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忙碌的道士,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石青】花开·第七章

写的时候,窗外正好也在下雨。

暗恋和喜欢,是一种很有趣的情绪,即使是再不起眼的细节,对方的一举一动在自己的眼里还是会有特别的含义。

一如既往多求评论。

=============

 

“我大概想明白了,为什么既然是浪漫还会痛苦。是不是浪漫往往会伴随着一些难以阻碍的因素呢?压力,亦或是无妄之灾。”

  他在入睡前收到了这样的消息,没有想到石切丸依然在琢磨这个问题。

  打下一行,再逐字删掉。最后他只回复了一个浮动的笑脸。合上手机后,他很快就带着兴奋和疲惫入睡了。

  他连着做了好几个梦,可他最后只能清楚地记得最后一个梦了:在一个狭窄的屋子里(也许是休息室),洁白的墙,对面有镜子,石切丸抱着他,彼此压得紧密,喘气声和一门之隔的欢呼声混合在一起——是的,只是一门之隔,门缝里还透出隐约的彩灯光线。他在某个间隙里借着屋子里黯淡的光线看了一眼镜子,惊异地发现自己的脸上带着兴奋的潮红,腿被男人结实有力的胳膊抬起来,下巴仰着,半张着嘴就像一条无力呼吸的鱼。

  大约是黎明时分,他醒过来了,脑子里残存的画面像碎片般,唯有那肌肤相触的炙热感仿佛真实存在过,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他没法按下暂停。因为他发现,他已经勃起了。

  夜里是静悄悄的,窗外有种奇妙的空洞风声,从窗子的缝隙里泄进来。燥热在心里反复撩拨着,于是他咬着唇把手往下伸去了,揉动起来。

  在忍不住喘气时,他眯着眼睛想起了石切丸,反复回忆着梦里的场景,回想着不到十小时前他握住的那只手,还有他说话时微微活动的喉结。 

  他辗转抚摸,时间仿佛持续了很久,等到一切都结束时,这才起伏着胸口躺倒,等着气息平稳身体放松下来。

  手上有黏腻的触感,他随手扯了两张面巾纸擦了擦,又眯着眼躺了一会儿,掀开被子下了床。

  赤脚踩在木地板上,微妙的触感。他去倒了杯水,拉开窗帘,天色还是雾蒙蒙的,楼下那盏路灯也还亮着。

  手机在桌上闪烁着呼吸灯,他过去拿起来,点开聊天界面,背景壁纸上是石切丸的侧脸。

  “早。”

 

  直到二月的末尾,他们再次回归到了线上交流生活。

  石切丸教学任务繁忙,这个月又加了一个班的代课,而青江也忙碌着自己的业务工作。可仅仅是空暇时间的线上交流,也依旧乐此不疲。

  “原来你喜欢听jazz pop。”

  “难道看着不像吗?”

  “不像,一点都不像。”

  “啊,可不能以貌取人呀,青江君。”

  于是他传来了链接,点开是西原健一郎的专辑歌单,旋转封面上的男人侧脸望着窗外,背景是苍白无一物的墙。

  “这是我自己整理的一张歌单,有兴趣的话,就听听吧。”

  这张歌单迅速占领了青江的耳机。

  他从《Colors》开始,按着节奏度过所有的空闲时间。旋律带着跳跃的光点,并非是掺加了致幻剂的类型,却在脑子里一点点勾勒出景象,像溢出颜料的画,色彩丰富到让他感到诧异。

  如果鼓点的节奏是石切丸不常表露出来的一面,那是否代表他已经对这个男人内心的窥探初见端倪呢?

  洗澡的时候他听《Smile》,带着雾气的水流从头顶流泻而下,眼睛睁不开,放开的音量里女人的声音里带着隐藏的笑意,烟嗓,漫不经心。他把淋湿的长发用手指往后梳开,让水流的温度前后包裹住自己,毫无空隙。

  他觉得自己开始着迷了。就像迷恋推荐这些歌给他的那个人。

  “好听吗?”

  洗完澡了青江缩在床上回消息,歌单依旧放着,旋律从左边慢悠悠晃到右边。 

  “好听……我都听了好几天了老师才来询问反馈,不要太慢哦。”

  “哈哈,因为好的音乐是需要时间来听的啊。” 

  “咦,你为什么就肯定我一定会乖乖听呢?”

