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那些你与我的日子

 【六】

  进入十月过后,气温开始逐渐下降。 夏天的短袖薄衣被收进了衣柜底。起初,托里斯对于这一季节变化还反应的比较迟缓,等到某一天早上,他发现同屋的菲利克斯开始大打喷嚏时,才准确地意识到,降温了。

  “你应该加衣服。”他担忧地看着他,摇摇头,然后跑到窗边关上了窗户。

  菲利克斯的鼻子红红的的,声音也瓮声瓮气,“我没有感冒歪。”

  “不要狡辩啊,你看你,鼻子都变成胡萝卜了,头疼不疼?”

  “你才是!不、不要诋毁本少爷的美丽歪!什么胡萝卜啊!”

  菲利克斯跳开一步,躲开了托里斯伸过来的手,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脸红的厉害。

  托里斯无奈地站在原地,看他用一种警惕的目光对着自己,“你的脸很红啊,有点低烧吧。”

  “才没有!”虽然好像……确实有点晕晕乎乎的。

   他迅速地做了个鬼脸,然后果断伸手扯歪了托里斯的领带。没想到,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紧接着就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

  “……”

 

  菲利克斯被驱赶进了被子里。

  他把被子拉过下巴,只露出一双翠绿色的眼睛骨碌碌乱转。

  “需要去医院吗?”

  菲利摇头。

  “那就必须吃药。”托里斯坚持地看着他,并起身准备到楼下去找老王。

  菲利克斯看着他走到门边后,终于屈服了,把金色的脑袋伸出被子,小声说,“我想要一杯热的蜂蜜水。”

  这个愿望并不难满足。很快,托里斯就拿着药和蜂蜜水回来了,身后还有跟着一个一脸担忧的王耀。

  常年照顾弟弟妹妹经验丰富的王耀很快就举着体温计说,“哟,有点儿发烧,38℃,不过没啥大事儿,吃点药,睡一觉就好咯。”

  “还好今天是休假歪……”

  菲利克斯吸了吸鼻子,可怜巴巴地看着托里斯,“我不能出去找费里?”

  “不能。”

  “那起来活动呢?”

  “勉强可以,但是要加好衣服。”

  “在家也要?”

  “在家也要。”

  “……但是你会陪我吧!”

  “……”

   

 

  托里斯被那热切的目光注视的有点坐立不安,一时间说话都结巴起来了,“可、可是我今天……”

  “你忍心拒绝一个病人歪!”

  “我我我……”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铃声大作。

  托里斯歉意地举了举手机,“公司今天还有点事,实在是没办法,”他摸摸菲利克斯有点烫的额头,“你听老王的话,按时吃药,睡一觉很快就好了。”

  菲利克斯偏过头,嘟嘟囔囔,“本来上个星期你是答应了我今天一起去书店的歪……”

 托里斯一顿,又温声说,“等你病好了我们再去,嗯?”

“好啦好啦知道了歪,你快去你们那个什么不辣金丝鸡公司吧,真是的你和工作结婚好了……”

  托里斯尴尬地笑笑,和王耀嘱咐了两句,拿了外套和公文包就快步离开了。

  监督菲利克斯乖乖吃完药后,看着他气鼓鼓的河豚一般的模样,王耀心里不禁一阵好笑。

  年轻人闹起别扭来真是有趣啊哈哈哈,这种新婚夫妇的即视感还真是……

  等!等等等等!

  我刚刚都想了些什么啊!

  王耀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摇摇头,突然发现菲利克斯正用一种困惑不解的目光看着自己,“老王你刚刚……”

  “啊,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刚刚想着自己抽自己能不能做到呢,于是就尝试了一下,啊哈哈哈哈哈!”

  “啊,我也想试试歪!”

  “不用了啊鲁!”

 

 

  托里斯站在公司楼下,握着手机,定了定神,终于还是把电话回拨了过去。

  十秒后,电话接通。

  “喂,娜塔……”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人迟到,给你半个小时,我在奥斯陆曲奇屋隔壁那家咖啡厅等你。”

  说话还是那么生硬呢,一点空隙都不给人留。

  托里斯这样苦涩地想着,最终还是深吸一口气,催动自己向那家熟悉的咖啡厅的方向走去。

 

 

  娜塔莉亚坐在那里,显然是引入注目的。

  她就像个精致的洋娃娃,只是面色冷淡到拒人于千里之外。相比之下,坐在她对面的棕发青年就显得平淡多了。

  “回莫斯科一切都还……顺利吗?”

