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江宗】遮风·第二十三章

幸福啊,大家一定都要幸福。

这章字数好长啊,哈哈哈,写好多。

歌仙给青江打电话事件,详情见《花开》第十九章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名叫石切丸的男人坐在他们家,很尴尬。

他弟弟也跟着来了,自我介绍叫小狐丸,进门后就优哉游哉看客厅搁柜上的小艺术品,各式花样别有风情。宗三不禁又要回想当年青江和歌仙上二手市场跟淘金似的一趟趟往家里折腾东西,然后又回厨房给两个意料之外的陌生客人倒了喝的,挑上个星期一时兴起拎回来还没开封的浓缩橙汁,加冰搅拌兑得古里古怪,没有橙味只有水味。

歌仙自从他们进了屋,眼神里的锐气就半分不减,宗三还想背着人跟他说你收着点,但转眼间就被文化人一身外放的气场逗到要鼓起掌来,同时又要在心里暗暗笑一次。

峰回路转,是青江赢了。

“来晚了点啊,”歌仙坐在右手边的沙发上,再次重复了一遍,“真的,唉,他一大早就走了,说是回老家,拖着箱子就跑,看他那样儿我们也没敢多问。”

宗三倚坐在沙发扶手边对着石切丸若有所思,在歌仙和他对话的短短几分钟里已经把这个男人从头到脚看了个遍,探究的不动声色,心里感慨万千。

“当一个人完完全全符合你的想象,那就很危险了。”

他又一次想起了这句话。当年说这话的青江语气里还能带着点调侃,时至今日,现在的他又还能有几分的余裕?

真是可怜的人,不过他总算是胜利了。

在他眼里已经变成青江手下败将的那个男人,逼近一米九的身材坐在沙发上,肩背宽厚挺拔,看着该是个沉稳的人,这时脸上却是焦灼和茫然两种情绪交互对换,仿若舞台剧。

“所以你今天特意过来找他是来做什么?”宗三接在歌仙说话的间隙里问了一句,好整以暇地看着。

石切丸张了张嘴,偏头望了弟弟的后背一眼,手微微捏起来,拇指摩挲着食指。“我想,有些事一定要找到他的人才能说清楚,”他迟疑着开口,语气里稍微有些沉闷,“他的电话打不通,Line好友也被删除了,我根本找不到他的人。”

宗三想起早上歌仙说的事,心里差不多明白了个大概。“昨晚你们是不是吵架了。”他又问。

石切丸垂着目光,似乎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要是不想说就别说,没关系,”宗三挑了挑眉,“不过我希望你是真的想清楚了,石切丸先生。”

他把“清楚”的发音咬的极为清晰,石切丸有些坐立不安,眉头紧锁,,片刻后又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我也不知道在这里该说什么,现在我只想快点把青江找到,我要跟他当面谈一谈。”

一个慌不择路,一个后知后觉,何苦呢。宗三哑然失笑,但脸上的神色还是淡淡的。“那你可真是把他的心伤透了啊,”他说,“他那么喜欢你,说真的,要不是他在我们面前极力担保,我还要觉得你是在故意吊着他。”

石切丸拿起杯子,送到嘴边又没喝,沉默了。

“你们的事,我们旁边的人也不好插手,”宗三拍了拍旁边的歌仙,示意他去给自己也弄杯茶过来,歌仙长叹一声,起身给他让了位置,“但有些话我还是得跟你说清楚一点。”

“您说,我听着。”

“青江到底是什么想法,现在我们都应该是很清楚了。虽然我们不该这么去要求别人,但从朋友私心的角度出发,希望你如果真的想明白了,就也请认真点对他,这样对彼此都是一个尊重。”

“嗯,这个我知道的。”

宗三往后靠了靠,手伸进口袋里摩挲着已经很久没再打开的烟盒。石切丸坐在那里,下巴上隐隐约约的青色胡茬,茫然若失,好像被太阳曝晒了一场又拉到雨里淋了一通。

歌仙回来了,递了杯茶,他接过来喝一口才又说,“青江为什么会选择避开,原因你想过吗?”

问题的根源,只有他们自己想清了才能真的走向新的人生。青江离开之后,他心心念念的男人才惊醒一样要去把他重新找回来——到底该算谁错过了?宗三问完问题后自己也不由自主陷进了沉思。

石切丸被他问的一句话也答不上来,客厅里一时陷进了沉默。

歌仙莫名有些憋闷,于是先打破了平静。“就是要找到他人是吧,”他说,“那我现在就先给他打个电话,你们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所有人都盯着他,听着讯号长长短短的响,但事与愿违,最后电话竟然没通。

歌仙咦了一声,“他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

他有点错愕地看着宗三,宗三只能对他摊一摊手,“你再打。”

第二遍响了几声,通了,歌仙一开免提,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不是青江,是青江的表兄数珠丸。

“对,我是歌仙兼定,啊您还记得我?对对,是我,我是青江的室友——”

石切丸两眼看着歌仙,整个人都很紧张,好像随时都会上去把电话拿过来。

数珠丸在电话那头说青江出去了不在家,歌仙悄悄叹了口气,没等他再说些什么,那头却又开口了,问的直截了当。

“青江是不是在这边出了什么事。”

听着是问句,但语气却让人没法质疑。歌仙回头望了他们一眼,有点无奈地耸了耸肩。“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对着电话实话实说,“他……遇到了一点感情上的问题。”

“感情问题?”

