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那些你与我的日子

 

【十七】

 

  一枚硬币向上抛起来,冬日午后温吞的阳光下,银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当啷。

  菲利克斯趴在车门上,目光紧紧追随,直到它稳稳当当地停在了视线里,这才快活的大叫起来,“嘿你瞧,正面!哥们儿,你输了!” 

  “饶了我吧,菲利!”费里西安诺举起双手看着他,表情有够惨。

  菲利克斯耸耸肩,跳出副驾驶,“做你自己,只是做你自己!”他的目光里带着点调侃,还有一贯的狡黠,“听着,男孩儿,我可从你的眼睛里看出了跃跃欲试——”

  “看上去似乎我的好运全花费在了这辆车上……”

   但是胜利者只是冲他吹了声口哨,然后扔下一句形式上的“好运”,就径直跑向了公寓门口。时间正好,他刚刚赶得及在托里斯掏出钥匙开门前,抢过那个鼓鼓囊囊的购物袋。

  “嘿,”他把购物袋抱高,然后用下巴抵住最顶上的盒子,“你口袋里装着什么。”

  托里斯拉开门,从他怀里拿过了袋子。“费里西安诺的新车不错。”他费劲地摘下围巾,然后顺手理了理菲利克斯被风吹得乱糟糟的鬓发。

  金发的男孩儿愉快地吹了声口哨,“难以置信,他爷爷送了他这辆车——不过似乎他的好运全都用光啦。”

  “怎么说。”

  “我们扔硬币打赌,他输了,他得去亲路德维希一下。”

  托里斯扭头看他,然后唇角舒展开,“你的主意?”菲利克斯背起双手开始小声哼歌,狡黠地眨眨眼,“这并不坏,不是么。”

  确实是不坏。托里斯摸摸耳朵。

  他被菲利克斯一路推搡着上了楼,刚合上门,还没来得及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被摁在门板上。

  牛皮纸袋夹在中间,显得很滑稽。

  “随他怎么着吧,我倒是只知道,我现在很想吻你——”菲利克斯说着就扬起了头,先是用鼻尖磨蹭着对方的下巴,随即往上,咬了那柔软的嘴唇一口,然后就是新一轮的窒息征讨。也许开始时还有些压制,但到了后来就不曾有所回避了,舌尖的每一次触碰,以及扫过上颚时,总能带起微麻的兴奋。

  这就仿佛是一场不甘示弱的主权争夺战争,然而温和的那一方却总是宽容的,最终托里斯停止了进攻,由着这家伙热烈的引导节奏,直至气喘吁吁。

  托里斯低头,看他眼角微红,唇角上翘,明摆着是得逞的笑意。不由自主的,他也笑了,“可以放开我了吗。”他在这个并不牢固的由双臂组成的监牢里动了动。

  “不,我要再抱会儿。”

  于是牛皮纸袋被压得更紧了些。

  菲利克斯继续着之前的把戏——用自己那光滑的鼻尖,反复摩擦托里斯的下巴,触感有些粗糙,他微微偏头,“你可不要学弗朗西斯那样弄得胡子拉碴的。”

  “怎么会。”托里斯费劲得把怀里的纸袋抽出来,扔到了地毯上,“说真的,再压下去它可就真的要被你压坏了。”

  菲利克斯目光在对方微微突出的喉结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即向拉开的外套里探进了手。

  “这是啥?”

  他诧异地发现自己从内口袋里拽出了一双厚的,棕色的,手套。

  托里斯突然有些窘迫起来,“手套。”他这样回答。

  很显然,戴上很暖和,只是稍微大了那么一点。菲利克斯把两只手举到眼前欣赏了一会儿,随即发现下面还正正经经地绣了字,虽然不算太漂亮,但看得出来有够认真。

  “嘿!”他把手套翻来翻去,又扭头去看托里斯,“我的名字!瞧那边那只,你的名字!”

