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石青】花开·第十二章

婆家人长篇谈心。

写的时候窗外大雨倾盆,雷声震耳。

其实我很心疼青江。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抱一个。

==================

 

  也许是这个问题问的太过于直截了当,青江愣了几秒。

  小狐丸的语气听上去不像是恶意或者好奇,或者说应该是站在他作为兄弟立场上的一种关切。但他没有暗示,也问的毫不遮掩,这多少还是让青江有些措手不及。他没有急着答话,先慢条斯理地扯了胶带继续封口,然后把箱子拖到门口去,再把房门带上。期间小狐丸一直抱着他的羊头骨望着他。

  “还真是吓了我好大一跳。”青江拍了拍手套,“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小狐丸沉思了一会儿,“大概是野性的直觉?”

  他给了一个不像回答的回答,青江哭笑不得,走过去拿着抹布帮他擦起了灰,“那可惜猜错了,我们没有在交往,现在就是普通朋友关系。”

  “现在?那就是说以后还是有可能会交往?”

  他的说话方式出乎意料的直接,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反感,青江有点无奈,心不在焉的擦了几下,又去桶里浸水再拧干,“怎么,很奇怪?不过说实话,你哥他啊还真不是一般的迟钝。”

  “倒也不是奇怪。至于迟钝嘛……石切丸的‘石’当然不是浪得虚名。”小狐丸说。

  “还真是,不过小狐丸的‘狐’看样子也不是浪得虚名啊。”

  小狐丸去旁边找了几张旧报纸,试图把羊头骨包起来。“那我就只好先替不成器的哥哥向青江君说一声麻烦了,”他说着这样的话脸上倒是笑眯眯的,“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你这么说我可就觉得压力很大了啊,付出和所得极度不平衡的话我可是不干的,怎么样,考虑把你哥卖给我吗?”

  “卖,直接送给你也是没关系的啊。”做弟弟的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青江蹲下来帮他扶着羊头骨,若有所思。

  “我还以为你们多少会惊讶一下,毕竟……我又不是女性。大部分人,碰上被同性喜欢这种事都会突然吓一跳吧,嗯,大概就是那样。”

  他斟酌了一下措辞,没有直接使用“恶心”“反感”或者“抗拒”这样的说法。这确实是他的真心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这么说,也许是对方“石切丸的兄弟”的身份,让他一瞬间有了亲近感和安心感。

  “惊讶这种事嘛……”小狐丸把报纸折的哗哗响,“带有主观恶意的诋毁中伤别人就是素质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觉得很正常。”

  房门关起来了,石切丸在客厅收书也听不见,青江索性开口,“好,既然这样我也不绕弯子,跟你直截了当一点,就问几个问题可以吗。”

  “好啊,你问。”

  “你觉得你哥会接受和男性恋爱吗?你知道的,我对这个还是更关心点哈哈哈。”

  “我觉得?那就我个人来看的话,也不好妄下判断呢……不过从小到大他对女孩子的话题也兴趣一般般,念高中时答应学妹的交往之类的呢,也给人感觉好像只是在完成某种善意的任务?以前啊,我还觉得他是个没法恋爱的男人。 ” 

  “没法恋爱?”

  “所以在他跟我提起你几次后,我就还在想‘这石头一样家伙是不是终于也对人有了特别的注意呢?’,经常不由自主就这么想起来……啊这样说是不是有点失礼?”

  “没有呢。”

  “嗯?”

  “没有失礼那回事,”青江感觉笑容爬上脸怎么也抹不掉,撑着膝盖站起来,“我觉得很高兴,听你这么说的话……至少我还不算泯灭大众的一员?多少能在他眼睛里占据个不大不小的位置,怎么说呢,意料之外的高兴。”

  小狐丸抬头对他一笑。

  “别这么说啊青江君,你很优秀,而他其实也就是个普通的石切丸,字面意义上的普通。”他看青江似乎想说些什么,做了个手势然后继续说,“我的意思就是,其实你可以更安心点,因为你并没有亏欠他什么。”

  “亏欠?不是有句话叫先喜欢的就输了么。”

  “话是这么说,但是……”

  “有时候我也会想啊,以后你哥会不会觉得我接近他就是别有用心,”他还是开口打断了小狐丸,然后又低头思索了一会儿,“虽然我也不否认。但是真的,当一个人开始和你的想象重合时,就很危险了……如果我是个女性,我当然可以一开始就大大方方的去表达好感,但我不能,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考虑,我都不能,我不得不去有各种各样的顾虑。一开始是对他的脸很有好感,等到了自己察觉到的时候,已经发自内心觉得他这个人越来越有意思……是不是听着有点混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哎,大概就是这样吧。”

  小狐丸停下手上的动作。“抱歉,我大概是想的有点简单了,”他说,“他……我是指石切丸,我哥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就和你说的一样迟钝,该说他是不解风情还是怎么样呢?有时候都弄不明白他的态度到底是暧昧还是坦诚。”

  “哈哈,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青江君放心好了,作为他的兄弟,我是不会贸然反对的,请继续加油。”

  青江去拿了空的纸盒过来跟他一起装箱贴胶带,这场关上门后的对话也就暂时结束了。

  午饭是小狐丸打电话叫的披萨和拉面,三个人盘腿坐在地板上吃,雨水在窗户上划出长长的痕迹,整个世界都变得朦胧起来。吃完后小狐丸站起来说,“车借我一下。”

  “干嘛去?”石切丸把外带的塑料叉子折断收进纸盒里。

  “岩融传简讯过来说带今剑看完电影后发现伞坏了,雨太大喊我过去接一下。”

  “噢,”石切丸一边拿车钥匙一边很无奈的样子,“你要他们过来帮忙本来就不太靠谱。”

  “所以才打电话请你过来啊。”小狐丸笑得意味深长。

  

  青江一直都在思索小狐丸上午说的话,不免同时去观察石切丸。大约是目光太过于富有钻研精神,最后石切丸不自在的往旁边躲了躲。

  “老师你别动啊。”

  他凑近了一点,男人躲闪不及,只能抬手去遮他的眼睛,“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宽大的手掌带着温度,他忍不住眨了眨眼睛,视线被遮住了,但这并不妨碍他笑眯眯的回答,“没有,就是觉得你好看。”

  如果就像小狐丸说的那样,那他多对他袒露一点好感又有什么要紧呢?

