼下借了扳手回来拧,两腮因为使力而鼓了起来。宗三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就和蜂须贺歌仙一起拿布把地上的水擦一擦。青江站在池子前边拧扳手边跟他们扯三点一线美人理论,念念有词神情激昂,“鼻尖下巴尖嘴尖,三点成线,美人没跑了。”刚说完水阀被拧得一紧,一股水喷出来把他从头到脚浇了个透湿,白T恤都黏了在身上。

水阀最终是弄好了,青江也兴致勃勃表演够了湿身play,但此时宗三想起来,却忍不住要把这个理论往江雪身上套过去。

无疑,像青江说的,平心而言,江雪的模样是很好看的。

“以后大概就会很少回来吧,搬家以后。”他突然开口说。

江雪松握着方向盘,手背上隐约可见青色的血管。“嗯,不过每年还是要回来扫墓。”过了一会儿他回答。

然后气氛又安静下来,但这次宗三却并没有感觉到那令人难耐的尴尬了。也许是车里新换的橘子味香水让他觉得很安稳,也许是前些时候和江雪之间的相处有了些微妙的改变,但就事实来说,确实是有什么在悄悄地变化了。

他半抬起下巴微微笑起来,到停车场后下车被风一吹,这才又发现自己的围巾还是掉在屋子里忘了拿上。

车站里人不多,天空带着灰色,就越发显得空阔起来。

江雪送他到了站口。

“到了记得……”他说,“告诉我一声。”

这种送别的场景在宗三的记忆里还是新奇和陌生的,但他就站在那里,一手扶着箱子,一手放在口袋里,看对面和他身高相当的那个男人很平静地望过来,风把两个人的长发都吹得微微飘动。

他突然就回忆起了去年参加完继父葬礼后的返程。下雨,阴湿寒冷的雨天,他在清晨自己拖了箱子离开,谁也没有打招呼,包括独自一人承担了整个葬礼事务后疲惫的江雪。

宗三呼出一口白气,微笑起来,点点头转身就进去了,快进站时又鬼使神差地回了头去看。

那个高且修长的身形逆光站着,他们再一次视线交错。

 

江雪慢慢开车回了家,进屋后小夜正抱着膝盖坐在电视前,屏幕上没有在放假面骑士,只是不知所谓的购物广告。

他走过去,在边上坐下来,给他放之前录的节目。

“我没有去送宗三哥,”小夜抬头看他,声音很小,“他会怪我吗?”

江雪把手放在了他的头顶。“不会,”他的视线落向电视,最后又收了回来,“月底我们也要搬过去,到时候就可以经常见到了。”

 

他没有说错,宗三其实并不会介意这种事,更何况那还是自己的年幼的弟弟。一方面他本身也就对自己鲜少回家的行为感到愧疚,一方面反而也能感觉到小夜不想送他的别扭心情,正是因为很不舍他走。

他的心情就这样莫名的松快起来。

青江还赖在老家没回,只不过隔两天就要打个电话过来闲扯。蜂须贺虽然家就在本市,但却是早早就逃了回来(他自己是决计不肯承认这种行为就类似于逃的),而歌仙这个新年果然又是没回去,也许换了新的借口,总之是买了一堆书回来读,坐在落地窗前每天看得翻天覆地。

“早说今天回来我就找车去接你啊。”

蜂须贺在家时就穿的随意,这个点大约是刚从床上起来,脚上一双老虎棉拖鞋。

“又没下雪没下雨,人也不多,还好,”宗三边挂大衣边扑哧一声笑了,“哟,这谁给你买的啊。”他抬下巴冲他的脚点了点。

蜂须贺脸上就露出很高兴又很克制的表情来,“怎么样,浦岛送的新年礼物。”浦岛是他弟弟,今年在念高中二年级。

“行啊,跟你挺称的,点睛之笔。”宗三平实赞美,回头一看歌仙坐在窗户前背对着,两个肩膀轻轻地抖,就知道他是在笑了,过去一推他的背,在边上跟着坐下来,“笑就笑,还躲着,真不风雅。”

歌仙把手上的书放下来,“你没回来前我就在想啊,到时候你一进门是蜂先跟你炫耀拖鞋还是他不开口你也装没看到。”

“那么大两个老虎头我又没瞎。”

“所以……”

“所以就该主动开口,真诚赞美,”宗三戏谑地看了他一眼,“不行啊歌仙老师,功夫还不到家。”

“你们两个做什么,讲我坏话?”

蜂须贺的声音从厨房传了出来,宗三摆摆手,想起来他看不见,又说,“没,我讲歌仙呢,讲他读书都读呆了。”

过一会儿蜂须贺出来,一壶蜂蜜柚子茶,三人一人一杯,热腾腾地端在手里。

“怎么样,回家的感觉。”宗三坐在地毯上,背正好靠着蜂须贺的腿。

“还能怎么样,想见的不想见的齐聚一堂歌舞升平。”蜂须贺叹了口气。

“喔对,说起来我回去那天打视频电话,他们两个都接了,就你不在。”

蜂须贺答的很含糊,“那天到外面有点事。”

“那么晚?”

