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石青】花开·第五章

我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我为我自己欢呼。

在头疼到炸的间隙里把第五章发出来。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大家看完了顺手留一两句在下面吧,别踩完就跑。

这一章私心在写心情。

===============

  星期日当天,青江醒得早,睁着眼躺了两秒,爬起来晃悠着去洗漱,对着镜子摩挲下巴,想了想还是翻柜子把上个月新买还没拆封的剃须膏和须后水找了出来,在冲掉泡沫前的间隙里,又修了修眉。

  敷好面膜后,他回房换衣服,对着衣柜折腾了至少一个小时。

  涉及到出门约会这种问题,如果你以为只有女人才会对着镜子使劲造作,就很错了。有什么不一样呢,不都是人。青江把三件不同样式的衬衣在床上一字摆开,又开始对着裤子犯愁。

  “出个主意,今天穿哪件好。”

  社交软件上,乱的头像下气泡冒得飞快。

  “左边那件,领口带刺绣的。”

  “裤子呢?”

  “黑色的吧,就黑色,平时那样的不就行,你好麻烦呀。”

  “明明你自己就很爱打扮。”

  “蜂须贺不就是做时尚杂志工作的吗,你干嘛不问他。”

  “我现在怎么好跟他们讲我是要出去和人约会,有点讲不出口耶。”

  “少来了你,明明是怕被笑,看穿你了……大衣就穿那件藏蓝的吧,显气色好,还蛮衬你的。”

 

  最后他还是比约定时间早到了半个多小时。

  青江在心里设想过很多开场白,但当石切丸掀开帘子进来时,一瞬间他还是感觉自己有点计划脱轨了。

  他撩了撩鬓边的头发,看这个高大的男人把自己塞进座位里,并摸了摸鼻子,“抱歉,我是不是来晚了点,青江君等很久了吧。”

  “不,没有的事哦,我也才来。”

  不算很大的店里却是坐满了大半,深褐的木质餐桌擦的发亮,银色头发的老板在长柜台后对青江远远招呼一声,“今天还是老一套吗?”

  “定例的蛋包饭。今天的特别菜是什么?刚进来时外面牌子上没有看到。”

  “我果真是上年纪了啊,真是了不得的惊吓。啊,今天的特别菜是厚切炸猪排,怎么样,要来吗?”

  “要。”

  他把两只手交叉着撑在下巴处,隔着刘海的遮掩偷偷打量研究菜单的石切丸。男人今天穿着深色的连帽式大衣,浅灰毛衫领口处露出扣好的衬衣领边。但他的目光还是多数游移在对方那双宽大修长的手上,从修剪良好的指甲一直看到微微屈起的指节。

  石切丸把菜单往前面推一推,露出一个苦恼的笑,“好难选,青江君有推荐吗?”

  “那我只会说蛋包饭哦,”青江笑眯眯地看过去,“因为味道实在是让人觉得很舒服呢。”

  “好,”石切丸又摸了摸鼻子,“那就再来一份天妇罗。”

  服务生把菜单收走了。老板出去在小黑板上补写了漏掉的菜品,回到柜台放开了音响,万年不变的坂本龙一。在这个等待的间隙里,青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他没有继续偷看石切丸了,而是选择若无其事的透过玻璃窗去观察来往的行人。

  石切丸握着杯子慢吞吞地喝茶,一片花瓣在茶叶里沉浮着。“周末人就多起来了,停车位果然就很难找呢。”他说,然后看到青江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眨着眼等他的下文,“所以我刚刚索性就停在了路边,大概是要被贴罚单了。”

  “咦,那我不是又连累老师你了,明明是想请吃饭补偿呢。”

  “不,”石切丸这时笑了起来,青江甚至从他眼里捕捉到了一丝孩子气似的得意,“我今天开的是我弟弟的车,罚单就请他吃好了。”

  青江一愣,然后和他一起笑起来。就像是打破了什么禁锢般,话题渐渐聊开。

  “我家是五兄弟来着,最小的弟弟今年才14岁。”

  “那样的话,我猜老师不是排第二就是排第三。”

  “真厉害,确实是排第二,上面还有一个哥哥……”

  “有很多兄弟听起来就很好玩,想想的话我只有一个表哥。”