  石切丸显然并不擅长应付这样的话。“相比之下我还是很普通,青江君的模样应该才是很受欢迎的类型吧?”他说。

  “老师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雨越下越大,青江把手机解锁,避开了石切丸的目光,没有让背景壁纸暴露,然后点开玉置浩二的歌单开始随机放,音量保持在百分之三十五。“之前你还说不能以貌取人呢,明明自己都不由自主会这样。要知道啊,外表给人的印象和本质上的事实有时候差距会很大,就好像别人第一眼看你会觉得你是个偏向传统的人,但实际上你却是西原健一郎式jazz pop的忠实爱好者。而我呢——”他转头过去看他,“老师你啊,怎么就不能再去深层次的了解一下我呢,比如说由内到外的去探索了解一下?”

  石切丸显然没有领会他这句失败的调笑,他也索性懒得管句子里到底泄露了多少真心话,双手往后一撑,深青色的马尾跟着动作微微晃起来,“你感觉到的我,可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啊。”

  被半真半假指责了的人真的就坐在那儿思索起来了。他也不去打扰他,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久久看着他的侧脸。

  石切丸摸摸鼻梁,终于开口了,看着窗外漫天漫地的雨,“青江君是在生气吗。”

  这个回答避开了他的话题,却让他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玉置浩二的声音带着沙哑的质感,混着雨声。他突然就觉得自己确实是在生气了。在这种时候生什么气呢,大约还是因为石切丸。

  但他只是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你猜。”

  “猜不到。”石切丸抬手摸了摸他的头,“但我刚刚突然觉得,青江君果然还是笑起来最好看。”

  他忍不住悄悄叹了口气,索性把那只手按在了头上,“是啊,就结果而言,笑容是最好的,不会有欠缺也不会有太多的遗憾。不过有人跟你讲过你很会说话吗,老师。”

  “嗯……不管外在印象和本质差距多大,至少我还是个高中教师。”石切丸也就对他笑,说不清是一本正经还是故作郑重。

  “真是的哈哈哈,什么啊老师,你一点都不谦虚,快低调一点啊。”

  这时手机里在放的歌已经唱到了最后一句。青江笑了一会儿又低头安静出神,石切丸也就由着他按着自己的手,没有收回。

  等到外面传来说话声和开门的动静,他这才清醒过来,忙把手松开,半真半假的抱怨,“老师你真是又大又沉啊……我是说手。”然后没有等待回答,起身往房间走去了。

  

  加了新人手后,下午收拾屋子的进度加快了不少。四点多时,石切丸就叫青江准备回去了。

  “不多玩一会儿吗?”幼弟今剑对新认识的青江恋恋不舍。

  “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剑明天还要上课。岩融,不要太惯着他了。”石切丸把外套拿了边拉门边说

  行四的弟弟岩融个子非常高大,锻炼得极好的身材就像一座小山。“喔,可是太严厉的话也不好啊,果然还是要开心,开心最重要。”他眯着眼睛笑起来,今剑立刻亲热的抓住了他的手。

  青江对今剑做了个鬼脸说再见,正准备跟着往外走,小狐丸又追上来,示意有话要说。

  “怎么了?”

  石切丸先下楼去开车了,他按了电梯站在楼道口看数字一点点上升,小狐丸站在边上和他一起等,“先前看你们好像不太对,是不是我们回来时……”

  “倒也没有,就是我一不小心肆意妄为指责了他一下,”他抱着胳膊笑起来,“都是被你哥给郁闷的啊。”

  小狐丸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如果必要的时候需要什么帮助,我们也是可以敲敲他的。”他的语气很郑重其事。

  “你哥听你这么说的话是要哭的啊,哈哈。不过其实你们兄弟还是很像的。”

  “嗯?”

  “没什么,至于敲打他这种事嘛,目前顺其自然吧,其实我感觉也不算太坏,真的,你们也不要太操心啊。”电梯到了,他摆摆手笑着说了再见,“下次有空再继续聊。”

 

  到楼下后石切丸已经把车停在门口等他了,雨刷在前窗来回摆动着。

  “青江君……”

  “嗯?”

  “我弟弟,和你好像很聊得来的样子?”

  “小狐丸啊?”他扣着安全带,一面很好笑地去瞟驾驶座上的人。

  “是啊,就是有点好奇。”石切丸看了一眼后视镜。

   青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就装模作样的沉思了一会儿。“你弟弟是个蛮有趣的人,在有些事情上我们都能达成一致见解呢。”他说。

  石切丸很困惑,仍在想,“比如说?”

  “这是秘密,不能说的,老师,询问别人的秘密可一点都不礼貌。”他的脸很严肃,声音里却是带着玩笑的意思。于是石切丸便笑一笑没有再问了。

  雨水冲刷着街道,行人打着伞,透过侧边的车窗看是一片朦胧的景象,好似整个世界都变成了倒影。

  回去的路上车里的音乐换成了先前听的玉置浩二。青江不可抗拒的靠着椅背睡了过去,在这个阴沉的天气里。

 

评论(37)
热度(122)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