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石青】花开·第二章

本人蹲在椅子上写东西,室友在背后打游戏语音大呼小叫,方言听得人没来由的烦躁。

平常心,平常心,要风雅。

================================

 

  笑面青江,23岁,性别男爱好男,体重不明,身高167,如果不客气的介绍一下,那也是腿长腰细肤白貌美的好人物——

  “你这是把自己套进三流小说人物设定里了啊。”歌仙在喝茶的间隙里回应了他的滔滔不绝。

  “别较真嘛,”青江手指飞快地划着手机,“说起来那天偶然看到一个论坛上的连载,写的激情四射啊,但是结尾竟然描述B君被A君操得像个翻不起身的王八……”

  歌仙被呛了一口,“这种东西也会有人看吗。”

  “有,还蛮多的。”

  青江把手机举到歌仙眼前,但是对方拒绝观看,“不要,会伤眼睛。”

  “还有还有,这个更惊艳,‘男人的舌头仿佛土匪进屋般,在少年的嘴里胡搅蛮缠’……”

  歌仙放下杯子,“如果你觉得惊艳这个词要这么用的话,不如我现在带你回国中报名重学……等等你干什么。”

  青江捧着他的脸煞有介事研究了一会儿,“土匪进屋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好奇怪啊。”没等文化人发作,他又看到宗三从洗漱间出来了,“宗三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

  “土匪进村。”

  “嗯?”

   歌仙把快滑下鼻梁的眼镜扶上去,遮掩不住嫌弃,“他是说kiss像土匪进屋之类的……大概,还有什么‘胡搅蛮缠’?真是的,这种话说出来都觉得很不风雅,到底什么人才能写出这种比喻啊。”

  “乱七八糟的小说看多了当心找不到好男人哦,你要是很闲,还不如借歌仙的卡去健身房玩玩。”宗三开始穿大衣,把压住的长发从领口抽出来,“你肯定能兴奋起来——我是说体能锻炼。”他甚至模仿他的口吻开了个玩笑。

  “陡然之间进入男性荷尔蒙无比旺盛的地方我也是会害羞的啦,”青江趴到沙发上,撑着下巴,“穿这么好看,去约会?”

  “去接我哥。”宗三挑了挑眉毛。

  “啊啊啊,糟糕,原来都一月底了……”等到宗三出门了,青江再次瘫倒,喃喃自语,“积攒了半年的休假呢,哗啦一下就……”

  歌仙低着头从眼镜上方的空隙里瞥他,“去了一趟温泉乡旅行,又去听了新年音乐会,你知足吧。”

  他坐起来,做了个伸展运动,隐隐听到骨节咔咔作响,“因为,”这个动作让他说话有些费劲,“就是很空虚嘛,这样那样的——我是指假期没有了。”

  “确实,这种时候我倒很希望你能谈谈恋爱了,这样大概你就不会闲着读一些胡言乱语的小说,还在家里荼毒我们三个的视觉听觉。”

  “亲爱的,你这说话的方式像在给我判死刑哦,‘下地狱吧你’,这样的。”

  “原来是下地狱吗,新年时又不知道是哪个酒疯子站在窗边许愿要找好男人,不知道是谁啊。”

  “其实也可以堂而皇之的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还真说的出口啊你这家伙……”

  他耸耸肩,柔软地滑下沙发,并从茶几底下摸索出一张海报。

  “Chris Evans……Captain America?你哪里弄来的海报?”他变魔术一样的行为让歌仙匪夷所思。

  “我说是在电影院偷拿的你信吗。”他的指尖沿着海报上的胸肌轮廓描绘着,左手又变出了一支记号笔。”

  歌仙觉得很好笑,“真搞不懂你。” 

  他把涂好的海报举起来给挚友看,男人健硕的胸膛上用记号笔涂上了“True  Love”。

 

  无论再如何抱怨空虚,休假终归也是要结束了。笑面青江在新年上班的头一天早上醒过来时,正好赶在闹钟响起的前五分钟。

  一切仿佛进入了熟悉而恰当的轨迹。

  十二分钟的地铁,路过拐角的小店时一杯拿铁一个牛角包,推开玻璃门时正好能看见乱藤四郎在收拾办公桌。

  “新年快乐。”乱举起手中的文件夹,隔着桌子给了一个假意的拥抱。

  青江把挎包放下来,“看来你回老家很滋润哦,还有心情做头发。”他注意到对方发尾做了烫卷。

  “怎么样,”乱擦擦手,摸出镜子左右欣赏,“反正我大哥乐意出钱嘛,有什么不好。”

   青江耸耸肩,开始享用他的早饭。

  “对了,”乱对着镜子抹完润唇膏,突然扑哧笑起来,“差点忘了,听说你新年夜发表豪言壮语,现在终于渴望奔入爱情的怀抱了?”

