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那些你与我的日子

【十】

  托里斯现在终于给自己找准了定位。他想,我是一个全新的无业自由民,还是个无人问津的单身。

   所以在这个十一月末的白天,他先是在在书店里消磨了一整个上午的时光,然后中饭时有计划性的去了费里西安诺家的店里吃午饭(这源于菲利克斯的强烈邀约),至于下午,喊上了休假在家同样无所事事的老朋友爱德华,就像菲利克斯说的那样“完全放松下来”,两个二十来岁的大男人一起去了自由大市场认认真真闲逛,快八点时才到家。

  于是这样就导致他没有发觉菲利克斯打来了电话,没办法,市场太吵了。

  

  在貌似无所事事的第十次打开手机看是否有留言后,菲利克斯终于把它放回了口袋里,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于是,他一面毫无理由的在心里念着托里斯真是个白痴啊活该被甩一面开始犯困,不知不觉就缩在小沙发上睡着了,电视也忘了关。很好,接下来又有一个奇奇怪怪的梦跑进了他那颗金色的小脑袋里。

  你猜他梦到什么了?对,他口中白痴一样的罗利纳提斯先生。他梦到他穿着漂亮裙子和英俊的托里斯一起上游乐园,然后还傻不拉几地举着棉花糖拍亲密照,就像每一对傻瓜情侣做的那样,当然,少不了像电视剧里演的那一回事,最后还得热烈的拥抱着亲一下,所以——

  当一只温暖的手覆上自己的额头时,他带着刚从梦境里脱离出的模糊劲睁开了双眼,然后看着那张熟悉的温和好看的脸出现在上方。

  距离大约十厘米。他暗暗揣测着,猜这个梦还没有做完。他想,接下来他只需要伸出胳膊,把托里斯轻轻往下拽一拽,他就能轻而易举的吻到他了,对,轻而易举。

  可是托里斯是那么的不解风情,因为还没等他抬起胳膊,这位先生就又开始了“保姆式教育”:

  “你在这里睡着不冷吗?还想再发烧?”一面想把他拉起来。

  菲利克斯觉得心里郁闷极了,于是他选择赖着不动,大声说,“不。”

  “快起来,菲利克斯……”

  “请叫我菲利!”

  “……好吧菲利,那么你快点……”

  “不,不要,”菲利克斯满意地看到对方露出无话可说的表情,恶作剧似的笑了,“除非你抱我起来。”

  你还是小孩子吗……托里斯默默地想着,过了一会儿,还是认命般的屈服了,弯腰准备把这个可恶的孩子抱起来。

  “等等等等!”在托里斯的手刚放到自己的腰上时,菲利克斯突然又有些怕了,“你力气够吗!不会把本少爷摔下来吧!”

  托里斯看了一眼这个家伙细瘦的身材,估量一下,慢吞吞地说,“抱你还是足够的……你不放心就自己起来。”

  “那也不要!”

  于是就这么对持着,一个保持着抱的动作不动,一个缩在沙发上稳如磐石。

  这时,窗外传来哗哗的声音。

  “你听,下雨了。”托里斯笑笑。

  菲利克斯犹豫再三,最终还是以骄傲地姿态,让托里斯把自己抱起来。当然,他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把托里斯肩膀处的衣服拽的死紧。说实话,这样让他觉得稍微有一点难为情,还有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欢喜,无论是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的温暖,还是对方身上清淡的柠檬气息。

  托里斯倒并没有注意他的神色,又说,“我给你带了礼物,要不要看?”

 “要!”

 很快,礼物包装袋被胡乱扯开,一只粉色的小马布偶被菲利克斯拿在了手上。

 他看看小马,又看看托里斯。

 托里斯尴尬地耸耸肩。

 “粉色的!”菲利克斯不可思议的举起它,然后紧紧抱起来,“难以置信,你居然给我买了粉色的!”