  “不不其实有时候也有点糟糕……说起来青江君年纪轻轻就自己在外打拼,也是很厉害呢。”

  “这样说我可是会害羞的哦,其实大学就是在本市念的…”

  顺着话头他也略略谈起自己的情况。石切丸温和的目光让他逐渐放松下来,并在说话的间隙里大胆的去观察对方那张五官轮廓鲜明的脸,不至于失礼,却又掺杂了些不为人知的窃喜。石切丸和他想象中的年龄差别不大,27岁,快跨进大叔门槛的一个年纪,说话的时候很喜欢看着对方,思索时会不自觉用拇指去挲食指。而且这个男人笑的时候,连眼睛都会不自觉眯起来。 

  当他已经饶有兴趣观察到他额发中间有一缕稍长时,服务生把餐送上来了,对话也就短暂的中止。

  青江把炸猪排往中间推了推,看到石切丸拿起了番茄酱在蛋包饭上慢慢划上了自己的名字。

  “是不是有点怪怪的?”大概是注意到了青江的目光,石切丸摸了摸鼻子。

   “不,不不,没有。不过倒是第一次看见呢,这种吃法,”青江接过番茄酱挤压瓶,“涂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再吃掉,出乎意料的很有趣。”

  “说起来,其实是最小的弟弟教给我们的。他说这样的话,吃起来会感觉很幸福呢。”

  他也学着石切丸的样子去涂,不过大概是温度还不太高,番茄酱凝在里面挤不出来。他挑挑眉,正想喊服务生,对面一只干干净净的手就伸过来了,从他手里接过,涂上了にっかり,然后盘子转过来,端端正正的。

  “这样就好了。”石切丸说。

  

  不好,这很不好,一点都不好。

  青江在心里嗡嗡地想。

  

  吃完饭后石切丸开着他弟弟的车顺路送他回去了。车窗上,果然白白的一张罚单贴在上头。

 “交换一下社交账号吧,青江君。”

  下车前,石切丸叫住他了,摸着鼻子这样说。青江从他眼睛里几乎能看到自己翘着唇角的笑。

  “难道还想吃豪华版蛋包饭?下次我可不请了哟,老师,我可是很穷的。”

  “不不,礼尚往来,该我请你了。”

  告别后,青江匆匆忙忙逃上了楼,在二楼拐角的窗户那里悄悄地看着,直到车子完全消失在视野里。

  

  以前青江曾经看过一篇小说,主角暗恋一个人暗恋的艰苦卓绝,情书写满了一柜子却一封都没敢递出去,偶尔在学校碰面,却是恨不得连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都放慢一亿倍,拍成纪录片好供自己慢慢回味。

  他躺在床上,指尖似乎还残存着那个男人拿番茄酱时和他一擦而过的触感,像火烫,像烈日灼心。 

  他不由得呻吟一声,抱住了脑袋埋进枕头,过了几秒又去拿手机哔哔啵啵给乱打电话。

  “我觉得我要死了……”

  “不说人话我就不听了。”

  “石切丸啊……”

  “嗯嗯他怎么了?”

  “我现在就超想和他上床。可恶,这个人实在是太讨我喜欢了……”

  乱噎了一会儿,“当初是谁还说着先要七分熟的认知呢,你的矜持也崩塌的太快了吧。”

  青江抱着枕头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可我现在觉得他真的是好可爱。”

  “好好好……话说可爱这个形容词有点诡异啊?”

  “他找我交换了社交账号,还说下次要请我吃饭。”

  “你还真是……” 还真是被人牵着鼻子走了。乱这样想着,只好说,“怎么想都应该是你主动去要求交换账号吧。”

  他答得倒是很坦诚,“是这么想来着,但是我看到他就忘了……”

  “你心里有鬼才慌。我看他啊,倒是在好好交朋友的样子?”

