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江宗】遮风·第十二章

左文字家禁烟活动开展。各自藏着各自的心思,不过人就是这样,有时候自己到底在想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本章拉假警报,暧昧的我自己都受不了了

然后——

评论啊!求评论啊!看在秃子我这么勤奋的份上!左文字家这么好,求支持啊!!!!

======================

 

烟盒最后是小夜帮着在沙发底下找到了,躺在角落里,谁也不知道。

 宗三把它放回了口袋里,江雪却又对他伸出手来。

“做什么。”

“给我看看。”

他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懒洋洋地递过去。“行吧,”他掩着脸打个哈欠,往浴室去了,“我先去洗澡。”江雪一直望着他的背影,直到浴室门拉上后才又把目光收回,低头看起手上的东西来。

其实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皮革制烟盒。

从外表上看,它的主人显然对它还是很爱护的,整洁干净,只是磨损的边角不可避免的昭示出它的使用时间已经不短了。

打开盒盖后,里面还剩下小半盒烟。江雪迟疑一下,拿起来闻了闻。烟草和薄荷的气味混在一起,却并没有让人厌恶的冲突感。

他并不清楚宗三为什么会喜欢这种东西,但嗅到这样的气味却仿佛也是在了解他这个人。

可能是错觉,可能不是。

 

宗三站着淋浴,水流从头顶流泻而下,把整个人都包裹进带着暖意的雾气里。长发被淋湿后,一缕缕沾在肩背,胸口苍白的皮肤上纹身显露出来,湿漉漉的蝴蝶仿佛要振羽飞去。

他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了。

江雪,我。江雪,我。江雪,我。

名字在嘴里无声的咀嚼而过,混着水流的声音,茫然无措。有什么在阻拦着他继续往下猜测过去,但转眼间又有种陌生的喜悦从心底萌发出来,生长,纠缠,无声无息,却又存在感强烈到让人无法忽视。

这是怎么了。

他垂着眼怔怔地出了一会儿神,然后抬起手盖住脸,叹了口气。

但洗完澡后,一个新问题又很无奈的出现了。是的,没错,他没有把要换的衣服拿进来。

宗三对着镜子对自己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觉得自己先前大概是在梦游。照理说,他当然可以浴巾往腰上一围就直接出去算了,但这会儿要他半裸着从江雪面前走过,想想都觉得有种莫名的尴尬。于是他把湿漉漉的长发撩到背后,围上浴巾把门拉开了一条缝,然后就对着外面轻声喊起来。

“小夜,小夜——”

被迫切呼唤的弟弟如愿跑过来了。

“拜托帮我拿一下衣服吧,T恤衫在柜子的第二个抽屉里,短裤的话是下面一格。”

他把声音压得很轻,弟弟点点头,也把声音放轻了,“是右手边的那个吗?”

“是的喔。”

小夜被委以重任,转身就准备走,但宗三又突然把他叫住了。“他……在做什么。”他想了想,问。

除了他们,这个家里还剩下的人就只有一个了,但小夜却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很快又补充一句,“江雪哥好像去房间了,宗三哥是找他有事吗。”

“啊……没什么。快去拿衣服吧,我等你。”

江雪确实是去房间了,出来时正好看到小夜跑过来。

“在找什么东西吗。”他看着年幼的弟弟进了宗三房里,在柜子前上下望着。

“帮宗三哥拿衣服。”

八岁的小孩看样子有些够不到上面的抽屉,江雪看了一会儿,索性就过去了。“哪一个?”他问。

“第二个。”

平常睡觉时穿的宽松短袖衫就放在最上面,他拿出来后递给了小夜,然后又看着他蹲下来把最下面的抽屉拉开了,拿了短裤就飞快地跑出去。

宗三这时还在浴室里抱着胳膊等,衣服送到后一看,没见到睡裤。

“睡裤,没有拿么?”

小夜有些疑惑,“宗三哥没说……我不知道在哪里。”

这话听到耳朵里越发让他觉得自己是在梦游了,兄弟两个一个无奈一个不解,面面相觑。

“还要去拿吗?”

