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那些你与我的日子

【十四】 

  趁着雨势稍稍减小,他们举着伞快步向车站奔去,就像菲利克斯形容的那样,“跟一辆坦克似的”,但托里斯也只是笑笑,然后把他朝伞里面拉得更近。

  潮湿冷清的空气在车厢里变成了一种异样的温暖,但至少现在什么都不用忧虑,菲利克斯也就有充足的时间放松下来,让自己心满意足地靠在托里斯肩膀上犯困。

  托里斯先是目不斜视地看着正前方,但对方柔软的金发蹭在他的脸边显然还是让他十分不自在的——瞧,耳朵尖都红了。他动动喉咙,又不忍心叫醒对方,只得这么坚持着。但可怜的是,两分钟后他就忍不住了,伸手轻轻碰了碰菲利克斯。

  “唔——?”菲利克斯睁开眼看他,然后迅速抓住了那只来不及逃离的手。

  这时,托里斯发现这家伙的手真是凉得可以。

  “你是不是没听我话,早上没穿那件毛背心?”他装出严厉的表情,看着对方。 

  然而对方却一脸理所当然的做起了鬼脸,“那件衣服蠢毙了,本少爷才不要被它拉低格调。 ”

  “那就不要叫冷。”他稍微回忆了一下去年他把手套搁在了衣柜的哪个角落,但思索无果,只好叹了口气,反握住菲利克斯的左手,然后塞进了口袋里。

  菲利克斯的鼻尖红红的,这时他翘着嘴角又举起了右手,“还有它呢。”

  “这简单,”托里斯微微侧过来,伸出另外一只手抓住了,“你看,我一只手就可以把你整个拳头抓起来。”

  金发的波兰人不服气地睁大了眼睛,然后张牙舞爪的试图去反抓对方的手。但显而易见,他失败了,对方那只修长漂亮骨节分明的手,愣是比他的大了那么一小圈,不管他怎么使劲,都始终没办法好好地握在手心里。

  看样子,他很沮丧。

  托里斯一时有点手足无措,但他很快就发现,这种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几分钟后车到站,菲利克斯又开始蹦跳着坚持要自己来撑伞,尽管他还差点脚下一滑摔了一跤。

  这大概是报应?报应我刚刚说我的手比他大什么的。托里斯这样郁闷地想着,一面在伞下低头低头更低头——

  不然脑袋就会撞上去啊。

 

  到了咖啡厅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借瓦尔加斯他们家的房间擦头发换衣服。

  而托里斯显然是很有先见之明的。他带了厚外套,把脸色苍白的菲利克斯裹了个严严实实,并开始给他擦头发。期间,菲利克斯还打了几个可怕的喷嚏,惊天动地。

  “我说,你以前到底是怎么过冬天的啊。”托里斯摸摸他的额头,试探温度。

  柔软的金发上顶着厚毛巾的家伙呲牙一笑,“就这么过的啊。”

  托里斯无话可说,只是开玩笑般的把对方的头发揉成了一团。但很快,他就遭到了反击。菲利克斯鼓着腮帮子模仿吹号角的声音,往托里斯身上猛地一扑,并直直扑到了地毯上。

  “你输啦!”他得意地眯起眼睛。

  “还没完呢!”

   托里斯一个猛翻身就和菲利克斯调换了位置,此时,换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翠绿色的眼睛说,“还是你输了吧。”说着,他微微喘着气笑起来,那模样,就如同一个孩子气的少年。

  “切——”

  菲利克斯对此,显得是相当高傲。感觉到对方的手垫在他脑后,他不免又把躺姿调整得更加舒适,随后还安然地蹭了蹭脑袋。他微微偏头往上看,不到二十厘米处就是托里斯那对温和的眼睛,安静的深绿色,仿佛森林。这就仿佛是种无法避免的吸引力,他舔舔嘴角,伸手去拽托里斯的衣领,往下拉,直到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才把手下滑,环抱在了对方的背上。

  托里斯难得很顺从,看着他,温和里还带着点别的什么。

  “行啦,又不是做俯卧撑。”菲利克斯狡黠地笑起来,示意托里斯放松左胳膊,并拿鼻尖蹭了蹭他的脸。

  “你还想保持这个姿势多久。”托里斯显然还觉得有些好笑。

  “那要看你了——你猜我想干嘛?”

  “我怎么知道你想干嘛,”托里斯今天意外的很放松,他甚至伸手去捏了捏菲利克斯的脸,“你在想些什么,我可从来都猜不准。”

  金发的波兰人翘着嘴角大声抗议,“骑士,你捏了公主的脸!”

