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江宗】遮风·第十八章

江雪哥!威武!江雪哥!超帅!

江雪哥给宗三的戒烟方法不错哈,大家学习学习。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江雪没有说什么,但神情却让他觉得心满意足。

“那就约定好了,到时候记得去接我啊。”宗三抚平了他的衬衣领,从厨房出去了,若无其事的模样。

小夜正坐在他的小桌子前不知道在涂什么,头顶翘起来的辫子一晃一晃。他这个时候心情很好,就抱着手去那边伸头看,弟弟发现后却迅速把东西翻过来盖上了,像受惊的小鸟。

“在写什么呢。”

他抱着膝盖坐起来,弟弟这时也转了过来,但手还背在后面悄悄藏着东西,半天才很小声地说是参观日要用的东西。

“啊,好厉害的样子,提前透露一下怎么样。”

“老师说不行的……”

“有什么关系,老师什么的不用在意,就透露一点?一点点就好。”

小夜对着他这种恳求的模样手足无措地扭了一会儿手指,然后再次很坚定的拒绝,把东西藏在背后跑回了房。

 

“我感觉你越来越坏了。”

有天晚上下班后,歌仙冷不丁感叹。宗三在他面前百无聊赖刷手机,头也不抬,“这话怎么讲。”

“你啊……我觉得江雪先生肯定被你欺负得很惨……”

“哪有,根本没那种事。”

“先把你脸上的笑收起来再讲这个话吧。”

“唉,喜欢他都来不及,”宗三好整以暇地伸了个懒腰,发尾蜷曲的长发散在肩上,“哪里会欺负他。”

歌仙把手里的书往上一抬,遮住了大半张脸,“青江把厚脸皮换给你了吗?”

“讲实话而已,刺激到你了真的是——啊,超抱歉。”

“不过说真的,”过了一会儿友人又开口,“我还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宗三哑然失笑,“不可思议,哪里不可思议,这不是很合情合理自然而然地事吗。你啊,想不通就别想了,比起那种事还是来帮我个忙,挑挑衣服。”

“嗯?做什么。”

“参观日啊,家长参观日,要郑重一点。”

“那倒是……”歌仙跟他去了房间,看他拉衣柜懒洋洋的挑衣服,“只有你去?”

“他也去啊,我们一起去的。”

宗三被柜门遮了大半,歌仙就只能看见他扎起来后微微晃动的长发,“我还以为他会避着你。”

“那都随他,”宗三挑了几件衬衣丢到床上,“不过他这么正直的人,我逗他都还觉得有点不忍心,但是这种反差的心情……能理解吗,其实还是蛮有趣的。”

歌仙找了把椅子坐下来,“看吧,我就说你肯定使坏了。”

“这能叫使坏?”宗三回头看了他一眼,“我能开心就绝不会让自己吃亏,他嘛……”

江雪是怎么想的,他其实多多少少能感觉到一点。这个男人虽然为人正直,做事情也极其诚恳让人放心,但平时却太过于内敛,并不擅长去表达自己。宗三并不想去逼迫他做什么,他不欠江雪,江雪也不欠他,刨去这层无血缘兄弟关系的名义,他们该是平等的。

歌仙看他说了一半又自己走神去了,就问,“想什么呢。”

“喔,我在找领带。”他把鬓角一点碎发顺到耳后,随手在领带架上拿了一条,“喏。”

“不错啊,新买的?”

宗三回头一看,蓝底斜红纹,正巧就是江雪送的那条。

“噢这个,他送我的。”

歌仙倒吸一口凉气,再次强忍住快快出门自我静心隔绝人世的念头,“很好啊……我是说挺好的。”

“好,当然好,”宗三声音里还带着笑,听不出心情好坏,“这可是他送给弟弟宗三左文字的新年礼物。”

“啊……”

“他就是这样,有时候我还觉得他对我好的就像在迁就我,”宗三突然顿住了手,片刻后又说,“迁就……啧,你说他为什么要这样。”

歌仙正在一脸肃穆的打量那条领带,然后把它放到床上,离自己远远的,又飞快把手缩回来。“这个很久之前我们好像也讲过,”他看着友人削瘦的肩背,半天才说,“你看一开始他还是很努力在想和你把关系处理好……”

“是啊……不过也说不准,”宗三按着柜门站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要不是我妈和继父最后都有好好嘱托他要照顾我,说不定他最后也就随我去了,什么回不回家的,都无所谓。”

歌仙其实并不太能摸清他的情绪变化,“江雪先生……算了,我对他的了解也粗略,就不过多置喙。不过我想,再怎么样还有小夜,你也是小夜的哥哥,所以他应该……”

“也不能这么说,凡事都有可能,”宗三却这样回答,“我跟他以前关系坏的程度,难以想象啊。”

“坏?你们打架啊?”

“文化人,请你乖乖地想点风雅的事。”

“我就是顺着你话随便说一说……那吵架?”

“你觉得他那个话少的样子像是会跟我吵架的架势?”

“啊那倒是不太像……要吵架也肯定是你去找茬。”

宗三并没有先去驳斥友人这句玩笑一样的话。“关系坏倒不一定指这样,”他说,“我们那个时候要是还能吵架,那关系说不定还更近点。那个时候啊……压根就是两个陌生人而已,现在想起来又觉得挺好笑的。”

“所以现在……”

“所以现在就更要好好努力啊,”宗三很自然的把话接了过来,“不管是从哪个方向来说。”

那条领带被他拿着在几件衬衣上比来比去,面色平静,若无其事。歌仙望了一会儿,竟然莫名有种被打动的感觉,亦或是说触动。“那要是最后你们没……”歌仙斟酌着措辞。

宗三有点无奈,“你怎么总一开口就是一些戳中要点的问题?”