“是啊,”他瞟了一眼这时坐在沙发上仿佛公开处刑的石切丸,“所以这段时间他有点想不开,状态不是很好……”

宗三听了一会儿,扯了扯他的衬衫,做了个口型,示意他再问问青江现在的状态。

歌仙照问了,数珠丸却答得很简洁。“不算太好。”他淡淡地说。

听了这话,宗三就转过去望了石切丸一眼。“完了啊,”他压低声音说,很严肃,“他哥哥宠他宠得不行,现在听着像是生气了,我看有点棘手。”

石切丸被他说的一脸紧张,“那我现在……”

这时歌仙皱着眉对他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继续跟数珠丸讲电话。

数珠丸又问,“是有人欺负他了?”

歌仙语塞了一会儿,觉得这事仔细一想还真是有点不好描述。“是这样的,”他举着电话斟酌措辞,“他很喜欢一个人,但是他又觉得别人对他好,好的他有点受不了,然后他……”

最后他把自己也说得糊涂起来,宗三差点听得笑出了声。

“是因为那个人拒绝他了?”数珠丸静静地听完了,然后问。

歌仙迟疑了一下,“他好像都没有告白……”

石切丸愣了一下,然后对着歌仙猛摇头。“说了,昨天晚上他说了,”这时已经什么都不顾忌了,他把声音压得很低,语气又很急切,“然后我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

宗三心里了然,望了歌仙一眼,看友人又对着电话重新解释一遍,匆匆忙忙。

解释完后电话那边静了一会儿,然后数珠丸迟疑着问,“为什么告白了他就要不理别人了?”

“他怕别人不喜欢他……”

“那个人不是对他也很好吗?”

“啊是……这个确实是,不过他就是怕最后是自己自作多情什么的……”

“为什么会不喜欢我们家贞次?”

宗三心想这位当哥哥的对弟弟真是自带美化滤镜,感慨中又没忘记看石切丸一眼,他弟弟小狐丸站在他身后也是一脸无可奈何。

歌仙对着电话又说,“别人现在也是在到处找他,感情上这种事的话……”

“那个人你们认识吗?是什么样的人?”

气氛诡异的安静了几秒,歌仙再次回头望了他们一眼,“那位先生现在就在这儿,您要不直接跟他说?”

数珠丸很干脆,语气淡淡的,“那就劳烦歌仙君了。”

宗三和歌仙面面相觑,各自都在想石切丸真是自带难度加成,还没谈成恋爱就先要过对方哥哥那关,也不知道到底是该算不幸还是一步到位。

等石切丸去边上接电话了,宗三就又扯了扯歌仙的衣服。“你觉得怎么样?”他随口问。

“什么怎么样?”歌仙转交电话后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他啊。”

宗三指的是石切丸。歌仙想了想,把声音压低了,“人还不错。”

他抬了抬眉毛,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嗯,迟钝还算有救,这要是犹犹豫豫,换我就直接不理了。”

“是是,可那是你,”歌仙在宽扶手上坐下来,“青江喜欢他啊,我们谁拦得住,你看这段时间……”

“也不能这么想,”他抱着茶杯若有所思,“我刚刚又想了想啊,这次要是青江回去自己理清楚了,那他可能真的就是会选择断个干净,他那个人——没这么弱的。”

“所以磨难其实是为坚强的人准备的?”

宗三笑了笑,不置可否。

“无论还是不是好事多磨,现在他都是大获全胜了啊,”他喝着茶,这时却又突然开始莫名思念起放在江雪那里的糖来,“你等着看吧,等这事儿一过去,他又要来我们面前每天得意洋洋,尾巴都能翘起来。”

歌仙觉得有点头痛。

 

石切丸和数珠丸的这一通电话,最后是出乎他们意料的和平收尾。

甚至最后一交流还发现,两个人都是一个大学毕业的校友,于是石切丸很快就改口叫数珠丸前辈了。

具体电话里交流了什么,不为人知,石切丸关了免提,边上三个人只能看着他表情变来变去,仿若舞台剧,实在是有趣的很。

挂电话后,石切丸整个人已经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了,然后把手机还给了歌仙。

“你是不是挨人家哥哥批评挨傻了。”他弟弟小狐丸拍了拍他肩膀。

“别瞎说,前辈人好得很。”石切丸的语气听着如释重负。

宗三把胳膊搭在歌仙腿上,手撑着脸,“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等他回来了再说?”