  托里斯却只是笑了起来,然后抬起眼睛看了看菲利克斯,低下头开始亲吻。

  窗外,雨声哗哗。

  

 

  在这种天气里,喝点热的什么是再好不过了。

  费里西安诺给菲利克斯和托里斯端上来一份热巧克力,一份热牛奶,并转身抱怨他哥哥把音箱的声音开得太大了。

  他的哥哥罗维诺·瓦尔加斯同样拥有一脑袋焦糖发色的头发,但模样却显得更急躁一些,此时,他也只是把脚高高搁在吧台上,然后斜着眼冲他弟弟咕哝了一句“傻瓜蛋”,然后不情不愿地伸手去摸音箱,“看在你是老子弟弟的份上,就调低一点点。”他高声重复了几遍后,又打着哈欠上楼回房了。

  老瓦尔加斯先生不在店里,听说是回意大利老家探亲去了。菲利克斯下午没课,理所当然的就赖在了托里斯身边。因为下着大雨,也没什么顾客,费里西安诺索性就早早地关了店门,搬出游戏机,要和菲利克斯一起玩。

  时间消磨的很快,到了七点多,天色早已是黑沉沉的了,只是先前稍有减弱的雨势又开始加大,噼里啪啦的惹人心烦。显然这个时候回公寓是非常不现实的,思考了一番,他们决定今晚在这里暂住一夜。

  费里西安诺显得很高兴,他带着他们去了客房(也是之前他们用过的那间),把暖气开大,而且又换上了新的漂亮的床单,还从柜子里翻出了新毛巾。他很热情,只是稍微有些手忙脚乱,可每次一瞧见他那诚恳的笑脸,托里斯和菲利克斯就说不出阻拦的话,只得连连感谢。

  再三对费里西安诺道谢后,托里斯合上房门,回头看见菲利克斯正在床边袋子里翻找着。

  “我要先洗澡。”他懒洋洋的把先前扎起来的发尾散开,并开始脱外套。

  托里斯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提醒了一句,“不要光着脚。”

  “你真啰嗦。”

  托里斯耸耸肩,给老王打了个电话,说和菲利克斯今晚不回去了。但显然,公寓里的家伙们现在都聚在一起吃晚饭,老王习惯性的开免提让他们都清晰无比的听见了,于是坏笑声此起彼伏,尤以弗朗西斯的口哨最为突出。

  老王半真半假的在电话里埋怨,“行啊你们,都不回来吃饭,还有基尔伯特也是,你们一个个都成野猴子了。”

  “雨太大啦。”他也用带着一丝为难的口吻说着,随即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房间里的暖气非常足够,这让洗完澡后穿着衬衣的菲利克斯有种天气温和的惬意错觉。拉上窗帘后,和外面的世界彻底隔绝,当然,前提条件是你得自动忽略那哗啦哗啦的雨声。

  他盖着被子靠在枕头上,漫不经心地望着浴室门,在心里想象着一些画面,不由得悄悄红了耳尖。当然,正如托里斯所说,我们永远都猜不中他脑袋里是怎么想的,所以这时,他就踢踏着那双毛拖鞋,翘着嘴角去敲浴室门,尽管脸上的温度还尚未退去。

  “有事吗?”隔着浴室门,又混杂在水声里,托里斯的声音有些朦胧。

  “没——事——”

  他的玩兴又上来了,眯起眼睛,煞有介事审视一番,然后开始有节奏地敲浴室门,而且敲得专心致志。

  突然,浴室门被“哗啦”一声拉开了。

  托里斯头发还没擦干,湿漉漉的,衬衣也以一种急匆匆的姿态穿在身上,菲利克斯注意到他没有像往常那样好好扣上第二颗扣子,于是顺理成章的就开始欣赏起那漂亮的锁骨线条来。

  “你在敲什么?”托里斯拿毛巾擦了两下头发,表情无奈极了,“波兰国歌?”

  “可惜被你打断了,讨厌的家伙。”

  菲利克斯唇角微翘,指节在他胸膛上轻轻敲过,正好是最后两个音节。

 

【本章吐槽:现在是属于进入了一个福利爆发期。感情开始变得越来越好的两个人,使劲作死使劲玩。菲利你就作吧,现在你使劲撩托里斯是撩得很开心,等以后就有得你哭了,撩过头容易发生不好的事,你明不明白?不过我想。你大概是不明白的……】

评论(3)
热度(8)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