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江宗】遮风·第九章

宗三啊,你到底在期待着什么呢?

你想得到什么呢?

写这一篇的时候,雨停了,外面的天空有种灰白的颜色。

不知道还该不该说一如既往多求评论了,这个cp热度确实低。

不过还是很希望能有人来看。

================

 

就像计划好的一样,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去逛了动物园,去了游乐场,一切宗三能想到的地方,都被堆砌进列表清单里,满满的放到弟弟面前。

而这场湿漉漉的雨,最终也如愿以偿地停了,取而代之的是多云的天气,倒又像是种微末的惊喜。

宗三以前是很少去这些地方的,他猜想江雪也是。比起融合进身边的气氛,他更像是格格不入地站在那里想自己的事情,安静平和。而等到宗三意识到自己又在观察这个男人时,目光已经停留了很久了。于是他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低头给小夜理了理围巾,然后突然叫了江雪一声。

“拜托去买棉花糖回来吧,”他说,“还有冰淇淋。”

江雪看了一眼越推越远的贩卖小车,“冬天恐怕……”

“所以拜托了。”宗三就笑眯眯地望着他。

小夜其实并没有要吃东西的意思,这会儿正在专注地看墙上的宣传海报。没带围巾总归还是有些冷,宗三把手放在口袋里,一面又回头去看弟弟。

“好看吗?”

图上,礁石被白色的海浪拍击着,海鸥俯身下来,仿佛就要和水面接触。小夜盯着出神,把脚踮起来摸了摸上面的海鸥。“嗯,很美呢。”他说。

江雪很快就回来了,棉花糖和冰淇淋拿在他手上总是显得有些滑稽。两个弟弟各拿了各的,他把冰淇淋递给宗三时,碰到了他的手指。“很冷吧,”他迟疑了一下说,“这个还是……”

“没关系的。”

宗三在他面前舔了一口,然后又举在手里说,“不过我突然有一个疑问。”

“什么?”

江雪跟他走在一起,两个人身高差不多,此时距离很近,宗三也就能闻到他头发上的草木清香。“照理说甜的东西给人带来的感觉应该是温暖的,那为什么这家伙这么冷呢?”他说完自己也要笑起来了,“对不起啊,讲了一个这么矛盾的蠢问题。”

他用余光看了看江雪的侧脸,没想到这人倒一副真的是在认真思索的模样。“那大概就是类型的不同了吧,一定要说的话,”过一会儿,江雪开口回答了他,“其实拆开来看,并没有太大的矛盾。”

宗三嗯了一声。“快走吧,”他往旁边伸手,碰到了对方的袖子,然后下滑,和他手背的皮肤一擦而过,“小夜刚刚说想去看企鹅。”

 

下午的时候,场内有儿童电影演出,宗三是没多大的兴趣的,就站在门外没进去。江雪看了看场内几乎都是小孩,就给小夜买好了票,告诉他自己散场后会在门口来接,然后也就出去了。他站在入口处扫了几眼,没见到宗三的人影,正要拿电话出来打时却又意外找到了。

瘦高的年轻人正靠在栏杆边上望着对面出神,手里拿着烟盒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栏杆面。

江雪瞟了一眼墙上的禁烟标识,也走到离他差不多几步远的地方去了。一个站着,一个靠着,吹着风彼此都像没什么话讲。

宗三知道他在边上,事实上从他出来时就已经看见了。“去哪里玩一下吗。”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问。

“嗯?”

