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江宗】遮风·第十一章

“那就必须得再找到一个能让我全心依赖的东西了,或者是某件事也行。”

啊……今天没什么好说的,有点累。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从二月初到二月底,一个梦做了漫长的时间,每晚的片段都没头没尾,却又好像能连成线。

休假回来后的工作繁忙,预约课程在表单上排的满满的,年轻的Souza老师名气在新的一年又上了一个台阶,就算名额已经被注册一空,也总有人递上名片在前台咨询。

宗三本人对此是没所谓的模样,下课的间隙里依旧爱去二楼外的平台上抽烟,坐在狭窄的铁质楼梯上把两条细瘦的长腿伸出去,微微地晃。

“看这个。”

手机拿在手上锁屏又开屏,讯息传递过去又慢腾腾回复过来,包裹着各式各样的心情。

“在休息?”

“是啊,你看我拍的图,从这里能够望到电波塔喔。”

“风太大的话,就早点进去。”

“有什么关系……透透气而已。啊,那现在是还在忙吗,诊所开业的事。”

“嗯,刚刚跟合伙人和投资人见了面。”

“抱歉抱歉,打扰到你了吧。”

他坐在风里抽完了剩下半支烟,然后就准备回去了。进门前他又回头望了一眼在楼边生长着的那颗树,有只灰色的鸟雀正站在树枝间,怪里怪气地叫。

“有家新店开业,听说很不错的,要一起去吗。”

下班后几个同事喊他一起去喝酒,他又拒绝了。

“做什么,又不去啊。”不动对此很不满。

“想戒掉。”宗三随口一答。

“哈?”

他摆摆手拿起外套和包就走了,临出门前又在前台捏了一颗糖。

左转,不多不少十步。下楼梯,十五阶,视线从对街鲜艳的广告牌上挪下来,江雪就站在下面等着。

“久等了。”

宗三过去时不由自主开始打量他。也许是因为要出门谈事,男人今天穿的很正式,大衣里是件蓝白条纹的衬衣,深褐色领带也系的一丝不苟。

两个人见了面仍旧是话不多,但他却模糊感觉到,有什么确实是在安静变化着了。也许是眼神,也许是语气里隐藏的未曾表露的情绪,也许又是旁的什么,他在对方没有发现的角度暗自观察着,若有所思。

自从那个晚上之后,周末去那边过仿佛就成了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有时候宗三不免怀疑要起所谓约定的效力来——这种口头上说说的话,也能成为枷锁吗?不,倒也不是枷锁,其实是心甘情愿的,只不过他可并没有要求江雪每个周末前的下午都来接他下班。

有几次他是想开口问一问,但想到之前连着几次对方的回答,又觉得有些不高兴了。于是等到话出口时,就又变成了别的句子。

“今天吃什么。”

“火锅。”

“小夜呢。”

“已经先接回家去了。”

类似这样平淡无奇的对话,持续不到一会儿就会结束,空气重回安静。宗三并不是个爱没话找话的人,但他突然之间发现,自己似乎是在逐渐把这种事当成了一样乐趣。“没话找话”和“让江雪和自己多说话”,含义大概是有微末不同的。

这个男人表现的越宽容,他就越想得寸进尺给他看一看。

 

其实江雪以前并不是没有接过他。

不过那是还在念高中时了,因为之前发生的矛盾事件跟升学进路的问题,老师说务必要请家里人来学校谈一谈。宗三觉得这种事实在是很无所谓,但妈妈却觉得很有必要。

“就请你哥哥帮忙去吧。”

他心里并不是很愿意。

“没有办法,我们都有工作啊,”妈妈一边换鞋出门一边说,“我去帮你跟他讲。”

于是等到第二天宗三下课后出校门后,就看到江雪正站在门口等他。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回家那段不长的路,影子被倾斜的日光拉得很长。宗三没有兴趣知道他到底和老师谈了什么,挂着一边的耳机自己沉默地走路,路过天桥下的便利店时进去买了两瓶水,一瓶给自己,一瓶递给他。

