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忙碌的道士,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本丸篇】杂事二


长时间不登游戏是罪恶的事。

写的时候我这样想着。

好的主人和好的刀,应该是互相信任心意相通的。

依然是娱乐,诸君随便看看。

==================

当家的生意做的蒸蒸日上,她被金钱淹没,被油烟环绕,但发自内心而言,她觉得自己都快有些膨胀了。

这种膨胀终结于有一天她吃自己的菜感到有些倒胃口。

别人吃着她做的“一期一会”,而她却在本丸里混着她的日复一日——这种生活着实荒芜,好像每天聊以存活的精神食粮就只剩晚上看电视。

物随主人型,当家的这样,刀也这样。

清光每天都会敷面膜,涂了指甲油就晾着一对白脚看电视,顺便检查白天的账单。他是近侍,自然这时候是待在阁楼外的近侍屋。...

【长蜂】蔽雨·第十一章

终于更新了!秃子我还沾沾自喜的好好活着!

 终于到了这个系列里传说中的新年夜梗!

那么蜂须贺先生的年底最后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呢!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这场游离在人群外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太久就收了尾。有那么几分钟,蜂须贺持续地盯着宗三的脸发呆,好似要在上面看出画,但每当对方投来询问的目光时,他就又低下了头,转而去凝视自己的鞋尖,十足的专心致志。

蜂须贺在心里期待着宗三还能再主动开口和他说点什么或者问点什么,但显然对方并没有再开这个头的打算,这让他隐约间感到有点失望。

宗三靠在墙边,把自己缩在大衣里,一...

【长蜂】蔽雨·第十章

终于更新啦。从《蔽雨》的时间线来看,还有差不多一个多月就到了新年啦。新年的那一晚,青江会许愿,第二天宗三就要回家,分别就是《花开》和《遮风》的开头了。

有点怀念。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出乎蜂须贺的意料,老家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荒诞,那两天一直在下雨,是要撑伞才能勉强行走的湿度,而长曾祢坚持不懈地打电话过来,还给他拍老房子的照片,那些陈旧的门廊和幽绿的青苔就像疤痕一样存在着,除了挖掉,就只能重建。

和说好的一样,蜂须贺也给父亲打去了电话。问好后是漫长的沉默,他听到下雨的声音隔着遥远的距离传过来,好像是来自另一个世...

【长蜂】蔽雨·第九章

终于有空更文了!

隔了这么久,自己也觉得心里难受。

如果大家还愿意继续看这篇文的话,就太好了。

谢谢大家。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但有趣的是,这之后接连的一段时间,蜂须贺又开始做梦了。

事实上这种情况很多人都会遇到,零碎的梦像晚间剧一样串起来,仿佛黄金档片。但贫瘠的是,没有枪林弹雨,也没有东京爱情故事,有的只有荒芜,接连不断的荒芜,连成一大片望不到头。梦里面,白晃晃的阳光停留在午饭后的时刻,极长的廊边,夏蝉在叫,窒息了一样的竭尽全力。

电子游戏的声音在身后的屋子里传来,含含糊糊。蜂须贺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但他知道...

【长蜂】蔽雨·第六章

这次真的太久了,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剧情,记不记得秃子我。

迟到了很抱歉(表演五官贴地

仍旧是蜂须贺先生不怎么快乐的故事,带着冷的温度和雨停后的清新感。人啊,总是会有各种不愉快,毕竟烦恼总是猝不及防。

每个人都会压抑,你看他在笑,其实心里是很难过的。

所以,能有个人依靠,真好。

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在蜂须贺没有注意的时候,他的感冒走向了另一个加重的趋势,伴随着越来越凉的天气。

大约只是又过去了一天,他的嗓子就彻底沙哑了,开口就疼痛,像被什么扼紧了一般。

这实在是突如其来的灾难,毕竟面前还摆...