最后的答案是他们站在了摩天轮排队的队伍里。

玩一次也差不多就十五分钟,小夜看完电影出来也要四十分钟,时间来得及,纯属消磨时光了。

但宗三没想到的是,在这种日子里,排队等待的人依旧很多,看模样多数是情侣,一对一对。他情不自禁在心里嗤笑一声,然后抬头望了一眼天边灰色的云。江雪倒还好,站在那里规规矩矩排队,安静的像参禅。“来这里不坐这个的话听说很亏,不过人还真是不少啊,”宗三瞟了他一眼,往那边又靠了靠,几乎能擦到衣服,“以前有坐过吗。”

“没有。”

这个回答一半是出乎意料,一半又有些意料之中,宗三莫名愉悦起来,这会儿也就把视线从前面的队伍上移开了,“那以后再多来几次好了。”

江雪没有出声反对,望了一眼他大衣领处露出的脖子,“怎么不戴围巾呢?”

“啊,那个……”宗三摸了摸脖子,“之前有说吧,那条找不到了。”

“家里没有新的?”

“有倒是有。”

“那……”

宗三把手放进口袋里,以此来汲取不多的温暖。“新的围着不习惯,”他呼出一口白气,“所以姑且就这样缅怀一下那条不见了的吧。”

具体是怎么个不习惯法,他也没有解释,也没有说清楚,江雪也就没有再问了。

等到他们坐好后,视野开始缓慢上升时,宗三望了望外面。“其实我也没坐过,”他把两只手学着江雪的模样在膝盖上平放着,只是脊背远远没他挺得那么笔直,“想去的时候没有人一起,自己去又不够年龄。”

江雪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但眼神却变得柔和起来了,“后来呢?”

“后来?后来啊……”他这时若有所思地回忆了一会儿,哑然失笑,“后来也有人来约过啊,无非就是约会一类的这种事,实在觉得很无聊,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去的欲望。”

不算太宽敞的车笼随着上升微微的晃动,越往上看见的天空就越广阔,即使它现在是灰暗的,但在将来的某一天它也会放晴。江雪注意到了他说话时在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下问,“男性?”

“嗯?”

“来约会的……”

“喔,那个啊,”宗三回过神知道他是在问什么了,就挑了挑眉,“是的,是男性。”这样说话所包含的内容很多,想必江雪也能懂他的意思。于是宗三拨了拨脸边垂下的头发,视线对着外面看,“突然知道这样的事,很奇怪吧。”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江雪却这样问他。

“没什么,”宗三并不想回答,“我随口一说而已。”

位置越升越高,他们在时间的逝去里彼此沉默起来。

“宗三。”

这个名字一被喊出,两个人又都愣了一下——江雪是生涩,宗三是陌生。同时他也觉得好笑起来,明明是自己的名字,为什么会觉得陌生呢,大约还是因为出自这个“兄长”之口的原因吧。

江雪和他对视了几秒。“手给我。”他说。

宗三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正平放在膝盖上的手。“做什么。”他反问一句。

“给我。”年长的男人语气很平和,却带着点不容置疑的意思。

最后他的手还是被对面的人握了起来,在这个高空的密闭车笼里。“果然,你的手很冷,”江雪把他手轻轻拢着,“比起别的事情,你还是先好好照顾自己吧。”

“你……”宗三张了张口,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垂着视线看两个人交叠在一起的手。“倒还好,这种事的话也没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说。

江雪很仔细地给他捂着手,把自己的温度一点点传给他。“上次你问我是否觉得你不是好弟弟,”他说,“后来我也想了很久,换个说法吧,从兄长这一身份来说,我也不是个好哥哥。”

“还是要谈责任?”

这时宗三也就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了,反正在这种高空距离上也不怕被别人指指点点的围观和说三道四,他是无所谓,然后没等江雪回答他又开口说,“有时候其实我很多话你都不必放在心里。”

“怎么?”

“因为我有时候自己都把自己当成个说话无常的疯子看,之前也不是说了我们彼此都看不太懂吗,所以看不太懂的话就……”

“看不懂就去努力看懂,”江雪握着他的手稍微用了点力,那对浅色的眼睛对望过来,“这个道理,你也该知道的吧。”

“知道,我知道,”宗三在心里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视线落到江雪的脸上,“问你个问题,可以么。”

“嗯?”

