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忙碌的道士,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那些你与我的日子

【十二】

  人生中某些初次的体验,总是会让人心跳加速。也许在坠入自己心底爱河时,就已经注定要失去某些理智。特别是那些年轻人们,他们的心脏总是最活跃的,先是一些看不见的微弱火星,随后便慢慢变成大火,没法儿熄灭。

  偶然性,在这里我们再次要谈到偶然性。

  如果没有那一切一切的偶然性,最初那一点微弱的火星,也就不会快活的出现在菲利克斯的心底,那也就更谈不上此刻,他爱得是如此满怀热情。

  更何况,这是他第一次那样强烈的喜欢上一个人。

  一个比他大六岁的,温和英俊的男人。

  他想,他快要无法自拔了。

  一切的一切。

  你无法理解它,它却来得那么快。这种深刻又复杂的玩意儿,就组成了我们的生活。几天前他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无忧无虑,今天他却已经学会了为爱情叹气。初恋的热情总是会让人有所爆发,所以他克制不住想要和托里斯更亲近。

  所以这天晚上吃完饭后,当弗朗西斯开着玩笑说要把在酒吧里认识的漂亮姑娘介绍给托里斯时,菲利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他是我的!”

  这突然的一句让公寓里的人们都没能反应过来,安东尼奥还笑着说,“托里斯是你最好的朋友嘛……”但是没说完就再次被菲利克斯打断了,“不是那个歪。”

  托里斯的脸色一时相当窘迫起来,红得就像安东盘子里的番茄。

  他没有意料到菲利克斯会突然这样激动。不如这样说,他尚且还没能从之前糊里糊涂的情况里挣脱出来,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清不楚的。

  老天!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于是他尴尬地笑着去拉菲利克斯,没想到对方眨着眼反握住他的手,并稍稍用力,“对吧托里斯?”

  “呃我……”

  菲利克斯愉快的接了上去,“我们上个星期三的晚上就已经,”他眨眨眼,故意停顿了两秒钟,又轻声说,“在一起了。”

  这真是个可怕的误会!瞧瞧法国人那一脸暧昧不明的笑!拜托了,各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啊!

  托里斯欲哭无泪。

  这个可怕的误会,可怜的立陶宛小伙子费了足足半个小时才解释清楚,而当他回头准备找菲利克斯算账时,却发现对方早就已经不见了。

  他无奈极了。

  “哦,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弗朗西斯对着匆忙上楼的托里斯,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并伙同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怪叫着大笑起来。

 

  说实话,托里斯并没有觉着愤怒还是怎么的,他只是相当无奈,觉得一切都似乎凑合成了一场五光十色的闹剧,在心里无止境嘈杂。在过去的几天里,菲利克斯就像个热情的女生一样缠着他,他的眼神甚至让人觉得太过坚定——“那么我的个人立场呢?”托里斯这样反问着自己,却怎么也思索不出一个详细清晰的答案。

  他想,他该和这个小家伙认真地谈谈这个问题。但可笑的是,在他推开房门,瞧见菲利克斯光着脚在地毯上蹦跶时,这个刚刚冒出点头绪的想法瞬间就被他抛飞了,“就算是开着暖气,你也不能光着脚跑来跑去吧。”

  “保姆一号!保姆一号!”菲利克斯叫着蹦上了托里斯的床,并坐在边上晃悠他那两条纤细的小腿。

  “前提也得是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头疼孩子,”托里斯揉了揉眉心,“你还想发烧吗,感冒了可又够你受的。”

  “不是有你歪,”菲利克斯一脸自得地滑下床,单脚跳着去开了电视。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托里斯拎起床边那双粉红的拖鞋,坐到菲利克斯身边,弯腰抓起他冰凉的脚腕,然后一言不发的套了上去。

  菲利克斯向后仰靠在那个小沙发上,狡黠地看着他,“就知道你对我最好歪!”

  “但你得知道,刚刚你可害惨了我。”

  “比如?”金发的波兰人又把手伸向了篮子里的pocky盒,但是却被托里斯投以了制止的目光,于是假装视而不见,用飞快的动作摸了一根,叼在嘴角,“你不来一根吗?”

