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那些你与我的日子

  【十三】

   说是约法三章,然而到最后,菲利克斯又得意洋洋的把前两条否定了个干干净净.于是接连两天,托里斯都在冥思苦想这个问题,思索怎样才能制定出更好的,准确地说是能让菲利克斯乖乖接受的约定。

  可说真的,这简直蠢爆了,有时间想这个,他还不如花点功夫把昨晚菲利克斯扔在床上的那一摊子拼图好好收起来。所以他就又很沮丧地看了一眼面前空无一字的白纸,揉了揉,最终还是扔进了垃圾桶。

  “托里斯?托里斯!”

  他大声应着,急匆匆地跑下了楼。

  开始下雨了。

  老王左手抱了一堆衣服,右边胳膊下还夹了一堆,火急火燎的往里屋赶,托里斯赶紧帮他接过,放在了沙发上。等到乱摊子收拾完毕,窗外已是雨声哗哗。

  托里斯走到后窗那里,把窗户关好,并伸手捏了捏窗帘,“窗帘也遭殃啦。”

 “得,这鬼天气,我就知道,天气预报从来不准。”王耀嘲讽地拿起沙发上的报纸晃了晃,又随手搁在了旁边。然后他抬手到脑后,解开发绳,晃晃脑袋,湿漉漉的长发搭下来,披在肩上。

  立陶宛人站在窗边,看着一片水迹模糊里朦胧的院子,微微愣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才喃喃自语着说:

  “就像场不大不小的灾难。”

  “哦?你指院子?”

  托里斯惊得回过神,忙转身,发现王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过来了,正擦着头发,用一种饶有兴趣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又朝他头上扔了条毛巾,“感冒了就不好了。”

  他尴尬地笑笑,接过毛巾擦了两下。

 “感冒了就不好了。”王耀再次重复了一遍,目光移向窗外,又若无其事地收了回来,笑着说,“瞧这雨下的,看来待会儿我得去接嘉龙和湾湾中午放学咯。”

  托里斯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匆匆的上楼。

  “你跑什么?”

  “拿衣服拿伞,”他在楼梯转角处停下,并揉着眉心苦笑了起来,“菲利克斯那家伙肯定没带。”

王耀耸耸肩。

 

 

  见鬼的天气让整个天空都是一片晦暗,空气里过于冷清的潮湿感,即使是在车里也能清晰感知到。街上没什么人,而这就显得更加冷清了。

  托里斯是不喜欢雨天的,尤其是冬季的雨天。那种挥之不去的阴冷,总让他浑身难受。他盯着车窗上的流淌而下的水迹,又开始低着头模糊地回忆几个月前还尚且热烈着的夏季,以及他祖国那多雨的日子,并试图捕捉住那些躲闪于其中的晴天。

  雨声哗哗,他再次把视线移向车窗外。

  王耀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你和菲利克斯相处的还好吗。”

  这个问题可真是猝不及防,托里斯无奈地想着,一面点点头。

  “我是指,作为情侣。”小个子中国人从镜子里看见对方的脸色微窘,不由得挑挑眉。

  “呃——”托里斯迟疑了半天,竟然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合适,最终只是结巴着说,“要是他还听话一点就好了。”

  王耀似乎是笑了笑,车窗按下一半,在等待红灯的间隙里,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盒Davidoff。

  “老王你——抽烟?”托里斯惊诧地瞟了一眼。

  “年轻的时候抽的多,现在少了。”王耀自嘲式地点了火,很快,淡淡的灰白烟雾混入空气里,逐渐散去,“想起来的时候,就抽一根。”

  没等托里斯说些什么,他又仿佛回过神似的补充道,“菲利克斯不听话吗?我觉得他很好啊。”

  “我——”托里斯耸耸肩,“我真拿他没办法,他总有办法让我觉得哭笑不得。”

  “那是因为他喜欢你这个愚蠢的家伙,”王耀把烟碾熄在暗格间的烟灰缸里,平静地笑着说,“他是个孩子嘛,喜欢什么自然就要用自己觉得正确的方式去表达,尽管那看上去确实是糟糕透了。当然,也可能是在害羞——难道你小时候没有这样吗,不好意思的时候总会大声唱歌大声笑之类的。”

