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那些你与我的日子(立波向)

 

【二】

  第二天早上,菲利克斯醒的很迟。

  他揉了揉一头杂乱的金发,眯着眼看阳光在窗帘上映出一片朦胧的光亮,又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才慢慢爬下来,光着脚跑到了浴室。

  镜子里的人脸色有些苍白,一双翠绿色的眼睛也透着没精打采。

  也许我昨晚不该乱喝酒,尽管,那只是啤酒。他这样想着,又打着哈欠开始洗漱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显然,他的室友,那位叫托里斯的俊气先生早已上班去了,床铺整理的一丝不苟,每个边角都拉的整整齐齐。

  菲利克斯走了两步,回头看看,最终还是不情愿的回身,把淡粉色的毯子富有创造性地堆了堆——姑且就算做叠了被子吧,还挺不错的不是么。他自顾自的哈哈笑了两声,从包里摸出了手机。好吧,五个未接来电,全是来自妈妈的。

  “早安——卢卡谢维奇夫人——”他拖着长长的绵软尾音拨通了电话,空着的一只手百无聊赖地拨弄着自己的齐肩金发。

  “睡得好吗我的小菲利?你知道吗,每当你这样拖着声音说话时,就像个正在撒娇的女孩子,有时候我也真是怀疑我到底是生了个姑娘还是个小伙子,”妈妈的声音还是充满了活力,“另外现在已经快中午了,你不会现在才起床吧。”

  “嘿,妈!”

  “好吧,亲爱的,新室友怎么样?”

  “嗯,”菲利克斯坐在床边,晃着两只光脚,然后半歪着头,模糊地回忆了一下昨天对托里斯储存不多的那点可怜的印象,最后定格在了对方那张清秀俊朗的脸上,“比我差不多大个五六岁吧,看上去是个好人,托里斯是个好听的名字,是不?”

  “我的小菲利,我想,你需要更加沉稳点,别总是给人家造成奇怪的麻烦。”

  “妈!什么叫奇怪的麻烦啊!”

  “那菲利,你今天早上起来叠被子了吗?”

  “叠了!”菲利克斯回头瞥了一眼那叠成圆团形状的被子。

  电话那头的妈妈嗯了几声,然后半天没说话。

  “喂?妈妈,还在吗?”

  “啊啊,亲爱的,我在,”声音迅速地传了过来,“我只是在思考还该对你说些怎样有趣的关心话题。”

  “……不需要了谢谢妈妈!”

  “哈哈哈,”妈妈的笑声里带着恶作剧得逞的快乐,“好吧,亲爱的,别老宅在房间里,多出去逛逛。”

  “嗯嗯我知道了,知道了歪,你不要啰嗦啦,我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来的。”

  放下电话后,菲利克斯又气势恢宏地扬了扬手,作出演说家的样子对自己说,“再见了,我过去的乏味日子,从今以后,我要开始我的新人生!全新的旅程!”

  说完,似乎还觉得缺了什么,于是又补充道:

 “最好,还能遇到美丽的爱情!”

  他轻盈地转了个圈,心满意足的挑了件粉色的衬衣换上,下楼了。

  

  

  然而他终究还是无聊起来了。

  在这个仍然陌生的城市。

  出门,绕出巷子,拦了一辆计程车,漫无目的的就去了市中心,现在也只是百无聊赖的举着冰淇淋,坐在市广场边的长椅上,看喷泉起起落落,水花四溅。

  他想,公寓里的其他家伙现在都该在上班或者什么的,都在忙忙碌碌,只有自己因为还有半个多月才开学,无所事事,就连发呆的时候,时间都好像被拉长了几倍。嘛,早知道就和老王一起去超市采购了,多少还能有个人说话。

  没什么能难倒我菲利子,我可是不死鸟,我才不会无聊呢。他这样对自己说着,信心满满地拍拍裤子,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菲利……克斯?”

  是的,偶然性出现了这一刻,就像个不可思议的东西,突然蹦到了面前。菲利克斯的心里,像是突然绽放开了烟花,他转过身,活泼的绿眼睛里出现了托里斯的身影,穿着合身的西装,就像他想象中的一样,一丝不苟的打着领带,然而稍长的棕发在脑后束着,却让他整个人都柔和起来了。

  “托里斯!”

