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那些你与我的日子

【九】

“呃……是的,事实就是这样没错,抱歉,这几天让各位为我担心了。”

  早饭桌上,阵势严肃的像个审判会。房东房客们围着桌子,团团坐了一圈,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最后先开腔的,倒是一丝不苟的小贝什米特。

  “总之……请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斟酌用词,“而且……”

  “你要相信生活是很美好的。”弗朗西斯接腔了。

  “没什么困难是跨不过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花儿谢了明天还是一样的开。”王耀也紧接其上。

  然后三人目光齐转向不吭声的西/班牙人。

  安东尼奥咽了口唾沫,挤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俺、俺不知道说什么你们就放过俺吧……”

  “你个傻/逼!”基尔伯特笑骂一句,安东尼奥也立马反击,两个人迅速撕扯在了一起,本来严肃的气氛也终于回归了平日的吵闹。  

  菲利克斯拍拍桌子,“你们就不让我说点什么吗?”

  “俺没兴趣!”

  “你是他屋里人你没发言权!”

  然后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小菲利,我说,”弗朗西斯擦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你好生看着他就行了,一有不对劲,记得就向我们汇报。”

  托里斯苦笑着举起双手,“没那么严重吧,你们不说我都还想不起来,呃,关于自杀这么个……”

  “那么说,”王耀若有所思,“之前你找我帮你进伊万的公司,就是为了这个叫娜塔什么妹子?”

  “她是布拉金斯基先生的妹妹。”

  “卧槽。”王耀凝重的站了起来。

   “……怎么了?”

  王耀扬扬手,又坐下了,“没什么没什么,继续谈,哎你们继续谈。”

  菲利克斯扯扯欲言又止的托里斯,站起来不耐烦地伸了个懒腰,“行了吧,别审犯人啦,托里斯要陪我去上学。”

  “欸我……”

  “哦哦哦,我们也上班去啦!”

  基尔伯特靠在门边,冲着已经走了一段路的菲利克斯吹了个口哨,菲利克斯一只手扯着托里斯的袖子,另一只手迅速地伸到背后竖了个中指。

  王耀从他旁边经过,胳膊肘捅捅他,“你不上班去?”

  “啊,本大爷下午要去面试新工作上午就在家好好准备下怎样这个笑容是不是够闪亮够帅够英俊让人一见就能爱上我?”

  小个子中/国房东半仰起头,用一种介乎于认真和怜悯间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拎着菜篮子出门了:

  “神经病。”

  真是轻飘飘不带走一片云彩。

 

 

  公车上的人并不多,菲利克斯坐在靠窗的位子上,觉得自己一肚子话想说出口,可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偷偷地瞄了一眼坐在右手边的人,然后迅速收回目光,投向车窗外,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他觉得自己现在很想微笑,事实上他也确实是那样——笑意像月牙一样爬上脸,怎么都抹不去。

  “你笑什么?”

  “因为开心。”他眯着眼看阳光透过车窗映在手上的光影,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神情早已被对方尽收眼底,不由得结巴起来,“我只是……”

  托里斯看着他,像个认真听讲的好学生。

  “好啦!你别看着我!”菲利克斯急急忙忙地扭头,“你不在家的时候,我每天晚上都有记得好好打扫房间,当然,早上我也有试着给窗台上的植物浇点水,可是……好吧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不过我猜,这是因为它长了脚,”说着,他又忍不住了笑了起来,那种熟悉的,带着狡黠的笑,毛茸茸的让人生不起气,“所以就——啪!”他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准确无误地落在了托里斯的手心里。

  “……长脚?”托里斯疑惑的重复了一句,然后宽慰地对着菲利克斯笑笑,“不要紧,我们可以再去花店买新的。”

  菲利克斯心满意足地笑了,靠在椅背上,眨眨眼,“那么,你是真的要辞职?”

  “啊,嗯。”托里斯摸摸脑后的头发,在心里想着也许该剪短一点了。

  “那么新工作呢?”

