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江宗】遮风·第十六章

江雪哥是斗不过宗三的魅力的。

愿天下兜兜转转之人终能得偿所愿。

宗三很容易就会让小孩子产生安心感和依赖感啊,很奇妙的一件事。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夜色已经落下来了,只有客厅的灯亮着。

屋子里很静,静到能听见时钟在一秒一秒地走,能听见窗外的风在缝隙里微微的响动。宗三在过廊的黑暗里只能凭借自己的感知去触碰对方,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的温度——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他用着好像是在生气的力度把男人胸口的衣服抓得死死的,却又只是轻轻的触碰着他的唇,仿佛这是件郑重又理所应当的事。

江雪没有动,就像是僵住了一般。他被年轻人往前拽着,几乎就要抵靠到那个削瘦的胸膛上去,对方的呼吸扑打在他的脸上,睫毛轻轻擦过皮肤,是要颤抖起来的模样。

宗三没有再进一步了,最后轻轻咬了咬他的唇,鼻尖从他脸边擦过,然后把头抵靠在了那个肩膀上。

“能感觉到吗,”他的声音有一种沙哑,但无关暧昧和诱惑,“我想要的,我的心情……我当然信任你,有些事没说出来的时候就像是个秘密,但它确实是存在的。”

他抓着衣服的手慢慢松开了,几乎是要把全身的重量都倚靠在男人的身上。

江雪怔怔的让他靠着,垂眼看见那散落在瘦削肩背上的长发,在黯淡的光亮下是朦胧的樱色。他抬起手,似乎是想触碰,最后却又火烫似的克制住了,缩回来垂在身边捏成一个拳头,然后慢慢松开。

他们从未离得这样近,从未如此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我……”江雪感到自己的声音像再从缝隙里很艰难的挤出来。说什么呢,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年轻人瘦削的身体似乎是在把他作为最重要的依靠,这本该就是他一直以来所隐约期待的,而此时却又沉默起来。他的内心茫然的躁动着,就像是在阻止他开口说话。

“我知道的。”宗三动了动,额头挨着他的脖颈说,“我能感觉到,你不讨厌我。”他的语气这时出乎意料的平静了下来,仿佛片刻前那个惶然失措的人从未存在过,“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就不能再多看看我呢。”

他没有等待对方的回答,然后又慢慢把头抬了起来,平视着面前的人。他们的视线在黯淡的光亮里触碰着,一个下意识想要躲开,一个却又带着不可忽视的力量。“现在是真话,我不会对自己的内心说谎,”宗三就这么看着他,“这大概也就是我所渴求的——我不会落后你半步,我也不会选择去仰望你,现在我们是平等的,将来我们也会是。”

“可我们原本一直就是平等的。”江雪喃喃着说。

“但事实就是这样,”他把手展开,贴在了他的心口,然后又慢慢往下握住了男人的手,动作很轻,“江雪,你看着我。”

男人动了动喉咙,那对淡色的眼睛望了过来,却看不清其中所蕴含的意思。

“你该是一个值得依靠的人,而我却做不来一个称职的弟弟,我真的是做不到,”宗三感觉到被自己握住那只手轻微地动了动,“你懂我的意思吗。”

“宗三……”江雪觉得嗓子里干涸的厉害,他从未觉得自己的声音这样陌生,“可你是我弟弟啊……”

“我们是做不了兄弟的,”宗三很平静地回答他,“于我而言,你不会是个好哥哥,而我也做不了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弟弟。”

“但这是不对的……”

“不对?哪里不对呢?”

江雪张了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也许他是该拒绝他,但每次目光又落回那张苍白的脸上后,就仿佛受到了蛊惑,再也移不开。

他应该已经很熟悉这个人了,但这时却又有一些陌生——而同样陌生的,也有茫然的自己。

宗三的脊背依然靠着墙,没有任何退路的站着。

“也许这是一个错误吧,”他的声音很轻,几乎是在耳语了,“但我也不愿意去反驳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除了爱上你,我真的再也找不到别的更好的相处方法了。”

江雪看着他,然后抬手把他脸边垂下的头发往后顺了顺,动作很慢。

“那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他低声说。

宗三和他对视着,那对异色的眼睛没有丝毫的躲闪。“这就是我想要的,”他回答,然后又问,“那你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吗?”

距离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江雪突然就觉得有种疲惫感爬了上来,像潮水般一遍遍冲刷着他,“对不起。我……”

他把额头和宗三互相靠着,却不由自主说起了道歉的话。

“你没什么要道歉的。”宗三让他靠着,“我记得很清楚,这个问题我也曾问过你。”

“嗯……”

“我问你‘是什么’,你却答复我‘说不上来’,真是狡辩的回应啊。”

江雪什么也没说,久久地沉默着。

“我不是个喜欢等待的人,”宗三用手碰了碰他的脸,仿佛又要再次吻上去,“但我期待着能听你亲口说出这个答案。”他说完就轻轻推开了男人,起身去客厅穿外套,然后又捡起了先前丢在地上的包。

江雪又垂着视线站了一会儿,然后回头又去看他,目光跟随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还好小夜找回来了,今天可真的是把我吓得不行啊,”宗三去倒了杯水,仿佛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我就准备先回去了。”

“不……留下来住吗?”江雪迟疑了一下。

“不了,回去有事,那边屋里还有个神神颠颠的病号,我要回去看着他。”宗三把水一饮而尽,然后又拎着包去推开弟弟的房间看了看。“等他醒了再和他说吧,”他把声音放得很轻,“我后天再过来看他。”