  青江把眼睛眯起来,“宗三说的?”

  乱甜蜜一笑。

  “你们怎么都这么不正经,我可是认真的。”

  他两三口吃完牛角包,乱递给他面巾纸,“真,怎么不当真啦,比针尖还真,”说着他把椅子滑过来,“怎么样,有目标?”

  青江敲敲桌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有趣嘛。”

  “不过很遗憾的告诉你,没有目标。”

  乱兴趣缺缺地滑回去,“枯燥的生活缺乏调剂啊……”

  

  确实枯燥又缺乏调剂。

  往笔电上一点点敲报表时,青江也这样想着,然后打了个哈欠。

 

  他是一名房产经纪人,这样说起来好像又太正经,倒不如说就是“像苍蝇一样嗡嗡的房产中介”,这样就好懂许多了。日常工作是和广大有租买房屋土地倾向的顾客源打交道,用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把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不不,是倾尽一切热情为客户考虑周到,把手上每一处房源的面积采光管道供暖物业学区环境停车位娱乐便利设施诸如此类,铭记在心,信手拈来。

  但正如诸位所见,有时也会被附送苍蝇之名。

  去给来看过房子也留下电话的客户打电话询问反馈意见时,被粗暴地归类到骚扰类别,“说好几遍了都,那边的楼盘,房子太差,我不要买了!真是的,和苍蝇一样纠缠……”

  然后电话就被那边擅自挂掉了。非常凶恶。

  平常心,就像宗三说过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平常心。

 “所以说是谁在我前面给铃木女士打电话了快站出来我饶你一个全尸……”

   办公区一片沉默。

  “管那么多做什么啦。”乱忙里偷闲对着小镜子补妆,“把合同按说的理好就行咯。”

  “多卖一单是一单,我还想多攒钱。”

  “攒着干嘛,你又没有恋爱谈。”乱露出了捉弄的笑。

  “工作时间不要来笑话我,我又不像你有疼爱人的大哥,当然要早早去存养老钱和棺材本……”

  “就算你这么说,”乱合上镜子,“如果你有这样一个大哥,偶尔你也会觉得超烦,超噜苏。因为就算你都21了,他有时候还是要把你当小孩看。”

   青江伸了个懒腰,把领带松了松,“你今天没有外活跑了?我是说陪客户看房子……”

  “有,还是蛮帅的帅哥。”

  “哪里哪里,我要看——”

  青江立刻坐过来,乱大大方方地滑开手机,“喏。”

  “又大又长呢,尤其是和你比——我是说个子,”青江忍不住把照片放大,“咦,带着眼罩?”

  “第一次见到还有点怕,但接触之后发现实在是个绅士,真的,超绅士的,又帅气又有礼貌。”

  青江啧啧赞叹,“那你要介绍给我认识?”

  “少来,而且貌似别人也有男朋友了,你死心吧。”

  “真遗憾。”

   乱起身翻文件夹,又去拿他的包,“时间有点紧……我等下去看完房子,聚餐可能会晚到耶。”

  “那我就不等你了,吃完就跑。”

  “怕你啊,诅咒你一辈子孤枕难眠。”

  乱笑嘻嘻的去推门,青江做出个要揍他的手势,“等着,我马上就找个好男人给你看。”

  “没差啦,你去找,反正我又不吃亏。”

  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半小时,青江悠悠地叹了口气。

  不过就简陋又随意这方面来看,那个许愿可能粗劣到神明都不想看第二眼呢。

 

  那个高大的男人已经坐在草绿色的办公桌对面一分钟了,没有出声。青江低头一边调登记簿打字一面等着客户说话,填完三个空后心中一震,猛然想到老板莺老爷曾经边喝茶边说的“如果有客人行动奇怪,说不定是来秘密打探的同行”,一抬眼就看到男人正在研究后面墙上的海报,看得出神。

  好大——我是说个头和身材……这感觉不像是来侦查的同行更像是砸场子的啊。青江吐出一口气,告诫自己敌不动我动一切按部就班,但很快他就反应回来自己是闷得太久脑子出癔症了。

  男人察觉到青江抬头,露出一个微笑,“您好。”

  仔细看起来倒是温厚的好人样,青江闪开目光,有些心虚,起身给客户倒水,“您好,看房的话您是第一次来这边吗?”