  托里斯只是简单地摇摇头,没有做任何回答。

 

  公车摇摇晃晃的前行着,在下一个十字路口时遇上了红灯,停了下来。

  菲利克斯看着车窗外,突然小声开口:

  “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嗯?”

  “没,没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年轻的波/兰人依旧止不住自己的好心情。

  下课后,他把书塞进粉色的兔子书包里,蹦跳着出了教室,一路想象着自己是只滑翔的鸟,可惜身上的厚外套让他觉得胳膊抬起来有些累,很快,就气喘吁吁地停下了。

  我该和人分享,好好分享。他暗暗想着,又有些遗憾有幸听他述说心情的只有费里西安诺一人。可就连这唯一的听众,歪着脑袋听了半天后,也只是挠挠翘起的头发傻笑起来,显然并不是特别能理解。好吧,这更遗憾了。

  尽管,这些感觉有点乱七八糟,莫名其妙,可这并不妨碍他在心里满意地想着:托里斯终于回来了,而那个讨厌的俄罗斯女人,也不会再闯进他们的生活(他自动把托里斯和自己划在了一起,并视娜塔莉亚为可恶的侵略者)。

  他们。

  是的没错,他心里下意识想着的,就是他们。在他那颗留着漂亮的及肩金发的小脑袋中,他还尚且未能清晰地觉得,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向着托里斯·罗利纳提斯无法避免的靠近,就仿佛对方是个强力磁铁。他还只沉浸在朦朦胧胧的欣喜里,再加上一点点安心,还有一点点满足。因此,他总是想离对方更近一些。某几个瞬间,他暗暗回忆着对方身上清爽的柠檬气息,觉得心跳都迟缓下来。

  这感觉很妙,不是么。

  至少,他从未像这样如此依赖过某一个人。

  “菲利,要去我们家店里,坐坐吗?”费里西安诺气喘吁吁地小跑着跟在他后面。

  “不去啦,我去找托里斯!”说着,就跑没了影儿。

 

  而我们亲爱的罗利纳提斯先生,在递交了辞呈后,就把自己的零碎东西一股脑儿收进了纸箱,全部带走。部门上司娜塔莉亚听说后,稍微有些惊讶,但也并未流露太多,依旧只是冷淡地挑了挑眉。

  向几个平日里比较要好的同事告别后,他头也不回地大踏步出了门,刚下台阶,就惊讶地看到,穿着浅棕色外套的波/兰小伙子坐在长椅上,无所事事地拿靴跟踢着地面的小石子儿,一边还东张西望。

  他几大步跑过去,放下纸箱,又无奈地看着对方站起来,鼻尖通红,笑眯眯的。

  “你不冷吗。”

  “冷啊。”无所谓的说着,他眨眨眼,又举起手,哈了哈气。

  托里斯突然心里涌起了一阵难以言说的难受,于是他把菲利克斯两只冰凉的手握在手心里,用力的握着,好像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年轻的波/兰人抬头看着他,笑着,翠绿色的眼睛里盛满了活力和某些让人觉得灼热却又不滚烫的情绪。

  “菲利,菲利,”托里斯低下头,轻声说,“我看上去是不是糟糕透了。”

  “啊,为什么这么说?”

  “每天庸庸碌碌的生活啊,而且现在工作也辞掉了,无所事事,大概就是我这样的。”

  “可我觉得很好。”菲利克斯坚定不移地说着,一面悄悄去看对方那双温柔的深绿色眼睛,然后重复着,“真的,我是认真的。”

  “好吧。”托里斯难得没有一脸无奈地皱着眉,只是揉了揉对方金色的头顶,然后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向车站走去。  

  “托里斯,我们去哪儿歪?”

  “回家。”

  

 

  【本章吐槽:哥哥我再写老王安慰托里斯说的那句话时,居然唱出来了,见鬼!另外哥哥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耐心继续写着艰难地追爱过程了,更何况现在还是朦胧的不知情喜欢阶段!真想自己按快进下一秒就写到床上去然后皆大欢喜。】

  耶。

评论(10)
热度(8)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