  青江再次把自己埋进了枕头。

 

  他点开关注列表里石切丸的相册,里面大多是日常随处拍下的景物,拍照技术不算太好,但青江一张张仍然看得津津有味。里面也掺杂着一些私人合影,有出现一个高大的橘发男人(看个头似乎比石切丸还高),有时候也会有一个留着蓬松白色长发的男人出现在镜头里,偶尔拿着电吉他。其中有一张,是石切丸和他们两个的合影,背后是铺天盖地的阳光,三个人站在树下一块吃冰淇淋(在青江看来,那冰淇淋杯子简直可怜极了,因为它们被那几个大个子握在手里显得小巧无比),拍照视角则是很有趣的仰视,大概是拍照人身高不太够的原因。

  那张照片里,石切丸笑得眼睛眯起来,棕发在光线下显得边缘柔和。

  他忍不住点开聊天页面给石切丸发了一个笑脸。但石切丸没有回复,他也就索然无味的收回了口袋里,去阳台上帮歌仙处理那几盆半死不活的花了。

  在青江几乎要以为石切丸忽视了他的消息时,手机震动了起来。

  “终于忙完,不知不觉就天黑了呢。

  “这么晚了,难道是还要批改作业吗?”

  “不,刚刚其实是在整理明天要用的教案。”

  石切丸传过来一张图,一本做着密密麻麻手写笔记的书摊开在桌上。

  “教师责任重大呀,我的话如果去当老师肯定会误人子弟。”

  “怎么说呢?”

  “我那个做出版社编辑工作的朋友经常这么说我呢。”然后句末加上一个哭泣的表情。

  石切丸的头像下,气泡一点点冒出,长长短短。

  “我觉得青江君是很有趣的人,小孩子应该都会喜欢和你玩的。”

  青江握着手机忍不住嘿嘿笑起来。

  “那我也觉得老师你很有趣哦。”

  “哈哈,这倒是第一次被这样夸了,以前还经常被说古板。”

  “咦,会有吗?”

  “有啊。”

  “明明很有趣,我觉得和老师说话的时候,心情会很好。”

  青江一边刷牙,一边等待石切丸的回复。在他几乎要以为冷场时,石切丸又慢吞吞地发来了消息。

  “刚刚家里的猫打翻了牛奶,泼了一地。”然后一张图片又发过来了,果然是很狼藉的样子。

  “那收拾起来还有点麻烦呢,罪魁祸首有抓到吗?”

  又一张图片传了过来,深蓝色皮毛的猫被抱在胳膊里,金色的眼睛看着镜头,若无其事的样子。

  “可爱。”

  “是啊,所以都狠不下心来惩罚它呢,只好自己认命擦地板了。”

  青江的脑袋里立刻勾勒出了石切丸蹲着的模样,高大的身架像个小山,拽着抹布,配上语气的话大概就像个自认倒霉的老妈子。

  “叫什么?”

  “猫吗?”

  “嗯。”

  “好惭愧,没有名字,因为叫什么它都不会理的。”

  “还真是高傲呢。”

  “下次可以带青江君来看看它,有人和它一起玩的话大概它也会觉得心情好。”

  青江这个时候就实在是不懂这个男人。这种以看猫的名义约到家里的事,难道终极目的不是要去床上顺水推舟来一炮?但是石切丸又不像这种人。青江暗暗发笑,说不清是期待还是遗憾,心想自己大概就是gay眼看人淫了。在他对着镜子出神的间隙里,石切丸又发了消息过来。

  “对了,青江君,给你五星好评的话,要怎么做呢?”

  对方询问的太过于一本正经以至于青江一时都有点哭笑不得。那天他只是随口胡诌,没想到石切丸竟然当真了。

  “那个呀,等我问问我老板才知道呢。”

  他也一本正经地回答,撑着洗脸池乐了一会儿,又把石切丸的备注名飞快的改成了“石切大叔”。

  歌仙敲了敲大开的浴室门,“你不洗了就出来,在这傻笑什么。”

  “秘密。”青江眨眨眼,从他身边挤过去,然后突然又回头问,“你知道吃蛋包饭有种很有趣的方式吗?”

  “什么。”

  “先用番茄酱涂上自己的名字,再吃干抹净呢。”

  “嗯?”

  “不知道就算啦,反正超有趣的。”

  歌仙看着他晃晃悠悠回房去了,转头看蜂须贺,“蜂,你听懂了吗?”

  “完全没有,如果他只是单纯在说吃蛋包饭的话。”

  “好奇怪啊这家伙。”

  “嗯……”

 

评论(29)
热度(121)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