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石青】花开·番外一

“你说明天去也不晚的!”

番外一给大家讲讲papa那段心理历程。最后也一定要欢乐起来。

然后番外二不公开,会收录在本子里,过两天来做印量调查,谢谢大家支持。

============

 

早上醒过来时,正赶在闹钟响起前五分钟。

  石切丸从床上坐起来,发了一会儿愣,然后掀被子下床穿拖鞋,路过桌子边时顺手把在充电的手机拿来看一看。

  没有任何消息提示。

  心里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又去刷牙洗漱,对着镜子照了照,开始打刮胡膏准备剃胡子,像在完成某样公式化的程序。

  他突然又想起了青江。

  青江和他不一样。他总是有这样的感觉,而具体哪里不一样呢,硬要回答他也说不上来,概而言之也许这就叫特别吧。偶尔他也会有些羡慕:和青江对比起来,自己真的是显得要再普通不过。

  这时家里的猫也醒了,踱步到浴室门口看他剃完胡茬后用水洗干净,然后拍须后水。“昨晚睡得怎么样?”他拿毛巾擦了脸出去,弯腰把猫抱起来,然后往房间去换衣服。猫当然不会回答,身上柔软的皮毛蹭得他胳膊微微发痒。

  他站在衣柜前打领带,手上的动作突然就顿了下来。

  猫坐在床上看着他,目光探究。

  几天前青江突然搬走了,屋子里顿时就空了许多。空在哪儿了呢?依旧还是他和猫住在这里啊。石切丸继续拉领带,同时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漫无目的。大约是过了有人能说话的几天日子后,突然之间又有点不习惯吧。他想了想,又去看猫,猫也正眯着眼睛瞥他。

  “你说他怎么突然就不和我说话了。”

  他过去蹲下来,大拇指从猫的头顶摩挲而过。“为什么呢?”他若有所思地把猫抱过来,也许是姿势不对,猫情不自禁对他翻了个白眼。“不开心?还是遇到什么事了,”一个又一个的疑问从他的心里冒出来,开始搅得人烦躁又无奈,连带着思维都要比以往迟钝三倍,“难道是你做了什么让他觉得很讨厌的事?”

  猫忍无可忍,前爪按到他的脸上,对他打了个哈欠,扭身挣扎着跳到地板上,走了。

  

  这个问题暂时来说,依旧无解。

 

  中午的时候小狐丸打电话过来了,那时他正洗了便当盒回办公室,对着桌边上那个小盆栽出神。

  “下次能不能接电话快一点?这样很不礼貌啊,总是让别人等太久。”

  他敲了敲桌子,往后靠在椅背上,“很急?先把从我这里借走的钱还回来怎么样。”

  “做哥哥的可不该和弟弟计较这种事啊。”小狐丸飞快地改口。

  石切丸哑然失笑。“好好,不计较,”他说,“中午找我做什么,你们live house那边不忙?”

  “就是想起来有个事儿要跟你说一下,”小狐丸说,“上次青江君不是也来给我帮忙搬家了么,出于礼貌我也该谢谢别人,找个机会大家一起吃个饭吧。”

  听到这话,他心里突然就觉得沉甸甸的,像有什么在往下坠,扯得整个人都沉闷起来。“唔,”他没说最近对方和自己联络很少了,就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你自己去和他说就行啊。”

  小狐丸的语气听上去很困惑。“我可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啊,”他问,“你跟他不是朋友么,说话方便点吧。”

  石切丸叹了口气。

  “嗯,”他顿了顿又说,“我会跟他提的。”

  “怎么了?听上去怎么好像没什么精神,中气也不足啊。”

  “没有那回事。”

  “难道你们吵架了?”

  “何以见得?”

  小狐丸在电话那边笑了笑。“我猜的。”他说。

  石切丸揉了揉眉心,把电话挂了。

    

  一个下午过去,青江依旧没有给他回复任何消息。

  石切丸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然后又锁了屏放回口袋里,准备开车回家。

  晚上时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了电话过去,坐在客厅里听着那边的讯号长长短短的响。对面没有人接。突然就有种无可奈何的情绪翻腾起来,石切丸攥着手机靠在沙发上出神,感觉心里就像是被什么咬缺了一块,失落的让人困惑。

  “我再打几个电话看看,”他把旁边的猫抱了过来,高高举着,视线平齐,“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事,我也要跟他好好谈谈。”

  猫轻轻地甩了甩尾巴。

  石切丸就坐在那里,连着打了五个电话过去,等自动挂断了就再打,一个接一个,偏执得很。

  然后他感觉心里又一次沉重起来,前所未有的沉重。

  他想起了去给小狐丸搬家的那个雨天,他和青江坐在窗户前,而对方侧身背对着他,用手机在放玉置浩二的歌,音量不大,混着雨声莫名的触动情绪。有那么短暂的一个片刻,他在悄悄观察青江,看他深青色的长发扎起来,在背后微微的晃,就像猫的尾巴。

  “老师你啊,怎么就不能再去深层次的了解一下我呢,比如说由内到外的去探索了解一下?”