  “因为感觉青江君也会喜欢。”

  “啊,难道老师对我也是以貌取人吗,这样不对哦。”

  石切丸头像下的气泡长长短短,冒出又消失。青江盯着他的头像出神。他的头像是他的猫,深蓝色皮毛,蹲在窗台上隔着玻璃出神。

  “那青江君眼中我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这个问题让青江迟疑了一下。穿连帽大衣的石切丸,穿西服的石切丸,穿刺绣棒球夹克的石切丸,不同的模样在他脑子里重合着出现。

  “那我也该在你的眼中成为一个不会妄下判断的人,老师,”他这样回复,“只有对你了解的更多,我才会知道你在我眼里是个什么样子。”

  大约是他的语气太过于一本正经,石切丸竟然打了电话过来。

  “是在生气吗,青江君?”

  “生气?没有的事哦,老师怎么会这么觉得。”

  “因为平时你不会这么严肃的说话……”

  “没那回事啦……歌单真的超好听,我刚刚都有在听,停不下来了。”

  “听了之后有什么感受吗?”石切丸听上去很高兴。

  “嗯……一定要形容的话,就是心脏的跳动吧。”

  “心脏?”

  “是啊,让人能清晰感觉到活着的感情呢。老师你最喜欢哪首。”

  “《Say You Love Me》。”

  青江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那青江君呢?有没有比较喜欢的,我过几天整理好另外几张专辑的歌单传给你。”石切丸说。

  他右手抵在下巴上,食指弯起来,轻轻咬着指节。

  “好呀,”他说,“我最喜欢听的,是《Get Inside Your Heard》。”

  

  周末的时候,他主动邀约了石切丸,去上次那家店吃晚饭。

  青江依然是蛋包饭,而石切丸除此之外还点了菜单新上的奶油乌冬。

  “好多,老师吃的完吗。”

  “其实我吃蛮多的,”石切丸摸摸鼻梁,“第一次是想显得礼貌一些,所以……”

  青江忍不住笑起来,“那现在就是本性暴露了?老师你尽管点,我请你。”

  “不不,这次说好了是我请客,”石切丸又开始翻菜单,“甜点的话青江君有没有想吃的。”

  “冰淇淋蛋糕吧,有点想吃那个。”

  叫服务生来点完单后,石切丸从刚刚带过来的纸袋里拿出一张硬盒的专辑盘,封面图是层层的树,深绿,但是浅色的阳光从顶端的缝隙流泻而下。

  “那两首歌都有收在盘里,这张确实是很经典呢。”

  青江接过专辑,研究了一会儿封面图,又抬头去看石切丸。男人握着杯子,依旧在慢慢的喝茶。

  他拿着专辑,偏头露出一个疑问的眼神。

  “送给你的。”石切丸说。

  青江忍不住撑着脸笑起来,“啊,正准备说借回去听一听的。”

  “本来就是准备送你的哦。”

  他再次把专辑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喜欢jazz pop,老师。”

  这个时候石切丸的奶油乌冬上来了,他就放下茶杯指着碗说,“就比如说这个吧,第一次听到名字,是不是会有种甜腻感呢?”

  “嗯?”

  “西原的风格其实就正是这样。他和传统的jazz不同,成分上更多的是有种五彩斑斓的感觉,也正像你之前描述过的,旋律有心脏跳动的感觉,硬要形容一下的话……”他想了想,“就像奶油乌冬,你以为它很腻,其实它的层次感和细腻感是让人十分惊艳的。”

  青江倒像是大吃了一惊,“老师好了解的感觉。”

  “哈哈,大概是听久了的缘故吧,我念大学时就有在听了。”

  看得出来,他很高兴。青江挑挑眉,再次在心里给石切丸加上了新的形象。一个谈起自己喜欢的东西会兴致勃勃的石切丸。

  他拿着专辑盘起身去了柜台,和老板说了一会儿,回来时他的蛋包饭已经上来了,石切丸正拿着番茄酱挤压瓶帮他涂上字。

  音乐放出来,第一首就是《Get Inside Your Heard》,两人相视一笑。

  

  次日去上班时,他就听着石切丸传给他的新歌单。他背着挎包,沿着人行道的边沿走,稳稳压线,一步不偏,走了二十步就换铺着彩色方块的道走,乐此不疲。

  工作依旧有条不紊,乱在找文件的间隙里偷瞄他,最后忍不住把椅子滑过去,竖起文件夹挡在面前,“喂。”

  “嗯?”青江正在查昨天新上的房源。

  “怎么回事啊,最近这么工作狂。”

  “有吗?”