“算了,没事,就这样吧。”

他摸了摸弟弟的头表示感谢,然后就合上门悉悉索索的开始换衣服。

江雪刚回客厅,就看到宗三从浴室走出来了,穿着宽松的短袖衫,两条光裸的长腿白得很,在视线里一晃一晃的。两个人目光一对,都是一愣,然后宗三就胡乱点点头,从他面前飞快过去,留下一阵混着水汽和草木清香的湿润气息。

回房换上裤子后,宗三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又把表情收敛起来,神色平常地晃出了门。要找的人这时正靠在沙发上对着本书看,他猜不透这人到底是在真用功还是在走神,就直直走到面前伸出手来。

“我的烟盒呢。”他问。

“噢,我收起来了。”江雪放下书,仿佛答的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

宗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可别开玩笑喔,”虽然这话说出来他自己也是不信的,但这时他稍微有些不高兴了,“快还给我。”

“我替你保管着……”

“快拿来。”

“仔细想了想,要戒的话我还是要帮忙……”

“别说了啊,快还给我,怎么可以藏别人的东西呢……”

这实在是件很无奈的事,因为看样子江雪并没有要还给他的意思。“真是不懂你,盒子不在了我不也照抽吗,”宗三在他旁边坐下来,两个人之间隔着半块沙发垫的距离,“重新去买一盒不就好。”

小夜刚刚自己去洗澡了,这时从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响。

“是很重要的东西吗?”江雪迟疑了几秒,突然问。

“什么。”宗三擦着头发,有一瞬间不想同他讲话。

“烟盒。”

他拿着毛巾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擦起来。“怎么这样问。”他余光从垂下的头发间隙里看了一眼江雪。

“也不是……看你保管的很好的样子,所以就问一问。”

宗三看他这个样子,叹了口气,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法像个小孩子一样还闹起脾气。“还好吧,”他说,“用太久了,已经习惯了。”

江雪却觉得这后面必然是有什么事的,他对着年轻人的侧脸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宗三不想说必然有他的道理,于是他就起身准备回房间去了,但没想到宗三也一路跟了过来。

“快还给我。”

“不经过主人同意就藏东西,佛祖晚上不会来对你施以教诲吗?”

“真的,不把它放在枕头边我可是连觉都睡不好的。”

“唉你这个人怎么……江雪哥!江雪!”

这是他头一次当着他的面直呼他的名字,一喊出口两个人都愣了起来,一个站在门口,一个站在房里。“哪有你这样的,快还给我。”宗三这时还惦念着刚刚那个名字从嘴里喊出去的余味,一面又走过去把手伸到他面前。

“想必佛祖会宽解我的,”江雪那对淡色的眼睛看着他,“毕竟是想帮弟弟戒掉对身体不好的习惯。”

宗三笃定他这人就是在耍赖了,尽管面上是半点异样都看不出。于是就在他的床沿上坐下,继续索要着,“还给我。”过一会儿他又皱起了眉,“别装听不见啊。”

他看着江雪到了床头柜边,一阵响动后拿了一根烟出来。“给,”男人递给他,语气听着很认真,“姑且先将就吧,这种事一开始确实有点难熬。”

这算什么啊,心灵安慰?

宗三觉得和他是讲不通了,一时又无奈又很想笑,抬手把烟接过来,然后飞快地跑出去了拿打火机。

他觉得心脏又开始跳得快起来了,有种微微的躁动——这让他觉得自己是在做什么故意挑衅的事。“那我可就抽了,”回来后他故意凑到江雪面前把那根烟点燃了,吸了一口,薄荷味的烟雾慢慢散开,“不光要抽,还要在你房间抽。”

江雪显然是没有意料到的,但却什么责备的话也没说,自己收拾了衣服准备去洗澡,出门前又转身回来把放在抽屉里的烟盒拿上了。

“放心,会给你保管好的。”他说。

 