  “嗯,”娜塔莉亚端起了咖啡,冰蓝色的眼睛微微垂下,“你前天发到我邮箱的企划报告,我看过了,还不错。”

  不过是简洁的三个字,却让托里斯的心都剧烈跳动起来,正准备说些什么时,却又被娜塔莉亚的手势打断了。

  她摩挲着杯子上做工精细的把手,平静地说,“下个月我离开公司,你的工作能力很好,上面也是很认可的,所以科长人选里,我决定提名你。”

  这犹如一个晴天霹雳。

  托里斯无法平静这一瞬间内心涌起的感受,“你要离职?回莫斯科吗?这……这是为什么!”

  “这和你没有关系,罗利纳提斯。”

   托里斯鼓起勇气直视着对方那张姣好又冷淡的脸,对方也平静的回望过来,带着某种不可反驳的意志。

  “我说过了,不可能的。”

  “我以为……”托里斯低下了头,“只要我足够努力,我还是有机会的。”

  “等到回莫斯科后,我很快就要结婚了。那么,就这样再见了吧。”

  “等等!”

  娜塔莉亚站住了,挑挑眉。

  “你……”托里斯攥紧了拳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那我也就祝您快乐,不能去参观婚礼,真的很遗憾。”

  她停了两秒,露出一个错觉般的转瞬即逝的微笑,转身向外走去。擦肩而过时,她说:

  “你也一样。”

 

 

  啊,真是荒诞又好笑。

  喜欢了快六年,原来最后还是一个人。

  “一直以来执着的,都是根本不属于我的东西。什么坚持就是胜利啊,都是鬼话。”

 

  

 

  费里西安诺听说菲利克斯病了,急急忙忙地来到了王氏公寓。

  “好菲利,你的头还疼吗?”

  菲利克斯没好气地伸着两只胳膊,“我本来觉得一点事都没有,但是托里斯那个白痴非得让我待在被子里,还不准我到处走!”

  “ve……这是我给你带的奶酪,嗯,这是我哥哥让我带的西红柿……”费里西安诺像只搬家鼠似的,把东西一样一样从袋子里掏出来,全搁在桌上,“托里斯?我上午才看到他了哦。”

  “那个白痴去公司了啦,真是的,他干嘛不和工作结婚算了。”

  费里西安诺连连摇头,脑袋上那根翘起来的头发晃来晃去,十分滑稽,“不是啊,上午他去了我们家的咖啡厅,啊,和他坐一起的那个金发姐姐真是漂亮呢,可是总感觉哪里很可怕,我都不敢上去搭话ve……

 “哈!?”菲利克斯猛地坐起来,两只翠绿色的眼睛瞪得溜圆,“你说什么?”

  “托里斯上午去了我们家咖啡厅……”

  “不是!后面的!”

  “和他一起的还有个漂亮的金发姐姐啊,真的好漂亮的!我还悄悄拍了一张,你看你看,”费里西安诺手忙脚乱地从上衣口袋里找出手机,献宝似的翻出照片,举到菲利克斯面前,“是吧,很漂亮吧?”

  什么啊……什么公司有事……原来,是去约会……啊,真是的,干嘛骗我,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菲利克斯默不作声地盯着照片上那张熟悉的侧脸,看了一会儿,翻身躺下,缩回了被子。

  “欸?菲利你怎么了?”

  “啊啊,没什么歪,”菲利克斯翻个身,对着墙,一面在空中挥挥手,“突然好想睡觉啊,嗯,睡觉。”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哦,”费里西安诺不知所措地站了一会儿,摸摸他的被子,蹦蹦跳跳的去骚扰在客厅的路德维希了。

 

  门被轻轻关上了。

  

  菲利克斯睁开眼,对着白色的墙面发呆。

  不如和老王提议漆成粉红色吧。

  他嘟囔着,伸手从枕头边摸过手机,百无聊赖的点开,最终却又关上了。

 

  啊。

 

  他摊开两只细瘦的胳膊,想象自己是一个穿着粉色睡衣的薄饼,又想象自己是只伸着翅膀的鸟。

 

  房间里静悄悄的。

 

  切。

  本少爷啊,一点不稀罕。

 

【本章吐槽:首先,老王,你这个大嘴巴抽的真是……;然后,托里斯,你的真爱说实话离你并不远;最后,菲利,你到底怎么了!振作起来啊!】

评论
热度(3)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