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甜党教授》先行番外1:妹妹们的故事

那架小纸飞机直直戳到脸上时,达里娅正在写概论作业,绞尽脑汁地写。
“嘿!”
达里娅捏着飞机尖尖,头也不抬,继续涂改她的数组,“你撕的可是概论作业的纸,菲利奇娅,你想被古板先生约谈吗?”
“我就告诉他,是你撕的,好嘛,我数到三,你快来给我开门!”
“就算你数到三,我也没安雅那样的腿长,”达里娅把窗户完全推开,耸肩,“小撒谎精,你是不是又糊弄你哥哥跑出来了。”
菲利奇娅还穿着白天在学校时的白T恤,一边衣角掖了进去,外头套着浅色灰鼠连帽衫,帽子掀起来盖在头上,两个手捏成团塞在口袋里,把衣服扯得老长。她眨眨眼,然后冲着达里娅笑。
冰箱里还剩最后一罐冰可乐,菲利奇娅路过时毫不客气地拎在了手里,“我才不是小撒谎精,如果你再这样喊我,我就要叫你臭猪,臭——猪——”
她顺势把易拉罐贴在达里娅脸上滚一滚,又咕哝一句“好凉”。
达里娅摸摸脸上的水迹,拿过她的背包,又帮她脱下灰鼠连帽衫,“好的,不叫撒谎精,那叫灾难小姐,那么灾难小姐你又是为什么要在短袖背面涂上'freakin dali lama',你疯了吗?”
“好嘛……达里娅……”菲利奇娅傻笑着去勾她的脖子。
“Crazy。”达里娅几乎要对她翻白眼了。
菲利奇娅开始舔一根棒棒糖,“我哥哥说挺艺术的啊,”她坐在达里娅的床沿上,两条细腿耷下来,来回晃,“我也觉得。”
“也许我倒是该给他打电话让他把你赶紧接回家去。”
菲利奇娅做了个鬼脸,“他自己说的晚上在学校加班,我在家一个人好怕,你忍心吗?”她撅起了嘴。
达里娅把概论作业举起来,挡在她面前。
“臭猪小姐!”菲利奇娅大叫起来,“你!”她像是恨的牙痒痒似的磨了磨牙,过了一会儿又软乎乎地凑过来,很是乖巧地搂住了脖子,把脑袋挨在耳朵边,“我来找你玩嘛,一个人在家多无聊。”
“那你去那边坐好,总得让我把作业先写完吧。”
“不近人情的女人。”菲利奇娅哀叹一声,捂着胸口倒在床上,一动不动。五分钟后她自己又翻身爬了起来,“我真是越来越不懂现在的时尚了,你瞧瞧艾米丽那几个妞,她们今天穿那么短,下摆卡着胸,说真的,像塞了俩气球。”
达里娅放下笔,一脸探究的回头看她,“你跟谁学的这些话,什么叫'那几个妞'?瞧瞧你,我是不是该把你这张乖巧的小嘴用针线缝上?”
菲利奇娅捂住嘴,“我在书上看到的嘛。”她眨眨眼。
达里娅这次是真的没有忍住白眼。她还记得开学第一天她上台念作文,说“我哥哥认为,看电视看太多会杀死脑细胞”,后排的艾米丽带着姐妹们帮哄笑起来,“我们每天都看电视,everyday,你是要说你们家没有电视吗。”,她亲爱的灾难小姐几乎是立刻回应,“那怪不得你们长成了这鬼样。”艾米丽几乎被气个半死。达里娅不无担忧的想,如果有一天她没看住菲利奇娅,她说不定会被揍。
“你说话太欠了,菲利奇娅。”达里娅过去捏捏她的脸。
“多谢夸奖。”灾难小姐抱住她的脖子,笑眯眯的亲了亲鼻尖。
达里娅也就顺势把她抱着了怀里。
两个姑娘躺在床上,半天没说话,就这么躺着。
“达里娅,”菲利奇娅翻了个身,面对着她,“我听说周六有个LGBT的游行,你想去吗?”她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扑弄着。
达里娅不用低头也能想象到她那对闪亮又柔和的漂亮眼睛,她亲亲她光洁的额头,“你哥哥不反对吗?”
“我倒是想拉着他一块去,”菲利奇娅抱着她,撇撇嘴,“他最近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话都和我说的少了。”
达里娅不免也想到自己的哥哥托里斯,他每天下午都要在游泳队训练,回家了也是累的半天不愿动。她安慰得摸摸她金色的头顶,“你哥哥毕竟是教授,又要上课还要忙他自己的课题,你可不能给他添乱啊。”
“我没有!”菲利奇娅翻了个标准的,奇大无比的白眼。
达里娅被她逗笑了,忍不住亲了亲她,两人在床上又是一阵嬉闹翻滚,最后以菲利奇娅缩在床角为结局,她被挠得咯吱咯吱直笑,一抖一抖像只金毛小仓鼠。
这时,外面传来了门锁声,接着,又是一阵跌跌撞撞的声音,像是磕在地板上了。
菲利奇娅先听到的,她一骨碌翻起来,“这是你哥回来了吗?”
“我看看。”达里娅起身下床去拉门,刚拉开看了看就又条件反射般合上了,“oh my god!”
她闭闭眼睛,晃晃脑袋,冲菲利奇娅招招手,“嘘,”她紧张的看着她的眼睛,“不准冲出去,更不准大叫。”
菲利奇娅睁大眼睛,“出什么事了?”
“一些……一些事,”达里娅把她往前拉了拉,再次警告了一遍,然后把门拉开了一小条缝——
客厅里的两个人现在确实有些忙的顾不上了:菲利克斯的领带还抓在托里斯手里,而他也不甘示弱攥着对方的棒球外套,当然这不是在干架,虽然亲吻的也像是一场较量。
菲利奇娅合上门,活见鬼似的看着达里娅,“这才叫crazy!他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嗯?”
达里娅顾不上说教她句子里的“勾搭”一词,“嘘!”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又不好忽视门外的动静,感觉脸红红的,实在是尴尬极了。
“也许你不介意我们俩今晚住你家。”达里娅说。
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认可,菲利奇娅抓过背包,逃命似的爬上窗台跳到了院子里,扭头对达里娅说,“真是亲爱的好哥哥,对吧?”
“我算是知道你这小撒谎精是跟谁学的了。”达里娅把她从草地上拉起来,然后给托里斯发了短信留言说去菲利奇娅家,晚上不回来云云,其他只字不提。
菲利奇娅撇撇嘴,任由达里娅抓着她的手往前走。
“怎么样,想好没,周六的LGBT游行,去嘛。”
“那你得答应我你不会玩疯不会惹出什么事。”
“好嘛……臭猪小姐,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小撒谎精。”


评论(2)
热度(15)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