  “有啊,怎么没有,”乱上下打量他,像在看新奇动物,“讲真是不是莺老爷要涨工资了。”

  青江笑眯眯摇头,“这种事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乱把文件夹放下来,“也是,”他又滑回了自己的桌子前,从抽屉里拿出装蔬菜干的盒子,边吃边说,“最近怎么样,跟石切丸有进展吗?”

  “嗯……不好说。”

  “不好说也总得有个说法吧。”

  青江就点开他和石切丸的聊天记录,乱看了往上滑了几页,又把手机还回去了。

  “敢情你们这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在交流音乐感想?”

  “哈哈这么说倒也没错。”

  “干嘛呢,友谊地久天长?”乱做出一个震惊的表情,“又不是同担迷弟交流心得。”

  “我感觉啊,”青江伸了个懒腰,“越多了解他这个人,就越觉得有意思。”

  “那是,”乱说,“他在你眼里不得是闪闪发亮的。”

  手机屏幕亮了一会儿,又慢慢变暗。

  “就当好事多磨吧。”他说。

   

  三月二日,天气阴雨。

  宗三一到这种天气就觉得浑身没劲,早早洗完就回房去补觉了。歌仙大约还窝在房里写稿子,就晚饭时出来亮了个相。蜂须贺这时正在窗边打电话,按着眉心很疲惫的模样。

  你妈妈?青江对他做了个口型。

  蜂须贺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他最后百无聊赖的转回了房,点开歌单,又兀自去翻那早就翻了一千遍的相册,里头全存着石切丸拍下传给他的各种图。

  “你喜欢下雨的天气吗,老师。”

  他靠在床头,懒懒地点开聊天界面打字,两条腿叠在一处,脚尖蜷起又伸开。

  石切丸的消息回的很慢。“不好说,不过相比之下,晴天更好吧。”他说。

  “那你看不看昆德拉的书呢。”

  “大学时倒是有看。”

  “我一直都记得一段,‘天下着毛毛雨。行人脚步匆匆,撑着雨伞。突然,人行道上乱成一团,伞篷碰撞在一起。男人倒是不失礼貌,在路过特蕾莎身边时,高高举起伞给她让出地方。但是女人寸土不让。她们只顾盯着前方,脸色严峻,等着别人自认不如,乖乖让路。’”

  想了想,他又补充,“我不喜欢下雨。”

  “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那本吗,有空我再找出来读读。”

  青江开始自顾自的打字。

  “下雨的时候就会觉得无聊,石切丸老师,我好无聊啊,你来救救我呗。”

  “如果我是超级英雄的话倒是可以瞬移过来找你,但是很可惜,现在只能用手机陪你说说话了。”

  “那我要听笑话。”

  石切丸倒像真的是思索起来了,当青江已经把一首三分多钟的歌快听完时,他的消息才姗姗来迟的回复过来。

  “从前,有一天轮到弟弟做晚饭,做好了他就在厨房里给最年长的大哥传简讯问,今天回不回来吃饭,结果消息怎么都不回,电话也不接。最后出去一看,大哥和其他几个兄弟都坐在桌子边等开饭。弟弟很生气,大哥却说,我就在家啊,为什么还要给你回消息呢。”

  青江盯着屏幕看了半天。

  “好冷的笑话啊,石切丸老师。”

  “我确实不太擅长讲笑话讲故事……不过这个是真事哦,做饭的是我,捉弄人的就是我们家大哥。”

  这句话的杀伤力比冷笑话强得多,联想到石切丸本人,青江笑到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大约是半夜一点左右,手机在枕边疯狂振动起来。

  他半梦半醒,手机抓过来也不看来电提示,“喂?” 

  “青江君……”

  那边传来石切丸的声音,他一下就清醒了,揉着眼睛坐起来,“嗯?怎么了,石切丸老师。”

  电话那头有淅淅沥沥的雨声,石切丸打了个喷嚏,又吸了吸鼻子。

  “现在该我来问你了……虽然很打扰,但是你能不能过来救我一下呢……”

tbc.

评论(26)
热度(100)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