洗完澡后,江雪又在客厅翻了翻书。

他没有叫宗三,而宗三也没有来叫他。他猜测对方是要生气了,但偶尔目光从放在手边的烟盒上一扫而过,想要帮他戒烟的想法就愈发坚定起来。

只是,坚定的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差不多快十一点时,他关灯准备回房休息了。小夜这时已经睡熟,江雪帮他拉好被子,然后轻轻掩上门。

他的房间里还亮着灯,进去一看,宗三正侧躺在床上,大约是睡着了。

江雪站在门口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这也许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过去的宗三,现在的宗三,都和此时是很不同的。瘦高的年轻人把腿微微蜷起来,没扎起来的长发半散在床上,衣服领口有些大,半个肩膀都露在外面。

屋子里还有淡淡的烟味残留,薄荷的气味。

他并不打算贸然把睡着的人叫醒,就放轻了脚步,准备开窗户透透气。只不过宗三的睡眠一向很浅,窗户刚一响就醒了,翻个身,脸上还有些不耐烦的样子,睁开眼睛看是他,就打着哈欠坐起来。“抱歉啊,擅自在你床上睡着了。”他把“擅自”的音咬的极重,语气里也半点抱歉的意思也没有。

“没事,你睡。”

江雪回头望了他一眼,正看到他边忍困边把滑下肩膀的衣服拉上来。于是他沉默了一会儿,等屋子里的烟味散的差不多了就合上窗户准备离开,“我去外面睡。”

宗三一皱眉,极快的过来把他的手腕拽住了,保持着半俯卧的姿势,另一边胳膊长长地伸出去拉着人不放。“别啊,”他另一只手就撑着下巴,目光抬起来,很悠闲的落在他脸上,“那多不好,我可没有把人赶出去的兴趣。”

两个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僵持着,宗三并不想放手,此时心里有种恶意的愉悦正在源源不断的冒上来。“快点啊,灯好刺眼,”他继续说,“真的很困啊,我想睡觉了。”

看样子他是并不打算放江雪走,也不打算自行离开。而事实上,他赌对了,江雪根本不擅长应付这样的事。

关灯后,屋子里就变得有种微妙的静谧。

宗三如愿以偿后,心里很有些莫名其妙的得意。他侧身躺了一会儿,听着身后的节奏平缓的呼吸声,忍不住又慢慢转了过去。江雪平躺着,黯淡的光亮里只能看见一个侧脸的轮廓线条。

“生气了?”

没等男人说话,他又开口自顾自继续讲,“你要是觉得我烦就说出来,没必要对我忍让喔。”

“如果这样你能高兴点的话。”过了一会儿江雪回答他,声音很平和,“至于其他的……”

“我?”宗三挑了挑眉,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探了过去,把他散着的一缕长发虚捻在手里,“那这么说你其实还是很生气。”

“其实……并没有。”

说不清谁比谁更会隐藏,然而在现在这个昏暗的室内他们都看不清彼此。

“不过我们抵消了。”他说,然后又很突然的叹了口气,松开手上的头发重新躺好了,和身边的人一样仰面躺着,视线落在天花板上,“我还是要说,我觉得你很傻。”

“啊……”

“你看不见的时候我就自己再去买新的一盒烟,你又不知道,所以拿走烟盒又有什么用呢。”

江雪又一次沉默了起来。“我只是觉得,和围巾一样,你大概也是不会喜欢用新的,”他很慢地说,“所以就想,烟盒我给你保管起来,这样多少可能会有点用处。”

“这方法啊……唉,真是……真笨。”

宗三总结了一句,然后就听见江雪似乎是很轻地笑了笑。

“算了。”讲不出是什么感觉,于是他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翻个身,只给旁边的人留下一个清瘦的脊背。

江雪什么也没说,安静地躺了一会儿,偏头看时宗三已经睡着,削瘦单薄的肩膀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他看了很久,最后抬手过去帮他把被子盖好了。

 

 

评论(44)
热度(93)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