  青江这样说着,一面偏头去看他,两只手撑在身后,下巴微微抬起来。

  他还在出着神回忆先前手掌遮在对方脸上时被睫毛一扫而过的触感,一时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青江君是在生气吗?”他最后只能这样开口问。

  对方狡黠地一笑,模样让他有些晃神。

  

  是啊,青江到底在想什么呢。他忍不住又开始在脑子里模模糊糊地思索。

  在他还没来得及理清头绪前,手机突然震动了,屏幕上青江的名字沉默的闪动。石切丸顿了一会儿,慌忙就伸手去拿,一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一杯水,漫的到处都是。

  但这都没什么重要的。他揉了揉眉心,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先对着电话叫了一声青江君。

  那边的声音淡得听不出什么情绪。“是我。”青江说。

  石切丸感觉有很多问题要争先恐后的往外蹦出来,最后还是在心里叹了口气,问,“最近还好吗?”

  “好,”对方很轻地说,“老师你呢?”

  “也还好。”

  猫坐在墙角玩着它的金线球。石切丸握着电话沉默了,对面也没有说话,就像是种无声的对峙。

  他突然觉得有些焦急起来,于是他便匆匆地问,“有看到我发的照片吗?”

  对方说有。

  石切丸顿了顿,又说,“上次答应教你煎蛋,也还没有教。”

  “老师不用放在心上。”

  这句话答的仿佛轻描淡写,就好像下一秒就能翻篇了。他不禁就觉得有些生气起来——可他为什么要生气呢?他有什么理由可以生气。石切丸对着自己诧异了一会儿,又是无奈又是烦躁,这时青江在电话里又问他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他也不好让自己这样莫名其妙的情绪暴露出来,想起小狐丸交代的话,便说,“想问问你周末有没有空,小狐丸说上次你来给他帮了忙,很过意不去,想大家一起吃个饭。”

  “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小事而已,”对面说,“老师你跟他说,让他不要太挂心。”

  石切丸顿了一下。“好,那这样的话有空和我一起吃饭吗?”话出口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对不起老师,我……”

  声音隔着电话传到耳朵里,就像激化问题的最后一块石头,石切丸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他也想不清楚自己为何变得急躁,但他知道自己正对着电话反问,“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那边沉默了很久才又出声。“没什么,就是去不了,想和老师说很抱歉。”青江的声音有些沙哑。

  他感觉有问题要从心里呼之欲出了,同时他也依然因为对面那句“对不起”生着他莫名其妙的闷气。“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呢,青江君,”他停下步子,最后还是问了出来,“消息你也有看到吧,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信号的沙沙声和呼吸声纠缠在一起,就像某种解不开的情绪。

  石切丸突然就觉得难过起来了。他们隔着电话,看不到彼此的模样,遥不可及。“你最近真的好吗。”他把电话贴在耳边,听着那边沙沙的动静。

  “好,我很好。”

  这时他听见对面的声音越发沙哑了,压抑又沉重。

  “但是一切都不对了,”石切丸对着电话低声说,好像那就是青江,“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突然之间就好像什么都变了一样,如果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好吗。”

  窗户没有关,风把窗帘吹得飘起来。猫放下它的金线球玩具,抬头看着他坐回沙发,右手拿着电话,左手不自觉的抓着头发,抓紧又松开。

  青江沙哑的声音混着哭过的感觉,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小狐丸过来敲门时,已经很晚了。

  他起身去开门,却吓了对方一跳。“你怎么了?”小狐丸见鬼似地退开一步,又提着箱子从他旁边绕进去,“大晚上的脸色这么差。”

  石切丸不知道该怎么说,跟在他后面走了几步,又开口,“手机借我打一下。”

  “做什么。”

  “我要给青江打电话。”说话时他感觉脑子都在嗡嗡响。

  小狐丸原本还在弄他的箱子,一听这话就把头抬了起来。“出什么事了?”他那对红色的眼睛探究地看着他,虽然是问句,语气却是毋庸置疑的确定。

  石切丸坐回了沙发,一口气堵在胸口吐不出来,颓然地抓了抓头发,“我现在感觉脑子里很乱,你让我想想怎么跟你说……”

  “是不是他跟你表白了。”小狐丸直接打断了他。

  “你怎么……”

  “你只需要说是,或者不是。”

  “嗯。”石切丸把手按在额头上,揉了揉。

  小狐丸继续收拾他的箱子。“然后呢。”他又问。

  “他把电话挂了。”

  “再打过去啊。”

  “打了,打不通,我好像已经被拉进黑名单了。”

  小狐丸又抬头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那你怎么想的?”