江雪的谢谢说得很礼貌。两个人就站在便利店门口的遮凉伞下休息,宗三瞥见他把手抬起来,手腕上的佛珠顺着动作往下滑,喝水时喉结上下滚动,不急不慢。

后来回去后似乎也是没怎么讲话,具体内容还是妈妈转述给他的。

也许之后是有道谢过的,也许又没有。

宗三忘了很多,唯一还清楚的就是他那时喝水的样子,不知为何记得深刻无比。

 

火锅是拿鲣鱼高汤,白菜,还有切成薄片的五花肉一起煮的,汤汁很浓郁,味道也不腻,端上桌后冒着朦胧的热气。

他坐在桌子边时还有些犯困,江雪就先给他盛了一碗汤。

“没放金针菇的。”男人说。

他哑然失笑,动了动勺子。“给我的特别待遇么。”汤还有些烫,他就凑过去轻轻吹气。

橙醋是用佛手柑做的,江雪把小碟子往中间挪了挪。“我也不喜欢,”他坐在对面解释着,锅子里的热气蒸腾上来,看不清是什么神情,“所以就自作主张没有煮。”

宗三嗯了一声,心里却是不信的,一半很不愿,一半又有些莫名的愉悦。如果要他再追问一句“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那就不免有些口舌之利的嫌疑。“所以小夜可不能学我啊,”他微微笑起来,“挑食可不好。”

小夜懵然无知地点了点头,一粒饭还沾在脸边,江雪看了看就拿纸替他擦掉了。

 

“他看着很高兴呢。”

吃完饭后宗三帮着把碗收进来,在水池里慢慢洗,原本江雪是要自己来的,但被他拒绝了。

小夜这时在客厅里自己玩,电视的声音隐约从外面传过来。“比起我,他果然还是更喜欢同你一起玩,”江雪也没走,站在边上整理橱柜,扎起来的长发在脑后轻轻地晃,“我也是有很多事做不到的啊。”

这句话突然让宗三心里微微动起来,水流在手上冲了一会儿,他才又回过神继续手上的清洗工作。“这样讲话,可真不像你啊。”他把水拧小了一点。

“也是实话实说。”江雪倒并不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宗三笑了笑。

“那我怎么好意思,”他垂下视线,语气放得很轻松,“大部分时候都是你在照顾他,我只是偶尔陪着玩玩而已。”

江雪合上柜门,过来收已经清洗好的碗碟。两个人这时离得很近,宗三从侧脸垂下的头发间用余光去看他,嘴上又接着问,“啊,难道你有在嫉妒吗。”

这是个玩笑话,但江雪却嗯了一声。

他愣了愣,然后偏头和他对视一眼。“我只是在讲笑话喔。”他慢慢说。

水仍在流着,男人从他面前把胳膊伸过去拧上了,于是厨房又恢复了安静。宗三抓着清洁布思索他刚才的意思,眼睛盯着那张称得上是好看的脸,不自觉皱起了眉。

“要这么说的话大概也是没错的啊,”江雪蹲下去把碗碟在柜子里摆好,语气听上去并没有什么别的不同,“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做才好,所以也会有这样的苦恼。”

仿佛刚刚那一瞬间怪异的气氛只是一个错觉,过了一会儿宗三又转回去洗最后一个碗。“可别把自己说的像个普通人一样,”心跳平和下来后,他的语气也平淡了,“听着怪怪的。”

“有吗?”

“有啊。”

“不过普通人的话……”

“好了快让开一点,我要放东西了。”

宗三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把人很客气的赶了出去,然后自己撑着台子莫名其妙的郁闷,又觉得实在是很好笑。

感觉就像是被不明就里的反将了一军啊。他这样想着。

 

江雪大概确实是和记忆里的模样越来越不同了,但宗三却不知道自己在对方眼里是否也是如此。

他还记得那次他问蜂须贺和歌仙“人对人的印象会不会慢慢改变”,就现在的情况来看,那是否说明他过去对江雪的第一印象其实也没有根深蒂固到那种程度呢?

