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忙碌的道士,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石青】他和他的劳勃狄尼洛先生

两百粉了,我信守承诺,开着石青小卡车过来了。

 写的时候全程听《我是女生》企图让自己心里清纯甜美。但其实有点徒劳。

耶。
就算是带链接的卡车,也请诸位回来留下评论。
么么哒。

==================

“青江,忍耐。”

“好痛……你温柔点!很痛啊文化人!”

“你别动啊小贱人,你动了我这……又弄乱了,唉。”

“扭来扭去会把衣服蹭脏,青江……”

“啊快了……啊,就差一点就……哎哟!你们不要急,一个个来,我会被玩坏的!”

 歌仙把撕废的蜜纸丢进垃圾桶,索性按着他的腿不动了,“你再叫一声宿管就要上来扫黄了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叫小姐了。”

  他口中谴责的人此时正半仰着头坐着蜂须贺的旋转靠椅上,眼圈泛红,倒是副眉目含春的模样了。“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太不风雅了……”他拿手背擦了擦眼角,“有需求的话我们也只会叫MB(money boy)啊……”

 “那我现在给石切丸打电话了,说你要叫MB。”

  “我错了!歌仙宝贝我错了……”青江叫起来,被瞪了一眼后立刻乖觉地降低了音量,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只是他的头发现在正披散,还有几缕要死不活的搭在鼻梁上,“今天是我的好日子,你就大恩大德饶了我吧。”

  宗三挑挑眉,手腕上各色发箍,还拿着发卡板,“还撕不撕啊。”

  “你来?”

  歌仙抬头看他,宗三伸了个懒腰,“这活儿还是得你干,我们寝室就你治得住这个小碧池,”他催促,“快点,头发都还没整,要来不及了。”

  “好了……别催。蜂你按着他点,”歌仙对着青江正色,“撕不撕!要美还是要腿!”

  “撕!我命都交给——啊!”

  歌仙果然下手稳准狠,三下五除二就料理干净了。如果忽略青江这满眼的泪。

  “你行不行啊,这么怕痛,别石切丸还没进去你就一声惨叫把他吓软了。”宗三把椅子转了个圈,拿着梳子顺了顺他的长发。

  青江从蜂须贺手里接过面巾纸,擦了擦脸,“就是痛啊,一痛眼泪就自己冒出来,不得了……话说你不要讲这种flag一样的话,不吉利耶!”

  “好了好了,知道了……唉你不要动!你动来动去我怎么给你梳。”

  蜂须贺把搭在椅背上的两条裙子举起来,“灰格和绀色,你喜欢哪条。”

  “绀色,果然是绀色吧,我最喜欢绀色了。”

  “就知道……那中间服你要不要试试这件,浓绀,白领,赤二本。”

  “哇,你好懂,那就这个了。”

  “你干嘛非得穿裙子,”歌仙靠在边上喝柠檬水,“虽然模样的话,诚心而论也还不错。”

  提起这茬,青江就跟跑了气的气球似的,撇着嘴开腔了。

  “你们觉不觉得石切丸老把我当女孩子。”

  “有吗?”

  “怎么没有,老在绿叶五栋楼洞口等我啊,又学什么劳勃狄尼洛,还装酷,上个星期又是墨镜又是皮夹克,虽然是很帅没错,但是……”

  “但是什么,”宗三把橡皮筋一边咬着拉开,“帅还不好,不过这个打扮肯定是他弟弟给他整的。”

  “bingo,”青江在椅子上扭了扭,“而且现在他啊,还老爱隔三差五给我写诗,送花。”

  歌仙说,“好啊,写诗好啊,写诗又怎么碍着你了。”

  “就是……总觉得怪怪的耶,这样感觉我像个言情小说女主。”

  蜂须贺叹了口气,“当初你成天撩拨他,那么起劲,现在还来纠结这个?”

  “不懂了吧,”宗三冷笑一声,“明抱怨实显摆,瞧瞧他这嘚瑟样。”

  “还有啊,前几天我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给他梳了个背头吗,竟然在电影院被女学生搭讪了!可恶,这种时候又不好在那里说‘两位小妹妹这是我男人请你们不要骚扰他’,他又是个老好人……”

  “自己的男人自己管好,而且你现在啊,好患得患失。”宗三说。

  “有吗?”

  “他可是头一回和男人谈恋爱,有经验才奇怪了吧。”

  “啊……”

  “所以你穿裙子又到底是为哪般呢?”

  “当然是让他好好见识下我的美色,可恶,我怎么能被区区女中学生打败,我穿女装比她们好看百倍,不,百倍不止。”

  “说实话,他还真是好宠你,也不怕把你宠上天了。”歌仙感叹。

  青江顿时又眉飞色舞起来。

  “看吧,又在秀了,”宗三把镜子放到他面前,“怎样?”

  “真美,真美呀真美,啧啧。”

  “出息,美得你……”

http://weibo.com/5356682183/EEFqqokSS?from=page_1005055356682183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92322260305

 

打开微博后最新的那条就是。第一次开车没经验,等我弄好了以后再放别的链接。

评论(13)
热度(123)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