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烛压切】小故事·第一则(百合向)

前言:

秃子很久没有更新了对不对,请大家原谅,等再过一些日子就会开更蜂须贺篇了。

然后还准备写写这个小故事合集,是 @Tangerine 橘子酱在一个晚上时说到的。

我说,“你不写我都想写了。”

她说,“写啊!”

于是就写了。

每则都不会太长,小短篇组成一个小故事。

勤恳社畜长谷部小姐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上司烛台切小姐的故事,关于一点恋爱和心动,其中还有百分之十五的迷茫和小心翼翼。

第一则的起因是:长谷部在rela(les交友软件)上忍不住发了贴子,向神通广大的网友们求助“我的女上司对我这么好,她究竟想干什么”。

欢迎阅读,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长谷部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烛台切的时候,其实并不是一个算很好的情景。

问题不在于对方,在于自己。

下雨天的温度很糟糕,水在鞋边落成花的形状,她捏着包从店门口进来,感觉自己的裤脚已经被溅湿了一点,同时桌子边飞来宗三如有所思的目光,锐利得让她觉得无处可逃。

长谷部起先没在说话,接过咖啡慢吞吞地喝。她坐在这一个小桌团体边上,感觉头似乎也要疼起来,小桌团体的四个成员虽然只来了两个,但无一不在盯着她看,好像她们下一秒就能放声大笑。

“喂……”

“嗯?”

长谷部心想,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宗三显然是不准备就此放过她的。“真是你发的啊?”她放下杯子时小汤匙在沿口上轻轻一碰。

“哪个……?”

“别装,”青江穿着件缎面的刺绣夹克,右耳的吊坠微微晃,“你知道我们在讲什么,大家坦诚点有什么不好。”

她迟疑一会儿,最后还是嗯了一声。

宗三啧一下,“现成专业人士就在这里你不问,非得跑到rela上去发……不过也亏你还会用rela。”

“做什么要问你们……等着被笑吗?”

“你这话说的真奇怪,为什么要笑你。”

长谷部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对,想来想去,一切都还是要再重新追溯到她那个上司头上。

 

她不喜欢下雨的天气,打着伞走到楼外,新鞋的鞋跟还有些磨脚,走着走着就总会有不合时宜的疼痛感攀着脚踝爬上来。

面包和冷牛奶在胃里混作一团,造反。伞被风吹得动摇西晃,冷不防又被吹了一脸雨。

“这么大的雨,自己回去?”

高个子女人伸手拉正了伞,两个人站在雨里的斑马线前,等绿灯。

长谷部错愕了一会儿,片刻后又觉得自己现在这个风中造型实在是很不入眼,攥着伞柄先说了声抱歉,偏过去夹着包悉悉索索掏纸巾,一个帕子又伸到了眼前。

“先擦擦吧。”

她总觉得女人在微微的笑,这让她不自觉就想把目光偏移开,看雨水在斑马线上淌成蜿蜒的痕迹。

“您也在这边上班吗。”她觉得她是该说些什么。

“是啊,今天过来搬东西,明天就正式开工了。”女人回头往上看一眼,“和您是在同家公司,以后就是同事了,还请多多指教。”

长谷部最后忘记把那块帕子还给了这个陌生人,捏在手里,看她撑着伞走过街,直到钻进车里。

 

“然后呢?”青江咬着吸管喝果汁,“为什么说了半天你们连名字都没有讲。”

“光忠,她叫烛台切光忠。”

“听上去像混组织的,”青江笑了,“你还说她那个时候穿着深色风衣打着黑伞,就没有被吓到吗。”

长谷部一愣,“为什么会被吓?”

她印象里的烛台切不管怎么想都是正常的模样。

“陌生女人突然来说话之类的,而且她说什么你就要信啊。”

“有时候就是这样,她好像……怎么说呢,有种能让人信任的力量吧。”

“你信任她?”

“也许……”

青江和宗三对视一眼,笑起来。

 

她叫烛台切光忠。

长谷部听到这个名字时,在嘴里很反复地咀嚼了一会儿,几秒后醒悟过来对方就是新来的上司,手指僵得有一会儿没在键盘上敲下一个字。

她以为她们不会在见面了,那块帕子就这么茫然地洗干净了晾在家里的阳台上,被雨后的微风吹得慢慢拂动。

“压切……”

她意识到她不该走神,在新上司的面前。“您还是叫我长谷部吧。”

新上司一笑,眉毛微微挑起来,“不喜欢?”

她不知道为什么才刚刚开始,对话似乎就有偏离的迹象,但她仍然下意识开口答,“不太习惯。”

“其实我们昨天见过了。”上司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手上松松地捏着一支钢笔。

长谷部原本想把手上前几个case的资料夹先给她过个目再快快切回正题,冷不防对方又提起来。“是,”她想想还是要道谢,“多亏了您,昨天真是帮了大忙。”

“那没什么。”

“让您看到那么丢脸的样子实在是……”

新上司又在笑了,金色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长谷部不知道对方这是不是在笑自己。“您要是不忙的话,下班了请您喝杯咖啡?”她不由自主开口。

“好啊。”

实在是答应的太过于干脆了,长谷部出了办公室门都还在发愣。

 

“所以说其实第一次其实是你邀约的?”青江“噗”了一声,把杯子里的果汁吹得冒了个泡泡。

“嗯。”长谷部不情愿地应了一声,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我得先走了。”

“做什么,别走,事儿都还没说完。”

“要去幼儿园接我侄女啊。”

青江转了转眼睛,“那下次接着说,我们给你参谋参谋。”

宗三点了点手机,“你那个贴子回复还不少啊。”

长谷部并不想在这种场合老是听她提起这个,往外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皱着眉想了一会儿。

“她现在还说要买个离公司近点的房子给我,”她迟疑着说,“我该怎么拒绝。”

“这不就是在追求你吗,她哪里不好了。”

“不我是说……”

“你之前公寓也搬出来了,现在也不能老是赖住在药研家吧。”

她沉默了一会儿,走了。青江百无聊赖地喝着剩下的果汁,看宗三有一搭没一搭转着手上的戒指。

“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她跟她那个女上司啊。”

宗三笑了一下,“你等着下次听她接着说吧。”

 

评论(19)
热度(53)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