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石青】花开·第十章


又更新了。这次是不是很快?意外吧,刺激吧。

闺蜜三人果然和乱比起来更了解青江,当下力断踢直球,直接促进发展,可喜可贺。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请大家点完小红心后不要忘记留下一两句话。

===============

  

  “你们太无情了。”

  “啊,这难道不是正好得偿所愿吗?”

  青江抱着蜂须贺的腿坐在地毯上,头发刚洗完只潦草的擦了擦,披散在背上还带着潮意。他用一对几乎是饱含着幽怨的眼睛和三个人一一对视,然后选择把蜂须贺抱得更紧了。“要把我赶出门,休想。”他说。

  “瞧瞧你这出息。”

  歌仙绕过他,在床沿上坐下来。他晚上穿着件棉质的白衬衣,袖子卷到胳膊肘,头顶那缕稍长的头发用发卡夹上去了,“像什么样子,快把小蜂放开。”

  “不。”青江干脆把脸都贴了上去。

  蜂须贺动弹不得,只能向宗三求助,宗三一摊手,出去没多久又拿着吹风机回来了,在他背后盘腿坐下。“歌仙这个提议哪里不好了,我看就很好,”他一只手把青江的长发梳理着,开了热风档慢慢吹,“把你驱逐出去后呢,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向他求救,如果他真有你说的那么好,那他绝对不会放着不管。”

  热风从耳后扫过,青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话是这么说没错,”他依旧没有放开蜂须贺,仿佛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过……”

  “对他没信心?”

  “你们就不怕我跑别人家里去了然后骚性大发吗?真的,真不骗你们,我有时候啊都恨不得扑上去把他一口吞了。”

  歌仙适时的流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你放心,”他冷静地说,“如果你在那对人家动手动脚导致被打成二级伤残,我们会去接你的,不会坐视不管。”

  青江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你们变了,”他大声说,“变了变了,你们不再是当初关爱我的挚友了,我十分难过,我要和你们绝交。”

  “真浮夸。”宗三言简意赅的点评,继续给他吹头发。

  蜂须贺弯腰捏了捏他的耳朵。“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心里清楚。我也觉得歌仙这个提议不错,一个星期而已,时间也刚刚好。”他说着,浅紫的长发从肩头滑落,青江忍不住抬手捉住一缕玩起来。

  他当然知道这三个人在琢磨什么,无非就是想给他来个临门一脚。

  “好吧,就照你们说的,我跑他家里去了,然后呢?”

  “然后?这种问题你还要问我们吗,请自由发挥,充分放飞自我。”

  “我现在倒是真觉得要提前立遗嘱了……”

  “青江,”宗三放下吹风,慢悠悠给他理着头发,“虽然一开始我是不大看好的,但看你对他这么有信心呢,我也就姑且信你一回。结果,你又在这里犹豫个什么劲?”

  “这也是两码事……”当事人嘟囔一句,顺着头发拉扯的方向把头偏过去。

  “所以就请你不要辜负我们的信心和信任,”歌仙也过来坐下了,帮着绑头发,“你别怕,我们都在的。”

  他一愣,松开蜂须贺,转而抱起了自己的膝盖。“我简直越来越听不懂你们要讲什么了。”听上去他有些没精打采的。

  “听不懂就别想了,待会儿我们来帮你收拾收拾箱子,明天周末,正好是个适合轰你出门的日子。”

 

  青江晚上做了个梦,梦里他流落街头,披头散发缩在角落里,不光满世界找不着三个挚友,就连石切丸也和他形同陌路了。

  真是噩梦。

  早上醒来时,他才发现宗三昨晚替他绑的双马尾不知怎么睡松了一边,几缕头发安静地糊在脸上。他沉浸在梦中残余的心灰意冷里,又躺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把桌上的手机摸了过来。石切丸大概早起晨练去了,除了早安问好还附送一张出门前新拍的随手照,他的猫在镜头里露出半只后脑勺。

  “哟,醒啦。”

  他抬眼看见宗三正倚在门框边看他,长发散在肩上倒也是刚起的模样。“难得啊,周末你起这么早。”他伸了个懒腰,下床到处找拖鞋。

  “是啊,不早点起来见证你被轰出家门,太遗憾了。”

  他套上拖鞋紧跑几步追上去,抱着他的胳膊不放,“真要把我赶出去啊?”

