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那些你与我的日子

【七】

  啊,如果一直这样就好了。

  一个上学,一个工作,就这样,像两条安稳的平行线。

  都是不喜欢改变的人。

  可有的时候,改变是什么时候悄然发生的,连自己都不知道。

  上学的人还在做最简单的小孩子,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上班的人,有时候却连自己都搞不清状况。

  绕麻线罢了。

 

  “苦啦,男人碰上这样的女人,满头血的,”弗朗西斯对着手机上的照片啧啧感叹着,俨然一副法兰西神棍的样子,“你们要相信哥哥我,作为情圣,看女人水平,一流的!”

  安东尼奥也凑过去看,“托里斯女朋友很漂亮啦!”

  “这个叫真人不外露,你懂什么。真不知道啊,这小子怎么把到这么正的俄罗斯妹子,想当年啊哥哥我……”

  “停停停停,停——”老王抬起筷子晃晃,“你们还吃不吃饭?吃饭就不要谈这个。弗朗,你的艳情史不要在有未成年人的桌上说。”

  王港无动于衷,王湾倒是抱着饭碗对弗朗西斯翻了个白眼,“莫说啦,我上次都看到你拿了gay街的宣传册回来,哎呀——”

  “哥哥我男女——好好好,你别激动老王,我不说我不说了!你坐下,冷静!”

  于是饭桌上难得安静了一会儿,只有本市晚间新闻那个傻帽主持人的声音还在坚持不懈的从电视里往外钻。

 安东尼奥突然抬起头来,东张西望,“托里斯还不回来?基尔也是,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现在每天下班了也不急着回来,人影儿都看不到。”

  “基尔伯特我不知道,八成又上哪跟乐队玩儿去了吧。倒是托里斯,约会啦,哪那么快——”王耀起身准备去厨房,转头又问菲利克斯,“你有没有接到他电话。”

  菲利克斯有一搭没一搭的拿勺子戳碗里的土豆泥,“他给我打搞什么事,我又不是他女朋友。”

  “哎——你们每天,不都是还要来个电话联系下?”

  “我才懒得打打电话歪。”

  突然,弗朗西斯摸着胡子拉碴的下巴凑过来,眯着眼,对着菲利克斯左看看又看看,一副感慨人生的模样。

  “喂你——搞什么啊。”菲利克斯警惕的往旁边偏开身子。

  弗朗西斯施施然的坐回去,看看茫然的安东尼奥,又看看无可奈何的王耀,吸了吸鼻子,轻声说,“闻到什么没有?”

  “你释放有毒气体了。”不吭声的王港冷不丁来了一句。

   弗朗西斯哭笑不得,“小孩子不要损害哥哥我的英名!”说着他又吸了吸鼻子,目光在菲利克斯身上扫了一圈,“你们,真没闻到哦?”

  “没有——”

  “你要说就说,不要装腔作势,我厨房还煮了东西。”

  “醋味啊——!”弗朗西斯猛拍椅背,哈哈大笑,“你们真没有?那么重!喂小菲利,你在吃醋吧,嗯?”

  “哈!?”

  菲利克斯跳起来,脸突然涨的通红,大声回道,“你个滥情法国佬凭什么这么说?我?吃醋?本少爷又没病吃哪门子醋?”

  “好了好了,都不吵了,该吃吃,吃完离席。”

  这边菲利还指着弗朗,气的胸脯一起一伏,王耀打了个哈哈,连拖带拽的把弗朗西斯揪去了厨房。

   “老王你搞什么?”

   “嘘——还吵,你还吵?话那么多真是嘴欠啊。”王耀瞪他一眼,“你看不见他心情不好?他是小孩子今天还生病了,你就不能嘴上积点德?”

   弗朗西斯悄悄往外看一眼,小声说,“我又没说错话!”