“啊我就是突然想到……”

“其实挺简单的,”宗三垂下目光,一面又把滑下肩膀的长袖开衫往上拉一拉,“我觉得我想的蛮清楚了,就算到最后没什么好结果,那我也是照旧过我自己的,没所谓啊。”

“你不是很喜欢他吗?”

“喜欢啊,但那可是一码归一码,就算最后会觉得遗憾,但也不会去求着他。”

 

江雪在星期四时很遵守约定的开车过来接他了,依旧没什么话,站在台阶下垂着目光,走路时又不由自主走快到前面去。

起初宗三还愿意赶几步追上他,后来就索性停了下来。

“慢点走啊你。”

于是江雪就迟疑一下把步子放慢了。宗三很满意,大步到他边上去,“小夜好像有写作文什么的,你看到没。”

“……没有。”

“那可就神秘了,我那么好奇他都不给我看一眼。”

而当两个大人站在教室后面的家长中后,这个谜底才被揭开了。

“下一位是小夜左文字。”

看到老师终于点到了小夜的名字,宗三忍不住拿手在下面悄悄扯了扯江雪的袖子。弟弟没有像别的孩子那样回头张望家里大人在哪里,从座位上站起来后就展开了之前折在桌上的纸。

“《我的家人》,小夜左文字。”

这时整个教室已经又再次安静了下来,小孩的语速不快,声音不大不小。

“我家和别人家有点不一样,到底是怎么个不一样呢?我有两个哥哥,都比我大很多,是很厉害的人,平时也会好好照顾我,虽然工作会很忙,但是从来不会在家里发脾气。江雪哥是医生,做饭很好吃,宗三哥是老师,会给我说很多有意思的故事。江雪哥做的汤很好喝,画册上说美味的东西都是有秘诀的,我就问他,这是不是也有什么秘诀,但是他却说只是普通的菜谱和食材。后来在电视里听到,‘这都是爱的力量’,于是我也擅自就认为,这大概是爱的力量了。宗三哥很会折纸,周末的时候会照着手工书折各种有趣的东西送给我,也会陪我一起看假面骑士。他笑起来很好看,那个时候我也就想,这是不是也叫‘爱的力量’呢?虽然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但是我还有两个哥哥。哥哥们工作很累,养家也很辛苦,上次我做错了事,让他们担心了,但他们都没有对我生过气。在路上被江雪哥找到的时候,他的样子好像马上就会哭出来。让哥哥们担心了真的很抱歉!以后我会更加努力,做一个出色的人,坚强的人……”

这时江雪突然感到袖子一松,偏头看到宗三低着头一言不发从后门出去了。他下意识想追过去,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先等小夜念完了剩下的小半部分。

弟弟坐下来前终于回头望了一下,男人对着他点点了头,等他坐好后也就悄悄出了教室。

宗三倒没有走太远,江雪出去后就看见他正坐在楼边树下的长椅上,弯着背,胳膊撑在膝盖上面,用手盖着自己的脸。

他没有叫他,慢慢走到了面前。

“我们真挺失败的,”片刻后宗三说,“还不如一个八岁小孩子想的透彻。”

小夜现在的世界很简单,有两个好好爱着他的哥哥,他就觉得心满意足。是啊,人的生活想太多了就会变得看不透,直接果断一点反而会变得一目了然。

“我跟你说过的,”江雪低头看他,“我们都被他信任着。”

“明明我之前家都不肯回。”

“以前他也问过我你是不是不要他了,”三月的风还有些凉,江雪站在他面前,挡住了大半,“偶尔你打电话回来时他也不敢去讲电话。”

宗三动了动喉咙,心里沉甸甸的,仿佛有巨石在缓慢下坠。“是我的错。”半晌后他说。

“过去的错误现在去改变就好。”江雪迟疑一下,把手抬起来轻轻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还不晚,你看他不是很喜欢你吗。”

“改变,我当然知道要改变,我在努力了,”他依旧用手盖着脸,“比起过去,现在更重要,是吗,就是这个意思吧。”

“嗯。”

“那你自己呢?宗三突然把头抬了起来,那对异色的眼睛和他对视着,有点咄咄逼人的意思,“我的话先暂且不提。‘过去’,‘现在’,你说的对,但你是否也真正意识到问题所在了?我希望你对我也要做出改变。”

他站起身往边上走去,江雪却又再次追了上来。

“别跟着我啊。”

“你在生什么气?”

“我没有生气,就是在深刻自我反省而已。”

“你……”

宗三索性站住了,抿着嘴去口袋里摸烟盒。“你做的很好了其实,我知道,”他在风里说,又开始到处找他的打火机,“我这样是有点贪得无厌的,但我也有我渴求的东西,我没法像小夜那样简简单单就能满足。”

江雪看着那支被他夹在指间还尚未点燃的烟,突然就有些烦躁起来。

“在学校里别抽烟,”他拿过那支烟,“这里有禁烟标识。”

“你给的糖早就被我吃完了。”

宗三似乎并不想和他说太多话,转身又想走,江雪却伸手拽住了他的手腕。

“要改变是吗,好,那就改变,”男人捏着他的那只手微微使劲,“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

他往前一步走到了年轻人面前,用那对浅色的眼睛望着他。宗三的眼睛里一瞬间有些措手不及的茫然,但转瞬间他就僵住了——江雪偏头吻了他的唇,一触即分。

“走吧,”男人依旧握着他的手腕,只不过把劲松开了,“先回教室去。”

 

 

评论(48)
热度(112)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