“前辈说让我们晚上再给青江打个电话过去,再好好谈一谈。”

“那也行,不过估计还是得用我们的电话打才打得通。”

看样子今晚还会是场持久战了,歌仙在心里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石切丸和小狐丸还没吃晚饭,去楼下找了地方匆匆解决后又回来了,差不多到了七点多时,收到了数珠丸的简讯。

“可以打电话了。”

于是歌仙又在石切丸的注视下开始打电话,举着手机开了免提,所有人都屏息凝气,等到青江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你干嘛,我在泡澡啊歌仙妈妈,你查岗吗?”

歌仙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捂着手机对石切丸做口型。

说什么?

就先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是问什么?你要不就自己来接电话吧——

宗三对着两个人摆了摆手。“就你讲电话吧,”他把声音压得很轻,靠在沙发上,眉眼狡黠,“这家伙天天愁眉苦脸,到处折磨人,哪能让他这么快就惊喜。”

这时青江又在电话那头喂起来了,歌仙只能先匆匆答了一句,“我在我在。怎么样?感觉你在老家还行吧?”

青江大概是因为在浴室,声音显得有些空,“还行吧,重返自由身心愉快,又能放飞自我了。”

歌仙又捂着电话拿远了点。“再问什么?”他用气音说。

“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宗三再次指点。

他照做了,青江却懒洋洋反问一句,“怎么,这就想我了?”

这个回应不算意外,十分合乎他的作风,但歌仙瞟了石切丸一眼,这会儿却觉得莫名尴尬起来,恨不得顺着免提外放的声音爬过去把这个让人操心的家伙掐一顿。“住嘴,”他说,“请正面回答问题。”

“喔,明天晚上的车……”

“啊,那不是很晚才到?”

“九点多吧……”

歌仙把电话拿远了一点,虽然开了免提但还是用气音重复了一遍,“他说明晚九点多才到。”

“有点晚啊。”宗三若有所思。

石切丸刚准备开口,想起电话还通着,就又匆忙把声音压低了。“那我今晚就过去找他。”他说。

宗三摇摇头,“太晚了,开车不安全。”

这时电话那头突然问,“家里还有人?”

石切丸忙不说话了,歌仙示意大家噤声,对电话随口解释,“没,就我跟宗三,他在看电视。”

宗三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戏份,挑了挑眉,哑然失笑。

青江在电话那头和歌仙慢慢讲话,声音混着水响,沉浮,茫然。

“你是不是就打算跟石切丸疏远关系了?”

“嗯……”

“最后变成陌生人也不要紧?”

“没有别的选项了吧。”

石切丸站在边上,紧张得似乎下一秒就又会去抢电话,宗三起身拍了拍他的胳膊,示意他先平静一下,又给他去倒了杯水。

这次不再是怪里怪气的浓缩橙汁了。

“……比起成为一个坚强的人果然还是更想做一个温柔的人,”青江说的很慢,带着点怅然,“我在想,喜欢一个人这么痛苦的话,以后是不是都不要去喜欢了,这种事真的是太难了……亲爱的,我现在要是哭出来了你会笑我吗?”

小狐丸听到这里,悄悄用胳膊肘推了推石切丸的背。“你看你,多让人受罪,唉,”他低声说,“我都觉得我站在这很替你丢人了。”

歌仙很轻地叹了口气,把电话递给了石切丸,示意他听着,别说话。

宗三起先还能听见青江那边呜咽的声音,后来石切丸关了免提,声音就听不见了,只能看着这个男人站在那里,仿若雕塑,面色似乎比对面的人还要难过。

“唉,”他对歌仙招招手,等他过来后附在他耳边问,“不会这也要听哭了吧。”

歌仙说,“哪那么容易就哭……”

“不懂吧,情之所至啊……”

杯子里的茶又去续了一趟,宗三抿一口,眼里望着的是友人的情感剧,心里却慢慢熨帖起来,面上浮出了一丝笑。

终究还是好事多磨了。

这两个人彼此都绕了很大一圈,被感情变得不像自己。无论欢喜,无论悲伤,他们终究还是会在一起。

一个好的结局,不是么?

歌仙还等着电话,他没打招呼,端着茶杯去了阳台,在清朗的夜风里给江雪发了条信息,不打电话,一字一字地敲,仿佛是跨越了漫长的时间。

“我现在终于也弄清了一件事,明明我们现在才在一起,为什么我总会觉得许多事都自然到仿佛一开始就这样?因为我们也不过是绕了大圈而已,时间有点长,接近十年,你身上有我在梦里见过的熟悉感,而我也可能在你梦里出现过。”

他顿了顿,又继续写。

“我们这不是重新开始,应该叫久别重逢。”

评论(41)
热度(107)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