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忙碌的道士,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石青】花开·第二十章

“许愿吧,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青江需要,石切丸就会出现的愿望。”

终于苦尽甘来,修成正果了。

大家,开心吗。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我真的肝到要秃头了!!

============

 

  有那么一瞬间,青江感觉自己的脑子陷进了空白。

  他曾经数次想过今晚回去之后的人生后续——就像以前的无数个日子一样,他还是他,日子乏味,静如止水,每天按时上下班,一成不变。

  而石切丸给他带来了改变的欲望。

  一阵悲哀猝不及防地爬上心头,但更多的是混杂着不知所措和茫然。青江往后退一步,把盆子踢到一边,转身跑进屋,把阳台的门拉上了。

  然后他靠着玻璃划门,慢慢坐下来。

 “青江君。”

  石切丸在电话里叫他,声音有些听不清,他把手机拿了起来,贴在耳边不作声。有几秒钟他们都在听着彼此的呼吸声,青江右手捂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开口了。“老师。”这个称呼喊出来时他感觉鼻子又开始发堵了。

  “青江君,先来给我开下门好吗。”

  石切丸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熟悉。“不好,”青江把头埋在了膝盖上,闭着眼睛喃喃,“我不想给你开门。”

  “好,不开门,”石切丸说,“那我就在这里跟你说话,你不要挂。”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把自己弯得像一个要藏起来的虾。“你这样很烦啊,老师,你真的是好烦,”他感觉自己的手又开始发抖了,“我都已经想跑的远远的了,为什么你还是要找过来,来看我笑话吗,还是来教训我。”

  “教训?”

  “是啊,毕竟我这么可恶……一个人自说自话,自顾自的喜欢你,给你还添了这么多麻烦……真是可恶啊。”

  “所以这就是你跑掉的理由吗?”

  “对不起。”

  “别再说对不起了,青江君,我现在很生气。”

  青江的手捏了起来,指尖抵在掌心,微微的痛。

  “我很生气,”石切丸在电话那边顿了顿,“为什么,你要觉得自己是给人添了很多麻烦。”

  “因为这个别人不是别人,是你啊老师……”

 “那又为什么不能和我好好说呢。”

  “为什么?”

  “你在想什么,在为什么困扰,一点都不说,我也没有发觉。是啊,我很生气,不光生你的气,也生我自己的气。”

  青江的眼睛酸涩起来,他只能半仰着头靠在门上,对着天花板出神。“你又没有做错什么,现在没有必要在这里这样说,”他又把手捏紧了,“我要跑掉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已经想的太清楚了。”

  “但你不觉得这样很不公平吗,”石切丸说,“你自己想清楚了,而我还乱七八糟。”

  他的心脏又一次钝痛起来。

  “那我能怎么办呢,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真的……真的实在是等不下去也忍不下去了,我就是这么自私的人,什么都顾不上了。” 他努力想让自己显得平静些,但尾音的颤抖还是把心情暴露的一览无余,“所以你为什么又要追过来找我,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会为了这种事绝望到去自杀的人,你也不要有别的心理负担,你就当我……”

  他越说越不成句子,石切丸打断了他。“当你什么?”男人的声音像是压抑着,在电话里显得很沉闷,“当你从来没有出现过?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当过去的这些时候都不存在?”

  问题隔着电话抛了过来,青江却又开始有些愤怒了,心口一阵疼痛。“如果可以的话,那我真的希望一开始就没有遇到你啊,”他用手遮住脸,很久才接着说,“是,确实是对你很不公平,但这对我又有什么公平可言呢,明明……明明我那么喜欢你。”

  “青江君,这次好好听我说吧,对不起,我想和你说对不起。”

  他感觉空气都变得凝滞,难以呼吸。“别说了,我可以挂了吗。”他轻声说。

  “至少!”