  “箱子都收好了,你还没睡醒吧,”宗三掩着脸打了个哈欠,“赶紧洗漱去,歌仙他们在做早饭。”

  他只能怏怏的拖着脚步往厕所去了,临走前还摸了一把友人的屁股以示悲愤。

  早饭歌仙和蜂须贺准备的丰盛,还给他单独做了玉子烧。他边吃边觑着三个友人的神色,终于忍不住开口,“我怎么觉得这像我的断头饭。”

  “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了,好好吃,都是你喜欢的,多吃点。”

  歌仙抬手去拿汤匙,卷起的衬衣袖口下露出线条漂亮的手腕。放在以往他肯定要借机胡说八道调戏一番,现在也没那个心思了,只是又拿眼睛去看蜂须贺。

  蜂须贺低头专心致志对付盘里的烤鱼。“说是送别饭可能比较恰当。”他补充。

  青江不吭声了。

  出门前歌仙对他上上下下打量,又给他整了整衣领,“去别人家里要有礼貌,要有好习惯。”

  “周末不能赖床,你看石切丸还早起晨练,多跟人家学学。”

  “想我们了就发消息联系,别打电话,怕穿帮,毕竟我们是因为你乱带人回家违反合租条约把你暂时驱逐出境的。”

  他忍不住开口打断他们,“三位妈妈你们是送我去别人家夜宿吗?”

  “是送你走向美好未来,去吧。”

  “这样,可不可以先让我发个消息问问他,如果他愿意收留,你们再把我赶出去。”

  “不行呢,这样达不到预期的戏剧效果,还是早点断了你的后路比较好,已经多留你住了一个晚上了,知足吧。”

  “那万一我过去了他不在家呢?”

  “那就正好蹲在他家门口营造楚楚可怜的气氛,你不是很擅长这个吗。”

  他拖着拉杆箱站在门口哭笑不得。“你们太坏了,真的,这么多年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们这么坏水儿呢。”他说。

  “谢谢夸奖。”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也是风雅,青江,去近距离好好了解他吧。”歌仙说。

  青江拖着箱子往后走了两步,又回头,“我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

  “问吧。”

  “说实话你们这其实就是打击报复吧,因为我瞒着你们……”

  三个挚友合上了门。

  “去吧,祝你武运昌隆。”宗三悠悠的声音从门缝里飘了出来。

 

  石切丸在他们常去吃饭的那家店找到青江时,他正透过玻璃窗对着对面墙上的蓝色广告牌出神。

  “在看什么呢?”

  青江把只带了一边的耳机摘下来。“没有,我只是在想啊,怎样才能求那三个无情的家伙放我回去。”石切丸在对面坐下来,他倒了杯茶递过去。

  “要不……我上门去道个歉吧?”

  “为什么?”青江把茶杯抱在手心里,笑眯眯的看着男人,“老师你又没做错什么。”

  “毕竟是起因是我。”他摸了摸鼻梁。

  给石切丸发了消息后,对方二话不说就开着车赶过来了。青江心里莫名松了口气,此时也就有余裕坐在这里悠闲的咬着吸管喝果汁。“借住在老师家一个星期真的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了。”他冲对方眨了眨眼。

  “说好了的,你需要帮忙,我随叫随到。”

  对方真诚的模样几乎让青江不忍心装可怜欺骗他了,转念一想其实就事实而言自己目前真是被赶出了家门,也就坦然了。“能被好心收留,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他咬着吸管声音显得含含糊糊的。

  在店里吃完午饭后,天色阴了下来。

  “怕是还有雷雨下啊。”

  老板出去把彩色的遮雨棚拉开了,站在门外抽烟。

  结完账石切丸单手拉过了箱子,青江只能拎着自己的挎包跟在后头走。

  “就一个箱子?”

