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忙碌的道士,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那些你与我的日子

【五】

  聚会比想象中的进行的还要热闹。

  菲利克斯架着喝醉的费里西安诺,跌跌撞撞地穿过人群,一面还要费劲地躲避他胡乱挥舞的手,“听着费里西安诺……我说啊,你自己走……给本少爷,站好!”

  这显然没有可实行性。费里西安诺两腿就跟煮烂的面条似的,站都站不稳,刚稍稍放开,就往旁边一晃,撞到了桌子上,紧接着,又像滩泥似的,顺着桌子腿滑了下去。

  好吧,根本拉不起来。

  菲利克斯退开一步,想吹着口哨假装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坐在地上傻笑的人。东张西望间,突然眼睛一亮,发现了独自喝啤酒的路德维希。

  这可真是救了命帮了大忙了。他满意地想着,那一瞬间几乎感动得热泪盈眶,于是赶紧几大步冲过去,抓住路德维希的胳膊就使劲往这方向拽。路德维希一口啤酒差点呛进了气管,猝不及防间被矮了不止一头的菲利克斯拉得一个踉跄,还差点摔倒。

  “等等菲利克斯……”

  “好啦!”菲利克斯弯腰拽起费里西安诺的手,用力塞进路德维希的手里,“这,我哥们儿,你帮个忙啦,看住他,免得他发酒疯!”

  “……哦。”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欢呼声,菲利克斯一回头,就听见“砰”的一声响,随即,五颜六色的烟火冲上了天空,映亮了他因为惊异而微微睁大的翠绿色眼睛。

  这真的很漂亮。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停了下来,半仰着望向头顶那一片短暂的光辉,互相赞叹。菲利克斯呆呆的看了一会儿,才又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了相机模式,想了想,最后又关上了,翻开联系人列表,漫无目的的上下划了划,最终,停在了托里斯的名字上  。

   他耸耸肩,一只手插进口袋里,漫不经心地往桌上一靠,一双翠绿色的眼睛无所事事地转了转,最终还是对着那个名字按下了通话键。

  

 

  托里斯承认,手机在那一瞬间疯狂的响起来,确实吓到他了。他手一扬,相册被打掉在地上,照片也三三两两飞出了几张。

  他匆匆忙忙地随手捡了两张,放到相册上,又赶紧去接了一声比一声催的急的电话,“喂你好……”

  “为什么我打了很久你都不接歪,”菲利克斯的声音混在一片嘈杂的背景音里,听得并不是很真切。

  托里斯揉着眉心,转身在床边坐下,“我刚刚在收拾东西,就没来得及接电话。你……”他想了想,又问,“聚会玩的开心吗?”

  “开心啊,怎么会不开心歪,”电话这头,菲利克斯眨了眨眼,“弗朗西斯他们都玩的

很开心,就是——”

  “嗯?”

  “你要是来了就好啦!”

  “……欸欸?我吗?”

  “对啊!现在正在放烟火呢,好——热闹!”

  托里斯隔着电话都几乎能想象出对方翘着嘴角的笑脸,不由得也笑了,“那就拍照回来给我看看吧。”

  “等着!”

  挂电话后,菲利克斯兴冲冲地打开了相机功能,拍了两张,又突然灵光一闪,转了自拍模式,迅速和天上的烟火来了个亲密的合影。

 

#F——[图片][图片](发送成功)

      好看吧!ヽ(✿゚▽゚)

 

#T ——[图片][图片](已接收)

 

  看着屏幕上那张占据了画面三分之二的明明很漂亮却非要龇牙咧嘴的脸,以及左上角那小小的一团绚丽光芒,托里斯呆了一会儿,不由得笑了起来。

 

#T——嗯,好看。

 

  看完回信,菲利克斯盯着手机,笑了很久,就像个志得意满的傻瓜。

 

 

  晚上十二点时,一行五人终于准备回家了。

  “红酒里沉醉的是隐藏的狂野,美人的金发就散落在我的肩……”弗朗西斯把一只胳膊搭在安东尼奥脑袋上,使劲晃,“唱啊!你们——都唱!”

 “比玫瑰还芬芳——”

 “比奶酪还香甜——”

 “啊——”基尔伯特声嘶力竭地吼完这一个字,就剧烈地咳嗽起来,像只笑岔了气的鸭子。

  弗朗西斯隔着安东尼奥去推他脑袋,“基尔不许唱!”

  三个人笑的前仰后合,东倒西歪。

  副驾驶上的路德维希一脸无奈地看着他们,转头又对笑眯眯的司机老头说,“真是麻烦您了,瓦尔加斯先生,我哥哥他们……”

  “小事情啦,年轻人嘛,就是要像这样有活力,有精神,想当年,爷爷我还年轻的时候,那也是常年在美人间游走呢!”瓦尔加斯爷爷竖起大拇指,哈哈大笑,“还要感谢你,刚刚一直在照顾我的小孙子,辛苦咯,如今,像你这样可靠的年轻人也不多见了!”

