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长蜂】蔽雨·第十一章

终于更新了!秃子我还沾沾自喜的好好活着!

 终于到了这个系列里传说中的新年夜梗!

那么蜂须贺先生的年底最后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呢!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这场游离在人群外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太久就收了尾。有那么几分钟,蜂须贺持续地盯着宗三的脸发呆,好似要在上面看出画,但每当对方投来询问的目光时,他就又低下了头,转而去凝视自己的鞋尖,十足的专心致志。

蜂须贺在心里期待着宗三还能再主动开口和他说点什么或者问点什么,但显然对方并没有再开这个头的打算,这让他隐约间感到有点失望。

宗三靠在墙边,把自己缩在大衣里,一...

【长蜂】蔽雨·第十章

终于更新啦。从《蔽雨》的时间线来看,还有差不多一个多月就到了新年啦。新年的那一晚,青江会许愿,第二天宗三就要回家,分别就是《花开》和《遮风》的开头了。

有点怀念。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出乎蜂须贺的意料,老家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荒诞,那两天一直在下雨,是要撑伞才能勉强行走的湿度,而长曾祢坚持不懈地打电话过来,还给他拍老房子的照片,那些陈旧的门廊和幽绿的青苔就像疤痕一样存在着,除了挖掉,就只能重建。

和说好的一样,蜂须贺也给父亲打去了电话。问好后是漫长的沉默,他听到下雨的声音隔着遥远的距离传过来,好像是来自另一个世...

【长蜂】蔽雨·第九章

终于有空更文了!

隔了这么久,自己也觉得心里难受。

如果大家还愿意继续看这篇文的话,就太好了。

谢谢大家。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但有趣的是,这之后接连的一段时间,蜂须贺又开始做梦了。

事实上这种情况很多人都会遇到,零碎的梦像晚间剧一样串起来,仿佛黄金档片。但贫瘠的是,没有枪林弹雨,也没有东京爱情故事,有的只有荒芜,接连不断的荒芜,连成一大片望不到头。梦里面,白晃晃的阳光停留在午饭后的时刻,极长的廊边,夏蝉在叫,窒息了一样的竭尽全力。

电子游戏的声音在身后的屋子里传来,含含糊糊。蜂须贺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但他知道...

【长蜂】蔽雨·第六章

这次真的太久了,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剧情,记不记得秃子我。

迟到了很抱歉(表演五官贴地

仍旧是蜂须贺先生不怎么快乐的故事,带着冷的温度和雨停后的清新感。人啊,总是会有各种不愉快,毕竟烦恼总是猝不及防。

每个人都会压抑,你看他在笑,其实心里是很难过的。

所以,能有个人依靠,真好。

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在蜂须贺没有注意的时候,他的感冒走向了另一个加重的趋势,伴随着越来越凉的天气。

大约只是又过去了一天,他的嗓子就彻底沙哑了,开口就疼痛,像被什么扼紧了一般。

这实在是突如其来的灾难,毕竟面前还摆...

【长蜂】蔽雨·第五章

对不起,又是迟来的更新。

最近真的好忙啊,好忙啊,好忙啊……好累,在为自己想做的事而做着努力。

希望能有希望的曙光吧。

因为太久不更新,可能前面大家都忘了,可以先去把前面四章快快温习一遍了再来看更新。

一直以来受到大家照顾,很谢谢,新的一章也是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发在社交平台上的动态在深夜得到了响应,一个接一个,好像大家这时才爆发出热情。

有的人说,晴天带伞雨天吹风,就好比人喜怒无常。

还有人说,这样的话题就是存心让人聊不下去。

蜂须贺去洗了头发,举着吹风机时又蹭到了指尖的伤口,有点痛,尖锐的感觉。很稀奇的一件事,房间里...

【江宗】遮风·第二十四章(完结)

终于走到了最后。

很开心,也有一点忧伤。

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都将永远刻在心里。

谢谢大家又陪伴我走完了这一个小长篇。爱你们。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如有长评,炸成烟花。

===============

再往后故事就到了它应得的结尾,过了一段时间,在一个平淡的晚上,江雪也曾又问起过青江的事。

“他已经痊愈了。”宗三答得很简洁。

“痊愈?”

“心病还是要对症下药,石切丸开了一早上的车跑他老家去把他捉回来了,这两个人彼此折腾了这么一大场,大概老天也是看不下去了吧。”

“听着像在说神明的力量。”

“你不说我还又忘了,新年那会儿青江喝得头重脚轻,还许愿,结果真的……你看他现在天天得...

【江宗】遮风·第十三章

快点吧,觉醒吧,突破吧,恋爱吧。

本章进入小宗三奇妙的内心世界。

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啊。

一如既往,评论评论评论。

================

 

后来宗三还是悄悄把烟盒拿走了,也许江雪知道,也许不知道。

周一的早上他坐着他的车去上班,下车前突然回头望了他一眼。“我不是个喜欢顺从别人的人啊,”他撑着座位靠了过去,左手绕过江雪的身前,“我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我自己会想清楚。”然后他就从男人口袋里把那盒糖拿了出来,据为己有。

到了三月初,又开始下雨了。

起先是多云,后来天色也阴沉下来,雨水浸在空气里,就像某种化不开的情绪。宗三是真的很不喜欢,每到这种时候就恨不得...

【石青】彼此

对不起,我没赶上父亲节的末班车。

写完遮风的更新后人有点累,写晚了点,篇幅也不长,大家胡乱看看吧。

这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爱石切丸,爱青江,希望他们永远幸福。

===============

 
去年夏天的某一日,大约是黄昏后吧,石切丸被派出去远征回来了,很欢喜地说,“今天我又赚了外快。”

“外快?”青江站他面前给他解帽带。

“是啊,多少我也没数,就这么大的袋子,”他比划了一个尺寸,大约有两个手合在一起那么大,“装了大半袋吧,挺沉。”

晚饭后两个人就对坐在房间里数钱,小判从袋子里倒出来,金灿灿的一堆。

数完后青江就把它们都装进了小匣子里,看着石切丸眼神还恋恋不舍的,拿...

【江宗】遮风·第十章

你所想的,其实一直都是能和他站在平等的一条线上吗。

虽然cp冷,但是也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秃头狮呻吟着如是说。

===================

 

坏心情来的突然,好心情也来的猝不及防。

一个人对于愉悦的定义是没办法明确说出口的,但你就是能感觉到他确实是在心情好了,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眉角眼梢,无处不在。

歌仙看着宗三第五次去点了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侧脸在屏幕光的映照下是安静的一个轮廓。

次郎出去接电话了,青江早就因为酒量不济昏睡得摇头晃脑起来,蜂须贺虽然喝的不多,但这会儿也困起来了,两个人歪靠在边角上,倒和新年时第一天时没什么两样。...

【江宗】遮风·第七章

“晚安。”

其实每个人说的话都能或多或少折射出他的性格和处事方式。

今天也在哭着求左文字家大佬去谈恋爱。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新年假还剩着最后几天时,宗三准备回去了。

他在房里收拾不多的行李,小夜站在门口悄悄地看,被他发现后就飞快地转身跑走。宗三没有叫住他,只是站起身把这个房间再完完整整地看了一遍。

这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他带上他的东西,回归他自己的生活,而这个还保留着过去十年里各种琐碎痕迹的房间,终将慢慢消失。

下楼后江雪已经换好衣服,还是回来那天见到时穿的那件深灰大衣,看他过来了就把箱子接过去,到玄关边换鞋。...

1 / 3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