亦或是说,他过去就一直隐约在期待着像现在这样,只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过。

改变并不是坏事,至少现在彼此都是乐见其成的。

晚上在外面散步时,宗三习惯性地一摸大衣口袋,发现烟盒又不见了。

“找什么。”江雪注意了到他的模样。

“烟啊……我的烟盒,又找不到了。”

“白天有带在身上吗。”

“有的吧,我记得是带了……唉大概是又掉在屋子里,回去再找。”

两个人沿着街区公园的广场边慢慢走,小夜在不远的地方自己玩滑梯,有很多小孩都聚集在那边疯闹。宗三暗暗叹了口气,又把手收回了口袋里,这时江雪又开口说,“你好像抽烟很习惯的样子了。”

“啊……”他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这么一讲的话好像也是挺久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我想想,大概是上大学后吧。”

广场右边的喷水池这个时候还没有开,一个雕像立在中间,显得突兀又冷清。宗三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他说话,就笑了笑,“怎么,很奇怪吗。”

江雪固然不会那样说。“烟的话,以后尽量少抽点吧,”他想了想又继续说,“对你身体不好。”

“知道啊,这个我知道,”宗三呼了呼气,抬头去看黯淡的夜空,试图寻找到一两颗零散的星星,“但是有时候就是想。”

“有烦恼?”

“哈,倒也不完全,我只是觉得能够让人平静下来而已,然后集中精神想点自己要做的事。”

“长期依赖的话……”

路灯的光打下来,江雪的侧脸显得很好看。宗三索性转过身倒退着走路,摇摇晃晃的,一面看着他说话。“不过有小夜在我是不会抽烟的,”他说,“我可不想让弟弟被二手烟污染啊。”

“那你自己呢。”

“我……这种事还要特意戒吗?”

“可以试试啊。”

宗三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然后狡黠地笑起来。“那就必须得再找到一个能让我全心依赖的东西了,”他说,“或者是某件事也行。”

“方式有很多种,”江雪很平静地说,“总会找到的。”

“喔,我还以为……”

“嗯?”

“我还以为你会好人做到底,关心的再彻底一点,”宗三把肩膀微微耸起来,“不来帮弟弟戒掉坏习惯吗?”

江雪停下来在身上摸了摸,把一个小盒子递过来。

“什么?”

“无糖薄荷糖。”

“这种东西平时用来稍微提下神就差不多了吧。”话是这么说,但宗三还是接过来倒了一颗,放进嘴里。

“我记得你平时抽的烟也是这个味道,”江雪迟疑了一下说,“暂时做一下替代品也好。”

“该怎么说呢,”他歪了歪头,“啊,难道你是不抽烟的吗?”

“没有抽过。”江雪很老实的回答他。

“那酒呢?说起来也好像没见你喝过。”

“酒的话……”男人犹豫了一下,拿手指比划了一个高度,“只能喝这么多,再多就过量了。”

不过小半杯的高度而已,宗三心想这可是连青江都不如啊。

他边走路边出神,不知道踢到了什么东西,差点要往后摔倒,江雪一惊,抬手就抓住了他的胳膊,一把拽了回来。

这时,对面大楼顶上的彩灯忽然亮了,闪烁在夜色里。

“好好走路。”

江雪的声音并没有责备的意思,宗三低头看了看他拽着自己的那只手,挑挑眉。“走吧,该回去了,”他若无其事的把胳膊轻轻抽回来,”不过你抓的可真用劲,有点痛啊。”

“啊,抱歉……”

“没关系啊,走吧。”

 

 

 

 

评论(27)
热度(81)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