“你很想和我把关系处理好吗。”

这个问题也许问的太过于直接了,但它盘旋在胸腔里撞得胸口都在发闷,所以最后宗三还是问出了口,然后他又看着他说,“很重要吗,和我这样的人。”

江雪的视线并没有移开,相反也很认真地看着他,“难道你觉得不应该吗?”

宗三一愣。

他该说什么呢?已经过去的十年他们就是这样平淡的过去的,近距离相处时间不多,仿佛彼此存活在自己的轨迹上,如果要用亲情维系,那他们大概也就只由一根单薄的线远远连起来,而小夜则在其中平衡着,促使他们走近一点,再走近一点。

这时他又意识到,其实自己也是一度在期待的。

这个没有办法对自己说谎。

于是他就微笑起来。“那我可就姑且收下这份关心了,”他说,“谢谢。”

事实上前些时候还在老家时他们已经算是相处的不错了。宗三看着窗外逐渐往下的视野,苍白的脸上神色平静,仿佛刚刚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车笼停下来时,他这才发觉已经到了地面,于是把手轻轻抽了回来,又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走吧,去那边门口等小夜。”他的嗓子有轻微的沙哑。

“嗯,好。”

江雪望了一眼他瘦削的背影,起身走在了后面。

 

这仿佛就像是有了共识,宗三在心里想着,或者说是个秘密吧,所谓兄弟相处的秘密。

突然之间,他又意识到,自己不知从何时起,又不再叫他江雪哥了。

小夜是并不曾知道两个大人的想法的,他很高兴,看完短篇电影后出来,牵着江雪的手微微地晃,怀里还抱着宗三买给他的纪念玩偶。

“电影好看吗。”

这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他们便准备回去,江雪买的菜还放在冰箱里,晚上就准备在家做晚饭吃。

“好看,”走路的时候小夜脑后翘起的头发就轻微地晃动着,“最后企鹅也找回了家,真的很好呢。”

宗三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视线从江雪线条明晰的侧脸上一扫而过,然后便目视前方走路了。

这时也是正碰上下班坐车高峰期,人很多,先前怕不好停车,宗三就没有让江雪开车过来,这会儿却又有些后悔了。上车后他就靠在边上的角落里,江雪怕小夜被挤到,把他高高抱了起来,然后他又看了一眼宗三,另一手就撑在了栏杆上。

一个极小的空间,却是把人和外界都隔开了。

宗三走了大半天路,感觉腿是酸痛的很,望了一眼江雪,低声问,“过会儿给我抱吧,你别太累了。”

“没事。”江雪拒绝了。

他们都不再去提先前在摩天轮上说的话,站在回家的地铁上轻轻摇晃着。

晚上宗三在浴缸里多泡了一会儿,仰着头几乎都要睡着,等到坐回床上捏着腿休息后,接到了歌仙的电话。

“次郎前辈明天有活动来这边,喊我们聚会,你来不来?”

“次郎前辈?啊那还真是好久没见了,”他拿块厚毛巾擦着湿头发,“什么时候?”

“晚上吧,我们都还得上班。”

“那行,待会儿地点发我。”

“嗯,”歌仙应了一声,“怎么样,还行吧,小夜的学校看好了吗?”

“学校的事都交给他负责吧,”宗三顿了一会儿,然后又很快解释,“我是说我大哥。”

“也行,什么时候带他们过来大家一块吃个饭啊。”

“等你们都有空了再说吧。”

“前天青江还说你们都不回来,无聊的很。”

“啊……蜂也不在?”

“说是家里又有事,唉,他家那个情况你也知道……”

挂了电话后,宗三又坐在床边出了一会儿神。

江雪走到他房门口,迟疑了一下,敲了敲门。宗三一惊,回头看见他对自己招了招手。

“有空吗,”这次他说的很直接,语气很平常,“有个东西想给你。”

 

 

评论(36)
热度(89)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