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忙碌的道士,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江宗】遮风·第八章

彼此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接近着对方。

今天人有点不太舒服,写的短了点。

题外话,按时间线看,这是《花开》里青江遇见石切丸的前一天。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平淡无奇的中午,宗三站在窗前把手掌贴在上面往外看,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

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在无意识的匆忙,但是扎头发的间隙里他瞥了一眼镜子,却又诧异的发现,那张早已经是很熟悉的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丝不引人注意的笑。

“穿这么好看啊,去约会?”

从洗漱间出来时,青江正趴在沙发上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盯着他。

宗三挑挑眉,边穿大衣边说,“去接我哥。”

这个称呼从嘴里毫无阻碍地跳了出来,就像已经说过千百遍一样。

说是接,其实也就是去已经租好的公寓楼下等待而已。江雪把继父的车开了过来,载着小夜走高速,大件家具行李之类的物事拜托了搬家公司,倒也不算太繁琐。

起先宗三还想过费用问题。“我也来出一部分好了,”他在电话里说,“一个人负担的话确实有点……”

但是意料之中,江雪直接拒绝了他。

“不管怎么讲我也算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吧,”宗三把音调抬高一点,“不可以吗,做点贡献什么的。”

江雪大概是误认为他在生气了,又不太擅长应对这样的话,最后对着电话迟疑着说,“我已经付过了,所以……”

挂断后,宗三握着手机笑得无声捧腹,蹲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期待吗?大概吧,大概还是在心里期待着的。

他坐在便利店的窗前喝一杯热饮,手指无意识地叩击着纸杯面,等电话响了就径直出门,往前走了几十米,远远就看见了那个高的身影。

“还顺利吧。”

大半个月不见,江雪似乎是瘦了一点,不过这也许又是自己错觉。他走近时目光飞快的从男人脸上掠过,然后轻轻呼出一口白气。

江雪一只手正轻按在小夜的头顶,然后把他往前推了推。“不是说有话要跟宗三哥讲吗?快说吧。”他很柔和地低头说。

宗三过去在弟弟面前蹲下来,帮他拉一拉脖子上的围巾,一面也用鼓励的目光看着他。

“对不起,宗三哥。”小夜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很小声地开口了。

“嗯?为什么要讲对不起呢?”

“因为……因为之前宗三哥走的时候,我都没有去送。”

“那种事你不要在意啦……”

“但是我不是故意要那样的……只不过……”

宗三索性伸长胳膊把小夜揽了起来,让他靠在了自己的臂弯里。“比起那种事的话,果然还是先去参观新家吧,嗯?”

小孩子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新的居所成功引开了。

宗三看着他自己跑进楼道里去按电梯,一面就微微笑起来。“打扫工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不过看起来的话,还是比老家的房子要小不少,”他没有回头,但知道江雪正走在落后自己小半步的地方,“不知道住不住的习惯呢。”

“暂时就我和小夜的话,倒也不需要多宽敞,合适就很好了。”

江雪的回答依然是在意料之中,但宗三莫名对“暂时”这个词感到在意起来——暂时,两个人,那也就是说还会有人口增加的可能性,如果是指自己的话,不过自己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过来,这是肯定的,毕竟还在那边合租,既然这样的话那也就是说……这家伙也还有交女友成家的打算?

这时电梯到了,暂时打断了他的思索。进去后他又抬头看了江雪一眼,对方正很安静地站着,平视前方,肩背挺拔。

照理说应该还是很受女人喜欢的类型吧,这家伙。

宗三冷不防又在心里暗自揣测起来,但面上只是抿紧了嘴唇,若无其事。

 

接下来的一整个下午都花费在了整理屋子这件事上,送走搬家公司的人后,推门一看,家具已经摆的像模像样了,只是小件的东西都还装着,一箱箱摆在那里。

空调开大后,屋子里也渐渐暖和起来,江雪在半跪着拿小刀拆箱,身上外套也脱了,穿着件浅蓝的衬衣,袖子卷到小臂一半的高度。

宗三默不作声的从已经拆开的箱子里把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把它们先粗略的摆放到各自的位置上去。

小夜也在边上帮忙,跟着宗三跑前跑后。

“所以说到头来,人还是有很多东西不能舍弃啊。”在把折叠台灯从盒子里拉出来后,宗三突然感叹一句。

这时已经是快下午五点的时间,天色渐渐灰暗下来,雨飘了一阵后就淅淅沥沥地下大了,在窗户上划出一道道水痕。

“是在说家具么。”江雪正在费力地装鞋柜,这种天气里额头上都沁出了细密的汗。

宗三离得远远的看了他一会儿。“大概吧,不过当然也包括很多别的,”他回答,“你看,你不是把这个灯都收拾过来了吗?”

“啊这个……”

“已经很久远了吧,不过确实好看又实用,换我的话大概也会带过来,”他看了一眼窗外的雨,拿着毛巾走到他身后,“擦一擦吧。”

江雪一愣,显然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宗三垂下视线看了他一眼,最后弯腰自己动手了。“都是汗啊,额头上。”他在擦的时候就注意到江雪半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浑身都僵硬了。这个动作鬼使神差,但却又很自然,宗三很快把手收回来了,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继续着刚刚的话题,“事实就是有时候对着旧的事物,也会产生新的想法,很有趣吧。”

江雪笑了一下,只是这个笑在宗三眼里怎么都有点尴尬的意味。“小夜呢?”年长三岁的男人问。

“啊,睡着了喔,在沙发上。”那个尴尬的笑一直在宗三脑子里挥之不去,于是他把胳臂抱了起来,用自己都没注意到的锐利的目光看着江雪的后背,“要叫醒吗?”