  “可能有吧。”托里斯摸摸后脑勺。

  “那不就得了,我看你照顾他也照顾得很开心嘛。”这时绿灯亮了,车子又再次跑起来,“你想,他要是真变成你说的那样一个……嗯……听话的乖宝宝之类的,那他还叫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吗?天知道那是个什么鬼。”

  托里斯被他的话逗笑了,片刻之后又尴尬的踌躇了一会儿,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觉得这样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

  “你在瞎想些什么。”

  “没有。”

  “年轻人骗不过我。”

  “……没有。”

  王耀不置可否。

 

  这场大雨几乎让学生们无心上课。

 “好的,小姐们,绅士们,请坐好,现在我们再点一次名。”

  教授慢条斯理地扫视一圈,满意地翻开花名册,抑扬顿挫地念起名字来,一个接一个,很快就轮到了我们亲爱的波兰小伙子。

  “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

  “在!”他举起手高声答着,几乎把旁边打盹的费里西安诺吓得跳起来。理所当然,这又让他乐了很久。费里西安诺揉揉眼,也不明就里的跟着傻笑,然后从口袋里摸出巧克力,塞给菲利克斯一块。

  教授依然在抑扬顿挫地念着花名册,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地下这两个学生的小互动。

  菲利克斯悄声说,“等他一下课,咱们就走——”

  “这节课他讲了啥?”费里西安诺折腾一番被他印上口水的笔记本,又抬头茫然地看着菲利克斯。

  菲利克斯瞄了两眼黑板,又翻了翻笔记,“莎士比亚文学里的哲学?毁灭的美与爱……天哪这都是些什么,白痴的柯克兰教授真伟大。”

  可这显然不是他们真正要关心的重点,因为注意力很快就跑偏了。

  “我饿啦,”费里西安诺惆怅地看着窗外的雨,“想吃pasta,还有路德做的香肠土豆泥。”

  “我觉得他应该换个工作,比如去你家咖啡厅做个厨师什么的。”菲利克斯玩着耳边垂下的金发。

  “ve,我有和他说过,他不去。”费里西安诺显得很沮丧。

  “嘘——他要走了要走了,”菲利克斯直起身子,一股脑的把本子笔塞进了包里,眼神跟着前面的教授直转悠,那模样似乎是准备随时冲出去。 而当教授笔直瘦削的背影刚消失在门口后,他就一手拎着宝贝的兔子书包,一手拽着费里西安诺离开了座位。

  真是难以置信。要知道,他连体育测试都没那么快过——虽然据他的抱怨,他是尽全力了。

 

 

  金发的波兰人把书包顶在脑袋上,从林道上小跑着过去,直到他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这才大叫起来:

  “托里斯托里斯!我在这儿!”

  一把大伞迅速遮在了他的头顶。托里斯用一贯温和的目光,稍微有些责备地看着他,“你淋雨了。”

  他晃晃一脑袋潮湿的金发,鼻尖通红,“没有!”说着又眨了眨那双翠绿色的眼睛。

  “还好这个时候雨小了不少,”托里斯拿过他手里的包,示意他靠着里面走,“费里呢?”

  “他哥哥来接他啦,先回店里了。”菲利克斯伸手去够托里斯手里的伞。

  托里斯避开他张扬的手,然后轻轻按着他的脑袋,“头发都湿了,待会儿到费里他们店里了好好擦擦。”

  金发的家伙却像是没听见,依旧说着,“其实这雨让我想起了以前看的书,唔,还有这伞。”

  “嗯?”

  “要是女士们打伞,她们将会寸土不让,因为她们觉得这是力量的考验,所以她们总是盯着前方,脸色严峻,等着别人自认不如,乖乖让路——她们用伞武装自己,托里斯,就像勇猛的斗士。”

  托里斯耸耸肩,笑了,“我们可不是那些勇猛的女士。”

  菲利克斯得意地大笑着,一双翠绿色的眼睛很是快活,“因为你是我的骑士,还有谁会比你更好呢?”说着他按住立陶宛人的胳膊,微微踮起脚,并在对方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

  于是棕发的年轻人微微红了脸去抓他的手,然后温和地说,“非如此不可?Muss es sein?”

  菲利克斯凝视着他的眼睛,心满意足地说,“对,非如此不可。Ja,es muss sein 。”

 

【本章吐槽:这一章的细节里其实出现了很多属于老王的情感波动部分哈哈哈。然后,最后一部分稍微联想了一下昆德拉的书,这纯属哥哥我的个人喜好。】

  

评论
热度(6)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