  “是呢。”

  “那您是想租房还是……”

  “先看看,租吧,买房的话果然现在还是早了一点。”

  “可不早,您看现在房价这个势头,早买早投资。”

  男人把纸杯接过,温温一笑。青江注意到他留着及耳的棕褐短发。

  “租房的话,您有没有什么要求?地段,面积大小之类的。”青江把资料夹摊开,推过来。

  “只是我一个人的话,普通大小应该就……啊,这个是?”

  青江凑过去,“我看看,一室一厅公寓。就地段来说其实还不错,采光之类的也都还蛮好,不过楼层在六楼噢。”

  “没有电梯?”

  “这个楼有点老,没有电梯……您再看看这个?”

  男人也把头凑过来看,偶尔提出一两个问题。他的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气味,一时青江有些心不在焉,等他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已经盯着男人略略泛青的下巴看了好一会儿。

  “这套公寓的话,今天能去看看吗。”

  男人似乎没有发现青江的出神,青江迅速收回了目光。他看看时间,犹豫了一秒,还是起身拿起了包,“倒是没问题,您要是方便的话现在我们就能过去。”

  “那就麻烦您了。”

  站起来后,他又发现男人比自己高了差不多一个头。男人自己开了车,纯黑的沃尔沃,中型suv,只是青江不认识型号。他坐上副驾驶后半真半假地表达了惊讶的称赞,“很宽敞呢。”

  “家里兄弟们都个子偏大,所以买车时也特意挑的宽敞型号。”男人解释着,但青江竟从他神色看出了一丝腼腆,不由得心中大乐。

  等红绿灯的间隙,他斜抓着手机偷拍了一张,视角里正好能看到男人线条沉稳的下巴,还有握着方向盘的手。

  地方不远,不过男人车开得很平稳,当青江快要困意袭来时,车停下了。

  “这里的话您看,楼下有便利店,公交地铁之类的交通设施也不远。”

  在一楼登记后,他领着男人上楼。电梯不算窄小,但男人几乎一米九的身架站进去后还是让青江不由自主的往角落里挪。看中的房子在七楼,推门进去后按开灯,木质地板,客厅里有电视和沙发,靠厨房那一方摆着方形的餐桌,上面还罩着防尘的白布。

  男人转悠着去看房间里,青江就去把客厅的窗户拉开透气,又飞快去了厨房,检查天然气和供暖情况。

  “您觉得怎么样,基本家具房东都有提供,天然气和供暖都是好的,直接搬进来就能用,采光和空气流通都很不错,就我个人来说的话,我是比较推荐的。”

  青江抱着文件夹,站在房门口。男人正从阳台往外看,脱了羽绒服只穿着衬衣和毛衫的背影显得很宽阔。

  “能再问一问,准养宠物吗。”

  男人摸了摸鼻子,这个动作差点让青江笑起来,但他很快就在客户面前维持住了可靠的神色,装模作样翻起了资料夹,“您养的是狗吗?”

  “不,事实上是猫……”

  “那没问题。”青江笑眯眯地合上资料夹,“不过您就一定要注意阳台安全,毕竟是在七楼。”

  男人在不大的屋子里转了转,又往厨房里看了看,还去浴室尝试着放了热水。

  “竟然还有浴缸。”

  “那看来您很喜欢泡澡了……”

  “可没错,冬天泡澡才是最正宗的。那这样就决定了,这套吧,我租下来。”男人说。

  遇上这样下手果断的客户,青江几乎感动到要哭出眼泪。

  “您眼光真好。”他冲男人眨眨眼,一面去把左鬓落下的发撩到耳后,看了看时间,“不过现在也过了下班的时间了,明天您不忙的话,就过来把租赁合同签一签?”

  “麻烦您了。”

  出门前,青江又想了想,“公寓都是磁卡开门,您以后一定要注意好,如果出门倒垃圾,记得带上卡,因为门合上的话,会自动上锁。”

  “是这样?不过听上去倒是很安全。”

  男人走在青江身边,身上那股好闻的气味依然让青江有些心不在焉,直到走到一楼,湿冷的水汽扑面而来。

  “哦呀,下雨了。”

  他们在楼道口怔怔地站了一会儿,青江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

  “我送您回去吧。”男人低头看过来。

  “哎呀,这么热情?”青江伸出手指触碰雨滴,“我是说,”他微微抬起目光,不由自主落在男人衬衣领口间露出的喉结上,“我住的地方还挺近的,这样不会太麻烦么,您送我回去的话。”

  “没关系。不过雨下的太大了,您等等,我先去把车开过来。”男人笑笑,转身就大步跑进了雨中。

评论(16)
热度(146)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