  你看,他果然是强大的不死鸟,没有什么能困住他,就算是无聊了也会有人来拯救他,而这人就是他的新室友,亲爱的,托里斯。

  虽然是昨天才认识,可现在看到,却有种全世界只和他最熟悉的感觉,好吧,可能也是种错觉。

  十分钟后,他们坐在了附近一个小咖啡店里,一家挂着意大利语牌子的店,暖橙色的灯光,一点点冷气。 

  托里斯低着头,似乎是很专心的翻看着酒水单。

  是的,他能感觉到对座的人正在用好奇有趣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但也并没有什么恶意。他咳了一声,推开单子,抬头正好和对方对上视线。

  “你想要点儿什么?”他稍微避开了那么一点。

  菲利克斯无所谓的摊开手,扭头对吧台里的有着焦糖发色的意大利小伙子用不熟练的意大利语说,“有牛奶吗,我想要牛奶。”

  “我的话,那请给我一杯拿铁……”

  “牛奶!”菲利克斯飞快的把手来回舞了几下,示意托里斯说话无效,“两杯热牛奶。”

  托里斯一时就愣了,半天没回过神来。

  菲利克斯似乎是相当满意他的反应,拿出手机,咔的一声拍了一张,心满意足。

  “什么啊,快删掉啦。”托里斯这才反应过来,苦笑着伸手预备去拿对方的手机。

  菲利克斯赶紧把手机塞回口袋里,狡黠地笑了,“托里斯的表情太好玩了嘛……”他左右扭了扭,又撑着腮帮子说,“我看到了哦,在你桌上。”

  “什么?”

  “胃药啊,你胃不好,是吧是吧。”

  “……嗯。”

  菲利克斯眨眨眼,“所以才给你换成牛奶嘛。”

  托里斯无可奈何地摸摸脸,笑了笑。

  阳光从建筑间的缝隙里穿过,过街,过巷,透过每一片透明的材质,最终,落在了他们的桌上,把温度陷进桌布里,消失不见。

   意大利小店员擦干手,起身去换了一首歌,一首波兰歌,Sylwia Grzeszczak的《Sen O Przyszoci》,然后抬头对着菲利克斯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

  牛奶杯很暖,不烫,握在手心里,有种奇异的依赖感和安心感,菲利克斯换了只手,撑着脑袋,唇边挂着懒散的笑,漫不经心地垂下视线,好像在走神,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托里斯。

   “什么嘛,那照这么说,你们那个老板,不就是一只熊嘛,啊,笑眯眯的巨型熊……”

   “真的是超可怕的,我不骗你,每天山一样的工作,精神压力也超大……要不是从今天开始,接下来的一个月他都要去出差,改为由他的姐姐冬妮娅小姐代为管理公司,我现在,哪还能这么悠闲的和你坐在这儿。”

  “那你怎么不离开歪……”菲利克斯表示一点都不理解。

   托里斯喝了口牛奶,忽然就沉默了。

   菲利克斯眨了眨一双绿眼睛,凝视了他一会儿,耸耸肩,也就不再追问了。

  休息的时间也并没有很多,快两点时,他们离开了咖啡店,并对意大利小店员热心推荐的美味pasta回以感谢。

   马上要分开了,托里斯站在门口,摸了摸发梢,踌躇着,正准备说点什么,菲利克斯却抢先开口了,“托里斯,你几点下班?”

   “六点,嗯,怎么了?”

   菲利克斯抓着他的胳膊摇了摇,笑眯眯地说,“那我六点在这里等你哦,我们一起回去。”

  “……欸?”托里斯一愣,低头看见对方一双绿眼睛闪闪发亮,心里突然一顿,最终还是没有拒绝,“好。”

  菲利克斯跑开了几步,又回头叮嘱,“门口哦,别弄错了。”

  “哦哦……”

  于是说完再见后,他就看着对方粉色的身影蹦跳着离开了,最后拐个弯,消失在了视线里。

 

 

  菲利克斯想,他是个可爱的人嘛,虽然看上去那么老实。

  托里斯想,原来他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相处,虽然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于是转身又都开始做起自己的事,一个四处转悠,一个刻苦工作。

  时间很快滑过,六点过五分时,他们在这里等到了对方,精准又奇妙。

  公车上人不多,随着车子跑动的节奏,困意像潮水一样涌来,菲利靠在车窗上,渐渐睡着了。

  托里斯看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担心他被磕到,于是在膝盖上搁好文件袋,再小心的,把他的脑袋轻轻挪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本章吐槽:哥哥我只是想说,寂寞真难熬。哥哥我就经常一个人发呆,无所事事。)

评论
热度(12)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