“让他睡吧,”江雪迟疑了一下,说,“跟着忙了一下午他也确实累坏了,不过他今天也算是才病愈,这种天气还是怕……”

“我已经拿毯子给他盖好了,不会感冒的。”

宗三打断了他,这就让江雪显得愈发尴尬了。留着淡色长发的男人按着鞋柜沉默了一会儿,起来时因为蹲太久忍不住晃了一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目光又错开了。

“我去外面抽根烟。”

宗三绕过他出去了,江雪看着他脱了大衣只穿着毛衫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那个名字迟迟喊不出来,最后只能站在原地默不作声地叹了口气。

 

这个烦躁来得很突然,宗三靠在楼道尽头的阳台边抽烟,对着外面微凉的雨。

他并不想给江雪面前表现出一个不好相处的模样,尽管前一段时间他们的关系也确实是在出乎意料的软化起来,不知不觉拉近了距离。他垂着眼出了一会儿神,最后被风吹得身上有些冷了,掐灭烟后又等了几分钟,等身上没什么烟味了再回去,推门一看没见着江雪,只有厨房里传来的一点动静。

“晚饭出去吃吧。”

他倚在门框上看年长的男人开着柜子摆放碗碟,这会儿语气又放和缓回来。

“嗯。”

江雪被柜门挡了大半,他就只能看见扎起来的长发在脑后微微的晃。宗三顿了顿又开口,“要帮忙吗?”

“已经差不多了,”江雪把柜门轻轻合上,“去叫小夜起来吧。”

最后三个人一人一把伞,在路边一前一后的走。宗三大步到前面,走在小夜身后,正好能看到那柄儿童伞面上印着的柿子图案。弟弟绕过一个水坑,踩在人行道上一摇一晃,等宗三走到边上来了就伸手轻轻拉一拉他的大衣。

“嗯?”

“宗三哥看上去心情不好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话听得宗三一愣,于是他偏头瞥了一眼走在左侧后方的江雪。“你看,我不是有在笑吗,所以没有心情不好这回事。”他看小夜正抬头望他,就露出一个笑脸。

“但是……”

“那他呢?平时连笑都不怎么笑呢,你怎么不会觉得他心情不好?”他问完后就看到小夜极快地回头去看江雪,伞一转动雨水都要飞溅到自己的衣服上去。

“好好走路。”江雪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宗三低头和小夜对望一眼,然后又夸张地耸了耸肩。

吃饭的时候点了套餐,宗三和小夜坐一边,江雪自己坐对面,两个人目光对视一下又很快移开。

这种天气总就充斥着一种湿漉漉的感觉,宗三点开手机漫无目的地划了划,突然开口问,“你们诊所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营业。”

“估计要等到三月份了,”江雪似乎是没想到他又会主动开口讲话,愣了几秒说,“在此之前还要再跟合伙人把一些琐事再商讨一下,有一个文件也要等。”

这时对面商店的灯牌亮了起来,上面还缠了一圈彩灯,大约是新年时用剩下的,倒映在地上的水里,朦胧的色彩。

“我请了一周的假,看天气预报的话说明天就停雨了,”宗三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柠檬水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可以的话就带小夜出去玩。”

“嗯,那我就在家里把……”

宗三赶在他说完之前开口,“一起去吧。”

“嗯?”

他把两只手交叠在下巴上,看男人淡色的眼睛疑惑地望过来。“出去玩的话尽量一起吧,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宗三再次重复了一遍,“小夜肯定也这么想。”

八岁的弟弟这时正被柜台边的玩具展览柜吸引住了目光,并没有注意到座位上两个大人的交谈。

“那行程规划的话就还是要拜托你了。”江雪听从了他的安排,点点头,“最近是……就住在这边怎么样?”

宗三懒洋洋的往后靠在椅背上,低着头点手机,“可以喔,不过换洗衣物今天没带过来。”

“你放在家的衣服倒是都收过来了。”江雪想了想说。

这时宗三又想起了自己那条没有带过来的围巾。“那你在家收东西时有没有看见这样一条围巾,”他放下手机比划起来,“深色的,展开还能做披肩。”

江雪迟疑地思索了一下,摇摇头,“你的?”

“嗯,”这时单点的饮料已经端上来了,宗三就着吸管喝了一口,“新年假带去后结果忘记带回来了。”

“回去之后我再看看。”

“算了吧,掉了就掉了,围巾而已,没缘分啊,看来它也是要弃我而去。”

宗三说这话时眉毛微微挑起来,像是在开玩笑,但江雪却忍不住悄悄观察起他的表情来,看了又看,最后又有些不知所措的把目光收回去了。

这场雨,大概晚上睡一觉就会停了吧。

顶着兄弟名分的二人坐在临窗的位置,各自出神。

 

评论(19)
热度(95)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