 “呃……因为我记得你最喜欢的是粉色,今天看到就买下来了,觉得你应该会喜欢……”

  菲利克斯咯吱咯吱地笑了起来,像只快活的松鼠。

  “你真好!”他这样大声表扬着,浑然忘记不久前自己还在心里诅咒晚回家的托里斯变白痴。

  托里斯摸摸鼻子,也笑了起来。

  于是,金发的波兰人靠在床头,开始异想天开:

  “我有一匹好马,我还有最棒的骑士,那么,我就是这儿的国王!”

  托里斯盘腿在地毯上坐下来,温和的接过他的话茬,“是公主才对。”

  “公主也成,那也是高贵的人,”沉浸在想象里的菲利克斯并未觉得哪里不妥,仍然神气地说着,“那么忠心的罗利纳提斯骑士,我该给你怎样的奖赏?”

  “您看着给吧,殿下。”

  菲利克斯俯下身子,凝视了他一会儿:

  “坐过来一点,把眼睛闭上”

  托里斯照做了。

  他感到菲利克斯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紧接着,脸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但是一触即逝。

  他惊讶地睁开眼睛,看到菲利克斯正趴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正对着他,那样的狡黠地笑着,带了那么一点得逞的意思。

  “你刚刚……”托里斯迟疑地说着。

  菲利克斯翘起嘴角,笑眯眯的再次伸手环抱住他的脖子(动作果断的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要再来一下吗?”

  可怜的立陶宛小伙子吓得往后一缩,“不了不了。”他实在是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菲利克斯弄得心脏狂跳突然爆炸,Boom,然后非常不美好的死掉。

  “好吧。”菲利克斯颇有些遗憾地舔舔嘴角,看到托里斯尴尬地红了脸,不由得自己也有些脸发热(然而他并不承认,他只觉得自己有些激动了),于是他眼睛一转,觉得又想到了一件好玩的事:

 “你知道歪,费里昨天和我说,他觉得自己喜欢路德维希!”

  托里斯本来想喝点水平复一下自己可怜的心,一听这话,差点呛住了。他揉揉额角,叹了口气,“然后呢?”

  “没有然后啊!”

  “呃……”

   两个人面面相觑,窗外雨声滴答。

  

  “托里斯。”

  菲利克斯突然觉得有点难过,鬼使神差的,他脱口而出,“要是我喜欢你怎么办歪。”说完,他自己也不可思议的呆了。

  而立陶宛人这次是真的呛住了,剧烈咳嗽起来。

  菲利克斯先是不安地看着他,继而紧张地大声说,“你这什么反应嘛!嫌弃本少爷吗!”

  “不不不不是……”托里斯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这该死的咳嗽,为难地看着菲利克斯,叹了口气,“你还小,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说。”

  菲利克斯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哦一声,转身到衣橱里翻出换洗衣物,洗澡去了。

  他把水阀拧开,声音开大,让雾气把自己包裹起来,什么都看不清。

  他开始茫然的思索自己刚刚做的事,最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很沉重。

  说实话他觉得自己真是蠢毙了……就像个慌里慌张的小姑娘。还有,他都干了些什么?……喜欢托里斯?……好吧他平时确实是喜欢对托里斯开些小玩笑但是……但是……

  他摸摸自己的脸,开始回忆那个愚蠢的梦。

  “我是把他当最好的朋友吗?”18岁的菲利克斯,无忧无虑的菲利克斯,开始犯起了忧愁。

  说真的,他很忧愁。

  特别是当他费劲地梳理思绪,然后发现自己确实不能斩钉截铁地说出“我不喜欢那个白痴托里斯”后,他简直不能放任自己去回想刚才发生的事。

  “这叫什么,”他嘟囔着拿浴巾开始擦干身上的水,“好极了,还没开始就被拒绝了?简直不能再棒。”

 

 

【本章吐槽:不管是要交到的朋友还是要交到的男朋友,菲利克斯都不会轻言放弃,对吧?哥哥我觉得,我们亲爱的卢卡谢维奇少爷一定不会被这么点小事打击到。】

评论
热度(6)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