  他们沿着街道边往停车场去,青江不由得抬头望了望灰暗的乌云。“嗯,就带了几件换洗衣物。”他答。

  低气压让整个人都有些躁动起来,直到坐进了石切丸的车,这种感觉才稍稍压下去。他一面拿手机在讨论组里发动向,一面瞄了眼后视镜。男人在开后备箱放箱子,被后车盖遮得严严实实。

  一路上话不多,阴天使人倦怠,看他一副要困的样子,石切丸在等红绿灯的间隙里按开了音乐。

  “老师你好坏啊,看我要睡觉就放歌。”

  “还是到家了再睡吧,车上睡的话容易颈椎痛。”

  青江坐在副驾驶把头一偏,懒懒靠着,毫不遮掩的看石切丸。西原健一郎的编曲一如既往带着跳跃感,连心情也变得活络起来。下意识的,他的手指开始跟着鼓点敲击,目光从对方握着方向盘的大手向上,然后是卷起的衬衣袖,宽阔的肩,刮的干干净净的下巴。

  “果然啊。”他说。

  “怎么了?”石切丸往左打方向盘,在下个路口往左转了。

  “我是在想,认真开车的男人果然很帅。”他夸得很正经,一面又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看,当然也没忽视石切丸眼里一闪而过的窘迫,顿时心头大乐,继续说,“我呢,目前是买不起车子了,比起这个,果然还是乖乖挤地铁吧。”

  没开多久就到了地方,青江背着包扶着他的箱子,还是站在前天晚上找到石切丸的那家便利店门口等着。那张翘起一角的海报今天另一只角也脱落了,在风中岌岌可危的飘。石切丸去停了车回来,两个人一起往公寓走,走了几步男人挠挠头又停下来了。

  青江回头望他,他摸了摸鼻梁。“我忘记买猫粮了。”他说。

  “下次再容易忘事的话就记个备忘录,”他们又转回了便利店,所幸没走太远,“老师你这样真的是,唉,高大形象在我心里崩塌的不行了哦?”

  他看着石切丸去挑好了东西付账,出来后问,“你家的猫会不会认生?”

  “认生?”

  “比如说看到我就要伸爪子挠一挠之类的……”

  石切丸真的一手拎着便利店袋子一手拖着青江的箱子思索起来了。“其实我觉得它性格还是很好的,”他说,“不过我们家几兄弟里它最不喜欢跟我大哥玩,每次带它回老家后它都绕着道走,很远就躲起来。”

  青江按了电梯,“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它和我愉快相处呢?”

  “我觉得它会喜欢你的,青江君。”

  电梯匀速上升,石切丸高大的身材站在里面依旧很有压迫感,但这次他已经可以若无其事的站在旁边了,甚至悄悄靠的近了点。

  开了门后,石切丸先帮青江把箱子和包拿了进去,他在玄关换了鞋,一面打量着上次来还只有简单家具的客厅:沙发边新添了一个小的置物架,桌布换了绿条纹的。作为一个独居单身男人而言,已经算是合格的富有生活气息的整洁居所了。

  男人在屋子里唤着猫,手里举着的小鱼饼干袋子哗哗的响。过了一会儿那只从来都只在照片里见过模样的猫就从房间里踱了出来,悄无声息。

  “在家时有好好听话吗?”

  石切丸去看猫食盆了,猫踩着步子过来,注意到了沙发上的青江。

  青江突然觉得有些有趣,猫绿色的眼睛和他对视,他们互相打量着,带着试探和好奇。他首先露出一个友善的笑,俯下身子招手,像石切丸那样唤它。

  猫凝视了一会儿,过来嗅了嗅,用鼻尖碰了碰他的手,湿润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抬头去看站在一边的男人。

  “再试试这个,”石切丸把一个金色的毛线球递了过来,“它最喜欢的玩具。”

  猫果然对这个毛线球感兴趣,看到青江把它拿在了手上就轻轻一跃跳上膝盖,抱着球团在了腿上。

青江试探着伸着手指挠了挠它的下巴,很快,它连眼睛都眯了起来。

  “真的,真的它不讨厌我啊。”

  猫团坐在他腿上,旁边又坐着石切丸,青江觉得自己简直都要幸福的昏过去了。

 

评论(35)
热度(123)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