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忙碌的道士,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石青】彼此

对不起,我没赶上父亲节的末班车。

写完遮风的更新后人有点累,写晚了点,篇幅也不长,大家胡乱看看吧。

这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爱石切丸,爱青江,希望他们永远幸福。

===============

 
去年夏天的某一日,大约是黄昏后吧,石切丸被派出去远征回来了,很欢喜地说,“今天我又赚了外快。”

“外快?”青江站他面前给他解帽带。

“是啊,多少我也没数,就这么大的袋子,”他比划了一个尺寸,大约有两个手合在一起那么大,“装了大半袋吧,挺沉。”

晚饭后两个人就对坐在房间里数钱,小判从袋子里倒出来,金灿灿的一堆。

数完后青江就把它们都装进了小匣子里,看着石切丸眼神还恋恋不舍的,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哎,哎,御神刀大人,别看了,眼睛收着点,有失身份啊。”

石切丸把他捞过来在腿上抱好了,感叹一句,“身份,什么身份,现在又不能当小判花。”

青江窝在他怀里笑了一声,“喔,我知道,你以前是不是还从神社的善款箱里悄悄摸过钱。”

“那……那有什么不对,还不就是给我的。”

“嗯嗯,哈哈哈,乖,理论上来说确实是的。”

本丸新装的节能灯亮在天花板上,过了一会儿石切丸又问,“到底还差多少?”

“还差五百。”

他很失望,青江又有些不忍心,“我上左文字屋借点?”

“……他们家还有个小的呢。”

“那找歌仙?”

“不成,他买书买纸开销比我们还大。”

“虎彻家?”

“那倒是能借,不过……”石切丸犹豫了一下,又拒绝了,“借了还得惦着还,不成啊,还是我们自己慢慢攒吧。”

 

也许物随主人形,这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本丸当家的,声称这辈子除了自己,最爱的就是钱。其实她不抠,这是句实话——要看本丸经济好不好,一看饭桌菜单,二看住宿条件,三看工资福利,就冲这三点,他们本丸跟隔壁几家对比,那都是往好了去的。

“政府?政府哪里管,他们每个月资源是往下发了,我怎么办,我还得勤俭持家不是,对,样样都得精打细算……啊?九折,不成啊,再便宜点?咱俩什么交情,我也不跟你还价了,就八五折,拍板给个痛快话!……别啊,下回来本丸吃饭,我亲自下厨,够面子吧,唉行行行,那说定了啊,八五折,明天我就过去提货。”

当家的把电话一挂,开始算账,划了两行想起石切丸和青江还坐在对面,又把笔放下了,“你们接着说,我刚接了个电话差点给忘了,最近记性不大好。”

“又买货了?”

“拖鞋啊……夏天到了得买拖鞋,还得琢磨装空调的事儿,都得花钱,愁啊,瞧我这秃头,”她把头低一半指给对面两个人看,“哦对了,石切丸先生穿多大码啊。”(买拖鞋事件详情见双兼定篇《痒》之一·续)

青江替他答了,“四十五。”

“看看,大脚丫子吧,咱们本丸里的大个儿啊,数数还真不少,都得买大码。”当家的感叹一句,又把话题拉回来,“又拉偏了,你们接着说,接着说。”

两个人对视一眼。

“是这样的,我们想请假去趟现世。”

“噢,现世……行啊,干嘛去?”

石切丸一笑。

“秘密。”他抓着青江的手说。

 

八月的末尾,两个人多领了半个月工资,当家的又单独贴了份补助,石切丸那边有亲戚同意代班(两个人熬夜炸的油豆腐功不可没),青江那边也有几个好友愿意帮忙,最后竟然凑齐了整整一周的假期。

攒下的小判最后都到本丸附近的杂货店兑换了现世的钞票,厚厚一沓。两个预备出门旅行的人揣着厚钱包欢天喜地的膜拜,当家的看到了一时又有些心酸,反思自己是不是还得再涨涨工资。

“新婚旅行愉快啊。”宗三倚在门口说。

“别忘了明信片。”歌仙从后面路过。

“一路顺风,啊对了,纪念品一定不能买山寨货。”蜂须贺点点头。

两个人不好意思了一会儿,告别后就拖着本丸配发的行李箱出门了。

“真好啊。”歌仙远远望了一会儿,突然感叹一句。

宗三说,“下次你也去啊,带你们家小朋友。”

歌仙笑笑,没说话。

 

石切丸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梦想。

“我啊,我想去海边,”有一个晚上他盖着被子喃喃自语,“想去看看,还想吹吹海风。”

“挺好的。”

“你呢?不会笑我吧,一把刀还想……”

青江在被子下慢慢把他的手抓过来,摩挲着。“我陪你去。”他说。

大太刀晚上视力不好,索性就把他揽到了怀里,下巴挨着头顶。“那我们慢慢攒钱,”他说话时声音很低沉,“等条件允许了……”

后来话又说到了哪里,青江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他做了一个很久的梦,回忆能漫长到他从午后睡到黄昏。但当他在车上醒过来时,鼻子里能呼吸到的,已经是带着咸和湿润的海风了。

“我们到了。”石切丸说。

太阳这时已经西斜,他们下车后,沿着海岸线走了很远,一直走到了礁石堆。

眼前就是大海了,涨潮,退潮,白色的水花拍在黑色的礁石上,然后又向后退去,海鸟在半空里飞来飞去,偶尔俯冲下来,贴着水面叫两声。

青江穿着新买的短袖衫,张开双臂让风吹着,然后回头对石切丸笑起来。“看啊,”他在风里大声说,“这就是你想见到的海。”

石切丸望着远方,很久都没有说话。他的脸上有种奇异的光彩,那是青江从未见过的,于是他就轻轻说,“别动。”

然后他举起相机拍了一张,让这个样子的大太刀永远留存了下来。

“要给你拍吗?”石切丸笑着摸了摸鼻梁。

“不要,”青江跳开一步,“你把我拍的太丑了,我简直分分钟就想跳海啊。”

“啊,有那么不好吗?”

“你自己看啊,之前在车站拍的,你看。”

那张照片确实是没有拍好。那时青江正坐在候车椅上犯困,歪着头睡觉,头发糊了一脸,拍下来后两个鼻孔正对着镜头,虽然非常有趣,但主角本人却对此深表不满,然后就一直不停地提起来。

石切丸讪讪的跟在他后面,长腿跨过两块大礁石,“那我道歉?”

“唉,真诚一点啊——”

晚霞的余晖在海面涂上一层厚重的色彩,风渐渐大了,吹过耳边带着潮水的声音,却又分外安静。

大太刀给他挡着风,低头亲吻他,直到天色完全黯淡下去。

“谢谢你,青江。”

“讲起这种话,你真是……”

石切丸笑起来。

青江背靠在他怀里,静静的吹着海风,等待月亮升上来,“你要的海,现在终于不用在梦里看了。”

石切丸应了一声,从身后抱着他。

“现在我们都在它的怀抱里了。”

 

 

评论(15)
热度(168)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