  说着,他又感慨地拧大了车载音箱的音量,“孩子们真是一转眼就大啦……”

  路德维希干笑着连连点点头,又转身冲着神经病三人组嘘了一声,指指第三排沉沉入睡的瓦尔加斯兄弟和菲利克斯,示意他们安静点。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比划了一顿中指。

 

  下车后,风一吹,酒也差不多半醒了。互相道过晚安后,他们也就轻手轻脚各回各屋。

  菲利克斯打着哈欠站在房间门口,在包里摸索来摸索去的找钥匙,半天才找到,小心翼翼地开了门。

  意料之中,托里斯已经睡着了,但是房间里的小台灯还亮着,暖橘色的光芒格外的充实,显然,这是托里斯特意给他留的。

  不洗澡就没法儿睡觉。他打了个哈欠,强迫自己打起精神,从衣柜里翻了换洗衣物,轻手轻脚去了浴室。

  拧开水阀,温热的水流从头顶淋下,流遍全身。说实话,在这样雾气蒙蒙的水流里,他只觉得更困了,好像下一秒就能站着睡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浴室的门被轻轻敲了敲。

  “菲利克斯?”

  他一个激灵,吓得往墙边退了一步,脑袋里瞬间飘过小时候隔壁家姐姐伊丽莎白给他讲过的各种午夜鬼故事,左右看了看,又把手里的毛巾举起来权作武器。

  门又敲了敲,说话声音也大了点,“你不会在里面睡着了吧。”

  这回他听清了,是托里斯,于是瞬间松了一口气,大声叫道,“你怎么突然敲起门了嘛!吓我一跳歪!”

  托里斯有些郁闷的往门边一靠,“你都哗啦哗啦洗了半个多小时了,我看你老不出来,怕你有什么事啊。”

  “啊——?不会吧不会吧?”菲利克斯关了水阀,拿浴巾草草地擦了擦身上的水,往身上一裹,“好吧好吧我出来了歪……”

  “喂!你把衣服先好好穿上啊!”托里斯吓得一躲,赶紧把眼睛遮起来。

  菲利克斯来劲了,偏偏往他面前凑,“我又不是女孩子,你有什么不敢看的歪,我又没完全光着,再说衣服放在外面我没办法嘛……”

  “是是是你快穿吧……”托里斯欲哭无泪,准备逃走,却又被菲利克斯堵住了过不去。

  “快看,本少爷的好身材!”菲利克斯一蹦,细腰上松松挽着的浴巾更是岌岌可危要往下落,好在最后一刻,他伸出两只细胳膊又抓住了,“托里斯托里斯,难道你喜欢男生?”

  “才不是啊!我可是直男,有喜欢的人的!”

   菲利克斯耸耸肩,把湿漉漉的金发随手一拢,做了个鬼脸,终于放过他了。

 

   

  第二天早上,出现在餐桌上的房客们,都是一副哈欠连天的困顿鬼样。

  “瞧瞧你们那傻样子,”王耀笑得前仰后合,突然像又发现了什么,往基尔伯特那边探头望过去,“对了,基尔,你左边那只眼,嗯,咋回事儿啊,乌青乌青的,这是被人揍了一拳吧。”

  本来困得恨不得倒地而亡的基尔伯特一听这话,突然坐直了,揉揉一双猩红的眼睛,剧烈地咳了一声,四处看看,发现都盯着他,烦躁地揉了揉一脑袋鸡窝似的白毛,“干嘛啊干嘛啊都看本大爷干嘛啊,赶紧吃你们的!”然后又扭头对路德维希大声说,“阿西你也吃你的!”

  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对视一眼,放下手里的叉子,疑惑的想了想,“对啊……昨天晚上回来时就想问你了,但是当时喝多了脑子转的有点儿慢,就忘了问。”

  “俺也是,俺光顾着和那个意大利小孩儿玩了!”

  “滚你的,人家那么大人了你还好意思喊人家小孩儿!”基尔伯特冲他竖了个中指。

   路德维希这时也说话了,“哥,要是真有人欺负你了你可得告诉我,我去给你讨个公道……”

  “还有我。”

  “也算俺一个!”

  “打住打住,”基尔伯特瞪着一双红眼睛猛摇头,“没事儿,真没事儿!你们就别问了啊!”

   托里斯正准备去倒牛奶,一抬头发现旁边的菲利克斯正埋着头偷笑。

  “你笑什么?”

  “嘘。”菲利克斯摇了摇手指,示意他把耳朵伸过来。

   托里斯疑惑不解地照做了。

   很快,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在那边笑什么啊?”

  “没有,没笑什么。”

 

【本章吐槽:托里斯,哥哥我想问你,如果菲利克斯真的在浴室里睡着了你要怎么做,嗯?】

 

评论
热度(10)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