  王耀很是不耐烦,抬手就给他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你怎么知道你没说错话?不该管的事少掺合,玩笑开多了当心惹祸上身。”

  弗朗西斯举手投降,讪讪地站在那里,半天都不敢出去。

 

  那天晚上,托里斯没有回来。

  

  菲利克斯又失眠了。

  他睁着眼,只觉得视野所及之处,都是黑暗。

  我这是怎么了?他在心里给自己打上了一个巨大的问号,片刻之后又想,大概是因为生病了脑袋发糊。这个解释让他觉得心情稍微放松了,可隐隐约约就是有什么,在阻止他露出如平时一般的笑容。

  “拜托拜托,别这样。”

  他嘟囔着,拿过手机,给妈妈打去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还没有休息么,亲爱的?”

  “妈妈,您知道的,有时候晚上就会出现这种情况,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好吧我觉得我什么都没有在想可我就是睡不着,而且我……我觉得我很难受,我想大概是因为我今天有点感冒的原因……”

“等等等等,”妈妈打断了他,“你感冒了?”

 他烦躁的拍拍被子,“拜托妈妈,那只是种小感冒而已,小得不能再小,已经好了!我是说我现在……好吧,”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平缓下来,“您在,呃,看书?”

  “平静点儿,宝贝,别像个中//国小炮仗,”电话那头传来妈妈告诫的话,还有书页翻动的声音,“是的,看书,《米佳的爱》。”

  他觉得脑袋又开始嗡嗡响起来,“又是俄//罗斯人写出来的玩意儿!”

  “亲爱的,你对此似乎有什么严重的意见?我记得我以前推荐你去看过这个。”

  “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会想去看,”他莫名其妙的开始气愤,还有一点点微不可见的委屈,(当然,以卢卡谢维奇少爷的名义发誓,真的就一点),“任何一个俄//罗斯人,还有他们写出来的那些见鬼的玩意儿,我都不会待见。哦对了,他们还侵略过我们波//兰!”

  “你是怎么了,亲爱的……”

  “我爱国!”

  妈妈在电话那头笑得厉害,“行啦,你是交了俄罗斯女朋友然后被甩了?”

 这显然戳到了让菲利克斯极度不爽的点,他用(故作)无所谓的语气说,“哈?交俄罗斯女朋友的是那个立陶宛笨蛋,怎么会是我,我最讨厌俄罗斯人了!”

  “托里斯·罗利纳提斯?你每次和人打电话都要夸赞炫耀的全世界最好的,你亲爱的室友?”

  “没有夸赞,也没有炫耀,妈妈,”他斩钉截铁的回答,丝毫没发觉自己已经快把眉毛皱成一团了,“他今天丢下了生病的我,然后还骗我们是去工作,然而其实是去约会,这可真是……”

  “菲利,等等,亲爱的,停下来,我觉得我被你绕糊了,我们该从头梳理一下。”

   他同意了。

  “首先,今晚你睡不着,而且你心情不好,你很不开心。”

  “嗯。”

  “然后突然之间(菲利克斯快速反驳说不是突然之间是一直以来)……你对俄罗斯人以及和俄罗斯有关联的一切,都抱以了相当大的敌意。”

  “对!”

  “这个时候你又告诉我,你亲爱的托里斯丢下你,和他的俄罗斯女朋友约会去了,是吗?”

  “没错!这有什么问题吗?”

  “小菲利,我亲爱的小菲利,哦天哪,你长大了,虽然某些方面你确实还是个小孩儿但是……”妈妈在那边笑个不停,“你确实是长大了,至少……”

  “至少什么?”菲利克斯开始抱怨了,“拜托,妈,至少你不要自己在电话那边不停地笑啊笑。”

  “没什么,亲爱的,这没什么,这些问题,你得……嗯,自己好好想想,想清楚,这是你自己的事。”妈妈的语气里带着一点点揶揄,还有一点鼓励的意思,“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妈妈都会支持你,尊重你。”

  菲利克斯有种意外的感动(虽然他还什么都没有领悟到),“妈妈……”

  “那么晚安,亲爱的!”

  ……

  菲利克斯放下手机,瞪了两分钟天花板,最后翻个身,还是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晚安。”

  最后,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说。

 

 

【本章吐槽:托里斯,夜不归宿很容易让人想歪啊!菲利你肝肠寸断到辗转难眠了么!经常失眠的哥哥我要好好磨磨你们两个小妖精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
热度(7)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