  石切丸对着电话大声喊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急切,“至少你也要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认清自己的感情啊!”他的声音都变得沙哑了,“为什么你就一定要自说自话呢,没有好好接收到你传达的心情,我真的很抱歉,对不起青江君,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但我真的……真的无法这样看着你把一切都否认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你不要挂电话,你哪怕就是听着都好,至少你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一边,别这么做,好吗。”

  心脏猛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又一次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青江的嗓子干涸得发痛,他回头隔着玻璃门往下找石切丸,却怎么也找不到,茫然了几秒,转身就往楼下跑去,光着脚在楼梯上摔了一跤,膝盖磕的很痛,但他已经慌的什么都顾不上了,直到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廊边,愣愣地望了过去。

  男人也隔着院子望着他。

  “青江君。”石切丸一面看他一面对着电话说。

  他想动一动,却腿脚无力只能呆站在那里,但还是不由自主对着电话答,“在。”

  “还记得吗,我还欠你很多承诺。”

  “记得……我记得。”

  “那现在来许愿吧。”

  “……许愿?”

  “是啊,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青江需要,石切丸就会出现的愿望。”

  青江终于感觉内心的酸涩毫无保留的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好,我许愿。”他又去拿肩上的衣服去胡乱擦脸,然后拿下手机对着外面大声喊起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石切丸现在就能出现在我旁边,神明大人,听得到吗!听得到我的愿望吗!”

  石切丸这时终于笑了起来。

  他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放,抓着栅栏就开始爬,然后毫不犹豫的翻了进去,跳下来时踢翻了两个盆栽,其中一个还摔的乱七八糟。

  但这都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他看着石切丸大步到了他的面前,他站在廊上,男人站在廊下,视线却差不多能刚好平齐。

  “我来了。”

  “……嗯。”

  “真的很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青江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抓着他胸前的衣服,脸埋在对方宽阔的肩膀上,不动了。

  石切丸抬起胳膊拍了拍他的背,动作很轻。

  “老师,你这样实在是,”青江把脸埋着,半天闷声说,“太狡猾了,实在是太狡猾了。”

  “对不起。”石切丸把他抱着,低声说,“是我的错,我来得太晚了。”

  两个人保持这个姿势站了一会儿后,青江把头抬了起来,拿手背去擦脸,一面就要别过身去。石切丸却抱着他不让他动。

  “快把我放开……”

  “又想跑了?”

  “真的是太丢人了,在你面前哭得像个傻子……老师你啊,好狡猾,我不想理你了。”

  “这个可不行,我可是开了好久的车才追赶过来的。”

  “都说了你好狡猾了……快放开我。”

  “对不起,”这是石切丸第三次说,挨在青江的耳朵边,呼吸近在咫尺,语气很认真,“我太迟钝,等我意识到你对我真的重要到无法取代时,你却已经自己先逃跑了。”

  青江感觉鼻子酸酸的,然后他拿手锤了一下对方的背。“我跟你讲,我真的都已经决定要放弃了。”他说。

  “嗯,那我真是万幸啊,神明保佑,赶上了末班车。”

  “什么啊,是我同情你,老师,这给的是同情分。”

  “好好,同情我。”

  “真是的……啊啊真是的!你知不知道你简直让人很伤脑筋啊,迟钝,大石头,成天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一面说着一面又锤了好几下,石切丸也就让他锤,“那天你把电话挂了之后,我就怎么都联系不上你了,真的是急得都不知道该怎样才好。”

  “活该,”青江又把脑袋搁在了他的肩膀上,“我真的明明都表达的那么明显了,连你弟弟都看得出来。”

  石切丸摸了摸他的马尾。“那这次我不会再让你跑了。”他说。

  “这么自信啊老师。”

  “以后会好好看着你的,笑容是最好的,你果然还是笑的时候最好看。”

  “啊,那你这是说我刚刚哭的很丑?”

  青江撑着他的肩膀去瞪他,只是刘海乱糟糟的搭在脸上,根本毫无威慑力,石切丸就笑着帮他把头发理好了。“好看,都好看。”他说。

  “真的是太狡猾了你,”青江把手贴在了他的胸口,“石切丸老师,你把我的心可是搅得一塌糊涂啊,快说你准备什么时候来把我的床也弄得乱七八糟?”