【烛压切】小段子(百合)


“喜欢是什么感觉。”
宗三坐在高脚椅上喝果汁,苍白的肤色在黯淡的光线里很显眼。长谷部这句突如其来的发问,让她愣了好几秒。
“谁知道呢,”她很快又把一只手抬起来,撑着腮,“怎么,你喜欢谁了。”
长谷部摇了摇头。“我认识一个人,”她犹豫了一下说,“总是对人很好,好到我……”
宗三敏锐地打断了,“对你?”
长谷部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冰的,闷得胸腔里都在发僵。“我没说对我,”她解释着,“就是有这么一个人,总是对某个人特别好,好到让人没地方逃……就是这种感觉。”
宗三嗤笑了一下。“好吧,”她答的言简意赅,“有点蠢。”
长谷部很轻微地叹了口气,“是有点蠢。”
宗三看了她一眼,“但是也挺悲哀的一个事。”
“嗯?”
“大概就是‘...

《遮风》完结感言

====================

慢慢写了一个多月,《遮风》总算是写完了结局。
最后依然写个总结,是自己对这个小故事的一个告别,也是要开始新旅程的期望。

《遮风》这个题目,是在动笔写《花开》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如大家所见,《花开》是恋爱慢慢生长的故事,而《遮风》是一个关于走迷宫的故事。
真的就像是走迷宫一样。
两个人望得见彼此,却是跨越了接近十年的鸿沟才拥抱到最真实的对方。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下定决心。
错过了可能就找不回来了。

然后作为花鸟风月系列的第二篇,这个也是会出本的,番外篇数不定,lof上不会放,以后全部收进本子,里面会讲正文里没有揭露的一点过去和以后各种有趣的事。
不过先等《花...

【江宗】遮风·第二十四章(完结)

终于走到了最后。

很开心,也有一点忧伤。

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都将永远刻在心里。

谢谢大家又陪伴我走完了这一个小长篇。爱你们。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如有长评,炸成烟花。

===============

再往后故事就到了它应得的结尾,过了一段时间,在一个平淡的晚上,江雪也曾又问起过青江的事。

“他已经痊愈了。”宗三答得很简洁。

“痊愈?”

“心病还是要对症下药,石切丸开了一早上的车跑他老家去把他捉回来了,这两个人彼此折腾了这么一大场,大概老天也是看不下去了吧。”

“听着像在说神明的力量。”

“你不说我还又忘了,新年那会儿青江喝得头重脚轻,还许愿,结果真的……你看他现在天天得...

【江宗】遮风·第二十三章

幸福啊,大家一定都要幸福。

这章字数好长啊,哈哈哈,写好多。

歌仙给青江打电话事件,详情见《花开》第十九章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名叫石切丸的男人坐在他们家,很尴尬。

他弟弟也跟着来了,自我介绍叫小狐丸,进门后就优哉游哉看客厅搁柜上的小艺术品,各式花样别有风情。宗三不禁又要回想当年青江和歌仙上二手市场跟淘金似的一趟趟往家里折腾东西,然后又回厨房给两个意料之外的陌生客人倒了喝的,挑上个星期一时兴起拎回来还没开封的浓缩橙汁,加冰搅拌兑得古里古怪,没有橙味只有水味。

歌仙自从他们进了屋,眼神里的锐气就半分不减,宗三还想背着人跟他说你收着点,但转眼间就...

【江宗】遮风·第二十二章

他们终将走向各自的幸福。

今天也心疼单身狗文化人。

青江逃跑事件详情见《花开》第十八章。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后来到了半夜醒来时宗三才发现那盒糖依旧没有带回来,也许是最后又随手丢回了江雪的口袋,仿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他的手机屏幕壁纸已经悄悄换了,是那张趁着男人在车上睡着时拍下的图。深夜的好友列表一片灰暗,世界在此时陷入安静,各自的心事和情绪都隐藏起来,无人知晓。他往前随手翻和江雪的聊天对话记录,或简短,或平淡,也依旧是彼此都不怎么称呼对方的名字。

他猜想这个人其实过去和恋爱这种事是没有太多缘分的。在自己眼里,有时他显得很笨拙,但常常又是在很认真...

1 / 5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