  “我?”

  “是啊,好歹端正一下态度吧。”

  石切丸抽了几张面巾纸潦草地擦了擦桌上的水。“你现在问我,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和他当面谈一谈,”他低声说。

  “谈?”小狐丸觉得很匪夷所思,有些想笑但最后还是把表情严肃起来了,“谁想跟你谈话,”他忍不住就想戏弄一下他,“别人是想跟你谈恋爱,不是想跟你谈人生理想。”

  石切丸又抓了抓头发,整个人看上去暴躁得有些可怜又有些好笑。

  “好吧,那我再问你,你不要自己瞎想,回答我的问题就行,”小狐丸拍了拍手也在他旁边坐下来,“前段时间你整个人状态不对是不是因为他?”

  “嗯,因为突然之间他就疏远了,当时也是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搬回去了,就还是……很困扰吧。”

  “你对别人做了什么讨厌的事啊,欺负别人了吗?”

  “他走的前天晚上发烧了,我倒是照顾了他一夜。”

  “喔,”小狐丸说,“那我懂了。”

  “懂什么?”

  “不跟你讲,我现在为我有这样一个哥哥感到难过。”

   石切丸叹了口气。

  “你真是……我该怎么说你呢,别人可是很喜欢你啊,你这么好,到底是想给别人希望还是折磨呢。”

  “难道你觉得我是那种要去故意耍别人的人?”

  “这个小狐我可不知道,你要问自己。”

  石切丸坐立不安地垂着头想了一会儿,把手机拿在手上按亮又按熄。“刚刚他在电话里一哭,我整个人都懵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他感觉心里发涩,堵得厉害,“不管怎么样我现在就觉得很对不起他。”

  “让别人哭啊,这可真失礼。”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还是要先找到他。”他说。

  “那很好啊,看样子你也是很喜欢他的啊,这下问题就解决了。”

  石切丸一愣。

  小狐丸没给他更多思考的时间。“接不到对方的消息就会烦躁,之前跟我讲话也是,隔几句就要提……现在倒好,别人跟你表白了,你在这里生什么气,唉你们这真的是大费周章,我都看得累。”他好笑好笑地往旁边看了一眼。

  “我大概是生自己的气……”石切丸喃喃着坐了一会儿,然后抓起手机就要往外跑。小狐丸忙伸手去拉他,“你干嘛去?”

  “我现在过去他家找他,说清楚,一定要说清楚。”

  小狐丸拽了拽他,没拽动。“你想清楚了?现在这么晚去也不合适,”他说,“明天再去吧。”

 石切丸垂着脑袋站了一会儿,从未见过他这个模样的小狐丸几乎要在心里笑出来。

 “明天去也不晚,今天先都好好休息吧,你也把脑子理清楚点,想好明天怎么跟别人说。”

  他摸了摸鼻梁,终于感觉心里如释重负起来。

  

  第二天上完课下班后,小狐丸表示他也要跟着过去,免得他做错事说错话。石切丸正满心想着怎么跟青江说,想也没想就应允了。路上有些堵车,等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你知道他家几号么?”

  “知道。”

  “咦你竟然知道?”

  “讲到这个我也要问你,你为什么知道青江喜欢我?快说。”

  “这个嘛,小狐我无可奉告,大概就是野性的直觉吧。”

  他按了门铃,开门的是个紫色短发的男人,打量了他一会儿,知道来意后又自我介绍名字是歌仙兼定。

  “青江?你找青江啊,他一大早就回老家去了。”歌仙说。

  名叫宗三左文字的另一位也打着哈欠从后面过去,“是啊,一大早就走了,唉。”

  石切丸愣了几秒。“你说明天也不晚的!”他回头对着弟弟提高音量喊了起来。

  小狐丸才懒得理他,背转身悄悄地笑,几乎要笑死过去。  

 

 

 

评论(20)
热度(142)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