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日常的这这那那(安清)

“你是喜欢他的吧。”
安定差点把脸扑进拉面碗,鹤丸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
“谁啊?”他佯作无事般挑起一根面条,甚至又露出了一个和平时无甚差别的笑。
鹤丸摇头,翘起的几缕银白色头发微妙地动了动。
于是大和守安定就继续吃面,当他以为这事儿终于过去时,鹤丸又开口了,“清光啊,我是说清光。”
于是他就让那小半块鸡蛋给噎住了,很不光彩的。

大和守安定想,是吧,我是喜欢清光的。
于是一面这样想着一面悄悄拿眼睛去瞟那人的背影,瘦,线条利落,好像看不够。
“哈,你是笨蛋吗,”清光显然是没有注意到背后的目光的,他的语气里倒是带着点抱怨,尾音里拖着懒洋洋,“能不能解释下为什么吃拉面会被鸡蛋梗到、剑道部聚会最后还要喝酒,而且最后还得我来收拾一个昏昏欲睡的你,请务必解释一下,大和守先生。”
“我没有喝酒……”安定把被子拉到鼻尖那里,“身上的酒味大概是沾上的、前辈们喝很多啊,而且被梗到也是因为,——”他脑子里又浮现出了鹤丸那句问话。
你是喜欢他的吧。
“因为什么,你说啊?”
“没什么,梗到而已,你也会吃饭梗到不是吗。”
清光把拧干的毛巾扔过来,正好盖在他头上,“多谢关心,我五岁以后就再也没被梗过了。”
安定闷闷地应了一声。
他开始胡乱擦脸,额发也被弄得乱七八糟。这时,他感到床沿微微下陷,显然是有人坐过来了。
“你吃晚饭了吗?”安定闭着眼。像没话找话似的。他出口就有点后悔了。
“没有啊,好可怜,在家无所事事的我,想找个人欣赏新涂的指甲都找不到。”
“抱、抱歉,”安定坐起来,毛巾啪嗒掉在被子上。
清光盯着毛巾看,又回头看着安定,拧着眉。有被白色发绳好好束着的发尾搭在颈窝。
安定咽了咽口水。
“嘛,算了。”清光突然说,然后把毛巾拿起来。
“怎么办,做蛋包饭吧,吃吗。”
“嗯啊。”

厨房里传来声响。
清光光脚踩着木地板,靠在厨房门边,“很能干嘛,你。”
安定正在把菜叶切碎,套着山字纹的围裙,“倒是请去穿上拖鞋啊,加州大人。”
清光摸了摸发梢。
“不要装作没有听见啊,不然给你放双份的蔬菜怎么样。”
“住手,而且切开来看你肯定是黑的吧,魔王。”虽然是在反击,但也确实回房间去寻找拖鞋了。
安定松了一口气。
他拿袖子蹭了蹭额头。是不是有一种病叫“现在看到清光在旁边呼吸不畅不敢正视”呢?简直像严重的急病,果然应该喊隔壁药研先生来出个急诊吧。
他想,然后点火倒油。

“蛋黄酱?番茄酱?”
“果然还是番茄酱吧。”
安定涂上了加州清光的名字,然后把盘子推过去。
“你是笨蛋吗,吃掉自己名字这种事,很怪耶。”是这样说着没错,但还是一勺子下去,大大一口,眼睛都眯起来了。
“好吃吗?”
“感觉活过来了——我是说,还不错啦。”
真好看啊这个人。
安定忍不住挠了挠自己的手心,像个坐立不安的国中生。

晚上洗澡时安定拒绝了清光帮他擦背的提议,然后逃进了浴室。
“肩膀还没完全好吧,你真的可以吗。”清光隔着门问。
“应该是,没问题吧。”安定把自己浸到热水里。
“你是笨蛋吗。”

这和笨蛋有关系吗?
安定有点郁闷。

收拾床铺散开被子时,清光又过来了,披着刚吹干的头发。
“过去一点,过去一点,我可不想从床上掉下去。”
安定差点咬到舌头,“回自己房间去睡啊。”突然开始紧张了。
“你今天好像精神不太好,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勉为其难来陪陪你,说不定还能替你分解一二呢,大和守先生。”他眨眨眼,然后钻进被子把自己裹好。
“只有一床被子哦。”安定不知所措。
“如果你是想说我胖了,我不介意你就在地上睡啊。”
然而躺进被子里后才真的是手足无措了啊,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熄了灯的房间很暗,但是身边全是那个人的气息,安定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难道是昨天又做噩梦了?”那个人小声说。
“也……没有。”
清光转头白了一眼,这才想起来熄灯了对方看不到,“那是在外面被欺负了?也不可能吧,剑道部的主力谁敢来惹?”然后自顾自说下去,“总不会是被可爱的学妹的告白了吧。”
“才、没有好吗!”这次是真的咬到舌头,安定疼得眼泪都冒出来了。
清光哈哈笑了起来,笑得腿都蜷起来。
片刻之后,他止住笑,“左边肩膀果然还是很疼吧。”
“嗯……嗯。”
背对着的安定这时感觉有只手搭上了左肩,轻轻揉着,然后又听到那个人说,“那给你按按,要记得感恩啊。”
安定揉了揉眼睛,“清光很温柔呢。”
“怎么突然这么说啊。”身后的声音顿了一下。
安定又揉了揉眼睛,“对别人也是这么、好么?”……我觉得我快要哭了耶,胸腔里酸酸的。他想。
有一分钟,是谁也没说话的。突然,清光很用力得把安定拉过来对着自己,很用力,还捏着领口。
“你是笨蛋吧。”这次是肯定句了。
“大、大概。”
“你见过我给别人的剑道服缝护身符吗,见过我给别人比赛加油吗,见过我去看过别人练——唔!”
话没说完,只是被安定堵了回去。
这个吻,起先,清光是错愕的,随后唇角翘了起来,开始回应着他,然后把手摸上安定的背,顺着脊骨抚摸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一分钟不到,但安定觉得时间都被一寸寸拉长了。
他抬起脑袋时,觉得很是挫败,索性一头扎进了清光的颈窝。
“喂。”清光推他,推不动,于是笑了起来,一抖一抖的,“怎么像小动物啊,狗什么的。”
安定含糊不清的唔了一声,然后又小声说,“我觉得我大概是喜欢清光的。”
“什么?”
“大概是——啊好痛!我的脸被捏的好痛啊!”
“请大和守先生务必解释一下,什么叫大概,难道本人的魅力只够得上一个大概吗?还是说我还不够可爱?”
安定揉着脸坐起来,“……没有。”
清光隔着被子踢了他一脚。
“但是,就是,哎……”安定把手在膝盖上放好,“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然后他求饶般看着清光,尽管知道光线很暗,对方看不见。
“你还睡不睡,不睡我把被子全卷走的。”清光拍拍枕头。
安定乖乖躺回去。
过了一分钟,他又小声说,“我可以握着你的手吗。”
清光嗯了一声。
于是就这样握着手,又是欢喜又是茫然的睡了一觉。
但直到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安定也还是不知道,也没想明白,清光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呢?
“果然还是笨蛋吧。”

评论(10)
热度(158)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