江雪动了动嘴唇,最后说,“我去做晚饭吧。”

“算了,”宗三轻轻带上了门,“现在过了饭点都已经不觉得饿了,回去再说吧。”

“等等,我送你……”

“没事啊,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他从男人身边擦身而过,快碰到门时又停了下来。“不管我们会变成什么样,他始终都会是我们最亲近的弟弟,”他回头看着他,“所以我不希望你勉强自己。”

“宗三……”

“那我走了。这种时候……就好好想想吧。”

然后他就走了,江雪的目光一直追赶着他削瘦的背影,最后颓然地闭上了眼睛。

 

夜风还有点冷,宗三就边走边把外套拢起来。

他的步子很慢,像在思索着什么,路过商店的橱窗时灯光把他半边的侧脸照得微微亮起来,很安静的模样。走了一段路后,他才从之前的镇定里慢慢脱离,仿佛这时才感觉到兴奋和热切在心里纠缠着,翻滚着,连同脊背上都不由自主攀上了一阵战栗感,不是恐惧,而是类似心跳在加速的感觉。

明明没有喝酒,人却有一种被酒精浸泡过的迷醉感,这实在是令人诧异和有趣。

但更有意思的无疑是江雪。

他又不免再脑子里一遍遍回忆起男人的模样来——有时是望过来的那对淡色的眼睛,有时是那挺拔的肩背。

江雪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沉默,而这次他却和记忆里的模样越来越远离了。十四岁时宗三遇见他,那时他还是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学生,身材修长,面色却稍嫌冷淡刻板。再往后自己也在逐渐长大,等到准备去念大学时,两个人的身高就已经是差不多了。

他突然又回忆起从前他在记事本里随手写的另一段字来:

“我想起以前,我确实是讨厌过他的。在我还念国中时,他要比我高很多,很厉害,我妈也会对我说他是个很正直优秀的人。虽然我并不太能理解‘正直优秀’这个词的含义是怎么一回事,但我却知道我是真的不想靠近他。Icarus因为太接近太阳而导致翅膀融化从天空坠落,他的结局是死亡。于我而言,也许过去他也曾是一个太阳,那时我并不耐于去仰望他,但现在我所想的又不一样了——尽管他之前又曾经说过,‘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是不一样的,但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们也应该是有共同点的。他还是吸引了我,除了爱上他这个选择,对我来说剩下的就只有回归陌生。”

过去的在逐渐遥远,人也在慢慢改变,他们绕了一大圈,最终还是要面对彼此。

 

后来不知道是不是觉得不妥,周末早上再打电话时,就是小夜在说话了,那个男人就像避开了一样,无论如何都不说话,但如果宗三是自己发了消息过来,他还是会回复,只是偶尔显得有些迟疑,像总是在思索着。

宗三不免就有种恶意的愉悦在心里翻滚着,仿佛觉得这是这么多年来,自己头一回要胜过江雪。

“今天晚上准备吃什么的?”

他对着电话很漫不经心地问,过了一会儿小夜的声音就很快地传过来,“是火锅,上次煮的那个……”

宗三想起周五晚上没吃成的那一顿,突然就有些遗憾起来。他知道江雪必然是在旁边的,就又对着电话嘱咐,“可记住不能放金针菇啊。”

八岁的弟弟很像个大人似的应承了,然后犹豫了一会儿又隔着电话小声道起歉来,“之前让宗三哥担心了真的很对不起……”

“已经没关系了,没事。不过啊,以后一定不能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了知道吗,很危险的,”他揉了揉眉心,宽慰着,“在家等着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啊对了,还有,下午过来的时候给你带蛋糕怎么样,有想吃的吗。”

又过了一会儿,电话那边传来走路的声响,宗三一边举着电话一边翻备课书,脸上忍不住笑起来。“江雪哥让我不要吃的,”小夜对着电话很小声地说,“他说吃多了会牙痛。”

“他自己不就是牙医么,这个人真是……自己不讲电话就算了还非要关注内容……那你现在是到房间里说话了吗?”

“是的……”

“他呢?”

“在客厅里……”

宗三想了想又对着电话说,“没关系,我买个小点的,然后我们一人一半。”

小孩子最终还是屈从在了次兄甜品的诱惑下,但还是有点犹豫,“那江雪哥呢……?”

“他?他就算了吧……不用在意他,这是我们的秘密。”

“牙痛的话,是不是就是牙齿的复仇呢……”

“哪有那么夸张啦。”

“不过江雪哥从昨天开始就怪怪的。”

“啊,他怎么了?”

“就是早上啊……江雪哥煮面忘记放盐了,我自己去加,又加多了很咸……还有昨天中午,酱汁也淋错了,鱼肉吃到嘴里都是酸酸的味道,真的很奇怪……宗三哥?”

“啊啊,我在听,”宗三放下笔,把差点脱口而出的笑咽了回去,“所以啊,这就是做事不专心的下场,小夜一定不能学他知道吗。”

两个人隔着电话就很小声的做起不为人知的约定来。江雪在客厅茫然地坐了一会儿,原本是在翻一本书,半天才发现自己把一行句子来来回回读了几遍,正准备起身去房间看看时,弟弟却又出来了,捧着手机还给他。

“宗三哥说吃火锅的话还是不要金针菇。”

“……”

“江雪哥?”

“喔、喔,没事,我知道了。”

 

 

评论(50)
热度(104)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