“别光说我啊,你呢,去年没回去,今年回去感觉怎么样。”蜂须贺却避而不谈,把话扯回了他身上。

宗三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杯子口慢慢浮动的热气。

“新年新气象。”过了一会儿他说。

他答的言简意赅,歌仙却觉得匪夷所思了,索性把手里的书合上转头过来看他,眼神带着探究和思索,盯的他毛骨悚然。“你等会儿,我怎么记得某个人回家头一天晚上在电话里说的是什么‘旧人旧事旧景旧物’?”歌仙那对眉毛往上一挑,“剧情跌宕起伏变得有点快啊。”

宗三嘶了一声,“你要跟我玩辩论?”

“没有没有,不过就事论事而已。”

蜂须贺是唯一一个云里雾里的,“你们讲什么,怎么一个新年假过了我都听不懂你们讲话了。”

“你请他自己讲。”歌仙笑起来,拿手上的书指了指宗三。

“讲什么,有什么好讲的,人的观念有时候是会变的啊,这种问题还要我来解释吗。”宗三懒洋洋地喝了一口茶。

“那就是跟你哥和好了?”

宗三想了一会儿,纠正他,“不是和好,我们本来就没有在闹矛盾,或者说闹过矛盾。”

歌仙坐在那儿琢磨一会儿,最后败下阵了,“行吧,不过你们要是能和睦相处那肯定是好的,毕竟小夜还那么小。”

他嗯了一声,这时茶快见底了,他就转过去拿壶重新倒了小半杯,“那我问你们个问题。”

“怎么?”

“人对人的印象会不会慢慢改变。”

蜂须贺沉思了一下,“会吧,不过如果第一印象太根深蒂固的话,以后或多或少还是会有在意和干扰的。”

“喔,第一印象?”

“差不多就像前摄干扰吧,后来的感觉要是跟以前的不一样,人会下意识拒绝,除非实在是强烈到一种程度,才会去突破框架。”

这时歌仙又开口了,“我想的话,印象应该是随着你对一个人的了解程度来递进的,了解的越深,想的也越多,考虑到的方面也就越多。”

宗三点点头,喝完杯子里的茶后,就起来伸了个懒腰。“早起好累坐车好累,”他边走边掩着脸打哈欠,“去睡了,午饭记得叫我。”

蜂须贺看着他进去了,若有所思,又把头转回来看歌仙,“他怎么了。”

“谁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歌仙吹了吹茶,“不过他对人做事一般全凭自己意思,高兴不就行。”

 

转眼就快到一月底,近日天气阴沉,天气预报又说要下雨,搬家的日子就迟迟定不下来,眼见和搬家公司预定的时间是不好再延了,江雪就挑了个多云的天气准备开车启程。

“请假?一个星期,有点长吧。”长谷部听说后眉毛皱了一下。

宗三一手端着咖啡杯一手很无辜地摊开,“这个星期我的课又预约不多,就拜托你们几个帮我分担一下了。”

“但是……”

“好了,我知道你又要说我消极怠工对不对?”

长谷部脸黑了一下,“你自己清楚不就好,还特意讲出来,很得意吗?”

“没有吧,我记得上我的课的学生好评指数还是蛮高的,”宗三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有意见吗?”

“……没意见。”

宗三喝了一口咖啡,“没办法,我大哥和弟弟要搬家过来这边,我要跟过去帮忙,很忙的,所以打扰到别人家庭团聚的话,不好吧,”他拍了拍同事的肩,“一个星期就好,我相信你们。”

晚上江雪又打了电话过来,告诉他房间里那些书都给他收好了,到时候一并带过来。

宗三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披着,举着电话怪不舒服的,但他却觉得无所谓,“其实可以卖掉的。”

“已经装箱了,到时候你再来看一看吧,有用的就留下。”江雪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像是在风很大的地方。

“你那边——信号不好?”

“我在院子里。”

“啊……”

江雪迟疑了一下说,“小夜有点发烧,现在睡了。”

“不要紧吧?要不要等他好了再过来。”

“明天应该就没问题了,”电话那边有拉动划门的声音,过一会儿江雪的声音又传过来,“那你呢?”

“我?”宗三回房间去了,边走边擦头发,“我很好啊,挺好的,假也请好了,就等你们过来。”

“嗯……好,”江雪顿了顿,像是没有话讲了,最后干巴巴的开口,“那你早点休息。”

宗三忍不住笑了一下。“明天开车注意安全,”他垂下视线想了想,“晚安。”

 

评论(25)
热度(88)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