  “不,不要,你大晚上的也不要吃那么多零食,会……等等你不要扯开话题。”

  菲利克斯咔嚓一声咬下,“好吧,你说。”

  “你知道他们误会什么了吗?”

  “不知道,”菲利克斯惊讶地看着他,“这能误会什么?”他停下狂摁遥控器的动作,表情认真地重复了一遍,“误会什么?”

  因为说话的动作,菲利克斯叼在嘴角的pocky棒一翘一翘的,显得格外滑稽。托里斯从那上面拔离了目光,犹豫了一会儿,沉闷地说,“他们误解了你那句话,他们——”

  “对啊,没有错,上个星期三的晚上,我们就在一起了,不是吗?”菲利克斯慢条斯理地替他接上,然后又是清脆的咔嚓一声。

  这就好像火柴丢进了湿漉漉的布堆里,怎么也烧不起来,托里斯只觉得心里憋得发慌,仿佛丧失了语言机制。

  菲利克斯这时已经咬完了pocky棒,并趁托里斯不注意,再次摸了一根叼在嘴里,然后开始往旁边挪位置,直到把托里斯挤的动弹不得,“你可是答应我了的。”

  “好我们不谈这个……”托里斯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菲利克斯嗤笑一声,转身趴在了他的怀里,然后开始不依不饶的去伸手摸他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不许反悔,否则我就要发动波兰规则歪。”

  托里斯艰难地捉住了那只调皮捣蛋的手,并握在手里不让他动来动去,“不我是说……”

  “是说什么?”菲利克斯稍微眯起眼睛,把pocky棒咬得翘起来。

  这种事情想想都会让人觉得尴尬吧。托里斯这样想着,一面试图无视自己温度上升的耳尖,只是为难地看着那双狡黠的翠绿色眼睛,窘迫的耸耸肩。

  “他们以为,呃……”他动了动喉咙,尴尬地笑了,“以为我们是上床了。”

  多有趣,波兰人的耳尖也渐渐红了起来,而且有逐渐在脸上漫延开的趋势,他直起身,像个乖孩子一样靠在托里斯旁边,半晌,小声说,“你在暗示什么吗?”

  “……”

  菲利克斯咕哝一声,用一种坚定地目光望着托里斯,高声说,“不过本少爷是不会同意的歪!”

  托里斯举起双手,以示投降。

  金发的波兰人笑了起来,虽然脸上还残存着一些微红。

  “听着,菲利,我们需要约法三章。”

  “快说!”

  “第一,以后不要再说出这种让人误会的话了(菲利克斯立马打断他,大声反驳说这不是他的错)。第二,某些方面,你得更听话一点,就比如说不能光着脚在地毯上跑来跑去……好了好了你安静点,让我先说完……第三,呃,第三,”托里斯深吸一口气,好像做出了一个艰难地决定,“我可以同意你的建议,可以试一试……”

  墙上的钟还在滴滴答答走着,电视上不知什么时候被菲利克斯换到了脱口秀节目,那个熟悉的美国主持人还是穿着一身缀满亮片的紧身西装,头发里洒满了金色的化妆粉,摇晃着肩膀高声大笑,竖起来的那一缕头发看上去有趣极了。

  菲利克斯似乎是想换台,但又把遥控器放下了。

  “你说认真的?不是哄我?”嘴角叼着的半根pocky棒又动了动。

  “我是说只是先试一试……”托里斯苦笑着。

  菲利克斯再次笑了起来,不过那样子就像个小傻瓜。

  他直起上半身,把额边垂落的金发撩到耳后,然后拿下叼着的那半根pocky棒,在托里斯面前晃了晃,“第三条本少爷接受了,至于第二条和第一条……”他瞥了一眼电视上的脱口秀主持人,狡黠地笑了,学着他的口吻说,“不接受,不接受,当然反对意见也是一律不接受!”

  说着,他把那半根pocky棒塞到了托里斯的嘴角,凝视了一会儿,俯身咬过去。

  咔嚓,咔嚓,两声到底,清脆得很。

  

  

  【本章吐槽:pocky棒的应该取个别名叫媒婆。】


评论(5)
热度(8)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