  托里斯笑笑,帮他把手套戴好,“戴着吧,这就是给你准备的。”

  “那本少爷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啦,你可别想抢回去——好吧,虽然它不是粉红色的,不过这没什么关系。”菲利克斯把金发撩到耳后,露出一对明亮的翠绿眼睛。“好看吗?”他问。

  托里斯点头。

  这时,房门敲响了。他伸手去拉门,还未完全拉开,一个脑袋就挤了进来。

  “嘿,伙计们。”是基尔伯特。

  菲利克斯看看那一脑袋乱糟糟的银发,耸耸肩,露出一个夸张的笑,“新发型不错。”

  “新发型?噢,本大爷知道很棒,没错儿一直都很棒……不过阿西说,像鸟窝!”他的嗓子听上去比以前更粗糙了。

  “也许吧。”托里斯注意到对方的一边衣领压在了里面,看上去真是有够糟糕。他把门拉开,示意基尔伯特进来坐,没想到对方却摆了摆手。

  “我只是想找你帮点儿忙。”他压低了声音,用一种请求的神色望过来,然后又缩回脑袋向外头张望了几下。

  菲利克斯走过去,把下巴搁在了托里斯肩上,“你怎么看上去那么——惨。”语气里带着一贯理所当然的笑,然而事实上一点讽刺的意思都没有。

  “惨?”银发的德国人呲牙咧嘴的想了一会儿,最终垂头丧气地举起了双手,“这很正常不是吗,谁都会遇到——说真的,哥们儿,你得帮帮本大爷,这事儿已经不能再闹心了。”说着他就去拉托里斯的手腕,往外走,并再三回头向菲利克斯保证,“就一会儿,本大爷向你发誓。”

  菲利克斯只是耸耸肩,随即对一脸无奈的托里斯做了个鬼脸。

   

 

  然而这个忙时间帮的似乎有点久。

  菲利克斯先是毫无意义地打开电视捣鼓了一会儿,然后又把声音摁大,让那个美国脱口秀主持人夸张的笑声在整个房间回荡。他打开了衣柜门,想着要收拾得漂亮些,最终却也只是把它们堆放得更加整齐了点,而唯一值得赞美的,就是他郑重其事的更换了衣柜上的粉色贴纸——噢,天哪,无所事事,太无聊了。

  他溜到一楼厨房,从王耀那儿得到了一个烫手的烤土豆,然后举在手里一路呼哈着跑了回去。刚推开房门,就看到棕发的年轻人靠在他的桌子边,手里拿着黑色的活页文件夹,一脸若有所思。

  “嘿!”

  他跑过去(当然没忘记先用后脚跟合上门),然后拿胳膊肘在对方的腰边来了一下,“你去太久了!”

  托里斯放下文件夹,然后抽了张纸巾从对方手里接过那个烫得不行的土豆,“难以置信,你根本想象不到我今天听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Gilbert大战恶龙么。”金发的波兰人咕哝一声,把目光粘在土豆上,并随着对方触碰土豆皮的手指一起移动。

  托里斯哭笑不得。

  “你还记得几个月前的那次联谊聚会么,就是那个……”他才刚开了个头,就被对方打断了,然后一根纤瘦的手指还伸到他眼前晃了晃。

  “说重点。” 

 “好吧,简单的说,就是他爱一个人爱得要发疯了,那个人还是他上司,而他现在也确实陷进了一个困难的局面——”

  菲利克斯接过那个剥了一半皮的热气腾腾的土豆,终于把视线抬了起来,“那找你干嘛?”说着他往桌上一靠,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他觉得其他人都不太可靠——‘安东跟弗朗吉起哄是拿手,本大爷对他俩的智商堪忧,阿西的话本大爷也还暂时不想和他说。’”托里斯耸耸肩,“这是他的原话。”

  “那他怎么不找老王。”菲利克斯咬了一口。

  “因为他去的太不是时候,被老王从厨房里赶出去了。”

  菲利克斯扬扬眉,几口咬完了土豆,然后张着手指在托里斯的脸上擦了擦。这时他又注意到了那个搁在桌边的文件夹,“你刚刚在看我的剧本耶。”

  “没错儿,”托里斯摸了摸发尾,“你真的要扮演女主角吗?”他特意加重了后面三个字。

  “女——主——角——”菲利克斯有样学样,拖着长音,随即翘着嘴角笑起来,“我觉得挺棒的。”

 

【本章吐槽:这章让普爷出场晃了晃。至于他和托里斯谈了些啥,具体内容在以后的老王公寓系列的第二篇里会放出来。另外,菲利对他即将扮演女主角似乎是觉得刺激爆了。】


评论
热度(15)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