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忙碌的道士,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花鸟风月组+石青】日常随写

一个青江告白失败的片段。

在昏昏欲睡的间隙里写的。日常揭露平凡生活的丧。

很短的片段。

==============

【一】

“我头痛,胃痛……那地方是叫胃吧?胳膊痛,腿也痛,哪里哪里都痛。”

青江仰面躺在地上,歌仙坐在椅子上低头看他,“那你去床上躺着啊。”

“懒,懒死了,不想动,心好累。”

同时他也用身体做出了回答,摊手摊脚就像一只要死不活晒太阳的绿色青蛙。

事实上,并没有太阳照进屋里。

蜂须贺在补西方经济学作业,肩膀微微耸起来。宗三蹲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敲报表,按键声响间隙几乎长达几十秒。至于歌仙,大约仍旧是在埋头啃他的海涅吧,从图书馆的角落里淘到的85年译本,翻来覆去,视若珍宝。

空调机的运转声带着微妙的空洞感,青江又躺了一会儿,突然盘腿坐起来。

“走吧,”他说,“下去陪我跑步。”

“现在?”

“嗯对,就现在。”

“现在大中午,你确定?”

“确定确定,走吧,我感觉我需要让自己的身体兴奋一下。”

歌仙又一次把头低过来看他,“你不是刚刚讲不想动心很累吗?”

“那我改变主意了,”青江大声说,“我现在要去跑步。”

坐在椅子上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最后宗三啪地一声点了保存。

“走吧,陪你疯。”他说。

 

【二】

最后还是只有青江自己挣扎在操场跑道上前进。

六月的太阳正晒,很快宗三的脸就泛起了微微的红。歌仙想了个办法,他把青江丢下的长衬衫披到了宗三的头顶,两个袖子绕一圈,松松地打个结——这让他看上去就像个中东来的阿拉伯人。

“他跑几圈了?”蜂须贺的额头上有细密的汗。

三个人坐在观众席墙根下的塑料长椅上,那微末的一点荫凉罩在头顶,显得难能可贵。

歌仙张了张嘴,感觉喉咙里像干燥的要起火。“才一圈半吧。”过了一会儿他说。

他们隔着很远看青江在操场的那一头跑,穿着蓝色的及膝短裤,两条白瘦的小腿晃动着,像只扎着脑袋死命往前的蚂蚱。

蜂须贺问歌仙,“还是前天那事儿?”

歌仙没来及开口,披着衬衣的宗三回答他,“就还是那事儿。”

“何必呢。”

“他乐意啊,陪他吧。”

 

【三】

大约是跑了四五圈,最后青江自己也挪不动了,深一脚浅一脚过来,然后三个人一起去了学校商店,站在门口的遮凉棚下吃雪糕。

远远的看见东门那边过来几个人,石切丸个子高,走在里面很显眼。

“你还看,再看雪糕就化了。”宗三说。

青江“啊”了一声,回过神来手上那只雪糕就失手晃掉了,摔在地上黏糊糊的一块。等他从歌仙那里拿了纸把手指擦干净后,再抬头已经望不见人影了。

 

评论(17)
热度(142)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