  石切丸一愣,这时青江就狡黠一笑,趁机从他胳膊下钻了出来,跑进了屋。

  终于不再是落荒而逃了,如果他的耳朵没有红着的话。

 

  数珠丸回来时,厨房里已经开始煮饭了。他在玄关换鞋,青江就伸着头出来看,身上还系着围裙,边擦手边眨着眼笑。

  “贞次?你在做什么。”

  “哥,”青江又擦了擦手,犹豫了一下说,“我……我想给你介绍个人。”然后他把石切丸拽了出来,拉到边上站好,“这是……”

  “前辈好,”石切丸却自己把话接了过来,“我就是石切丸,青江正在交往的对象。”

  青江一愣,回头又去自己的表兄。“嗯。”数珠丸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面上神色淡的平常。

  “你们……”青江看了看自己的新男友又看了看自己的表兄,愣了几秒,“你们认识?”

  “是念同一个大学的前辈。”石切丸低头看他。

  青江却觉得自己要被绕糊涂了。“等等,等一下,”他把两只手抬起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我有点转不过来,你怎么知道我哥跟你一个大学毕业的。”

  “这个……”

  “锅里在煮什么?当心煮过了。”这时数珠丸开口了,石切丸就一笑,转身去了厨房。青江一个人站在原地想了又想,过去拽着表兄的衣服问,“哥,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贞次不也什么都没跟我说吗。”

  他放开他的衣服,抬手摸了摸鼻梁,“我当时自己都糊里糊涂的,跟你讲的话怕又给你徒增烦恼……”

  “贞次,事情不说清楚是不会解决的,以后你也要记着。”数珠丸淡淡地说,“对自己的哥哥寻求帮助不是什么添麻烦的事。”

  “哥……”

  “你的事情解决了就好,”这时石切丸已经在往外面端煮锅了,数珠丸看了青江一眼,目光很柔和,“先吃饭吧。”

  这顿饭吃的很平静,期间青江一直试图去觑探他表兄的神色,但没有什么收获。

  石切丸是自己开车过来,怕晚上不好走路,所以吃过午饭后,两个人就预备回去了。

  车停在车站那边的停车场,出了门后,石切丸就把车钥匙给了青江。

  “干嘛?”

  “你先过去吧,车子就停在最外面那一排,我的车牌号你还记得么。”

  青江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记得倒是记得,不过干嘛不一起走。”

  石切丸笑一笑,“没事,你先去吧,有些事情我还要跟前辈边走边说一下。”

  这时数珠丸也看过来对他点了点头,他也就应了声,自己沿着路边往前去了,留下男友和表兄在后面慢慢地走。

  已经能望见远处的海了,白色的海浪翻过来退下去,一遍遍冲刷着黑色的礁石。“这次真的是很谢谢前辈了。”石切丸落后小半步,拖着青江的拉杆箱说。

  “他是我弟弟,不用说谢谢,”数珠丸走的时候轻轻捻着手上的念珠,“事情解决了就好。”

  “嗯,已经好了前辈。”

  “青江他……”数珠丸抬头望着远处,“石切丸君,你要好好对他,他真的是个好孩子。”

  “好,您放心。”

  “不是我放心,是要让他放心。”

  “嗯,我知道了。”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他有时候喜欢自己撑着,你也要多顾着点,”数珠丸继续慢慢说,“其实很多时候事情说通了就好,矛盾都是因为彼此不坦诚而激化的。”

  “我会的前辈。”

  这时已经快走到停车场了,不远处青江就站在车子边望着。

  “我就不送了,”数珠丸停住脚步,偏头看过来,“石切丸君,我弟弟以后就拜托你了。”

  他微微低头,石切丸也忙鞠了一躬。“我对青江是认真的,”他说,“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他。”

  青江看着石切丸拉着自己的箱子过来了,就好奇地问,“你跟我哥讲什么了?”

  “以后再告诉你。”石切丸笑一笑,开后备箱去放箱子。

  数珠丸还在路边站着,那头长发被海风吹得微微飘起来,身形还是一如既往的清瘦。

  “哥!”青江把手拢在嘴边喊起来,“过段时间有空了我们会再回来看你的。”

  然后他就上了车,匆匆忙忙去扣安全带,垂着头半天没说话。

  “怎么了?”石切丸问。

  青江深呼吸一口气,偏头打了一下他的胳膊,露出一个呲牙的微笑。

  “啊,好痛。”

  “少来了,狡猾又迟钝的石切丸老师。”

 

评论(59)
热度(155)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