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heart

狮心,是个秃子,花鸟风月吹。
最喜欢看评论,所以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一定不要忘记留言。

【石青】花开·第二十三章(完结)

“他们从路灯下走过,暖橘色的光把前方的路照得很亮。”

终于到了完结的这一天。

感谢大家对我的喜爱和一路支持,很爱你们。

===============

 

  “对了,有个事儿还得求你帮忙。”

  “有话就快说,不过我怎么有种不是好事的错觉。”

  “我的形象有那么坏吗?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下个星期我请了几天假……”

  “等等!”

  乱正和青江走在一起去实地考察新房源的路上,听到这话时几乎要跳起来。“你又请假?现在这个时候有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又用逼视的目光看过去,“你请了几天,实话实说。”

  “四天。”

  “喔。”乱这时真的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抛给他,“你真是……要我怎么说才好,现在正赶上假期看房的时段啊,忙都忙死了,你还请假。”

  “没办法啊……我们家老师刚放暑假,得抽个空跟他一起回趟家。”

  “等下,你说哪儿?”

  “回他家,就是他老家啊。”

  乱眉毛一挑,“哟,干嘛,见长辈?”

  “也不算吧,”青江抓着马尾顺了几下,若有所思,“说是没什么长辈了,现在也就他们大哥还住在那儿。”

  “那……”乱想了想,叹了口气,“好吧,说,是不是想让我帮你代个班……”

  “很懂我嘛,”青江笑眯眯地去揽他的肩膀,“你把我手上的单子帮顾着点就行。”

  乱无可奈何。“你这个骗子,甜言蜜语虚虚实实我真恨你,”他嘴上这样说着最后却还是答应了,“上次说给我买鲷鱼烧,结果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真的,我用我们家老师的名义发誓,他的人品你总信得过吧,等回来了请你吃大餐。”

  听说有好吃的,乱也就宽慰了,但依旧对他嗤之以鼻,“瞧你这有了男朋友之后小人得志的样儿,哎,不过话又说回来,莺老爷怎么就给你假了……你业绩这么好现在正是往上冲的时候啊。”

  青江神秘一笑,不作回答。他当然不会告诉乱他其实为此费心费力给莺老爷进贡了一套清水烧茶具。

  预备往老家去的那天,他们起了大早。岩融开了他新买的休旅车,载着今剑和小狐丸,这边就石切丸开自己那辆和青江一起,一行人走国道上了高速。

  启程后青江坐在副驾驶上一直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觉,前几天都觉得还好,临近出发时才不知所措和紧张起来。本来前天晚上他就已经抓着石切丸问了不少问题,但这会儿心里还是不太踏实。

  石切丸当然知道他有些不对劲,中途准备停在高速服务区休息时,特意在下车前握着他的手陪他在车里坐了一会儿。

  “你说我是不是该庆幸你家长辈就只有一个哥哥了还是怎么。”青江叹了口气。

  “别想太多,”石切丸的手翻过来正好能把他的圈在手心,一面又宽慰他,“你看,你不是和小狐丸他们都相处的挺好的么。”

  “不不,我觉得是两回事儿啊,”青江感觉自己的手都要被他抓出汗了,但就是懒洋洋不想动,“万一你大哥不喜欢我怎么办。”

  “其实这个话逻辑有点问题,答案很简单,我喜欢就可以了。”

  “喂喂,”青江被他逗笑了,有些忍不住笑就要去捏他的脸,“很有出息喔你,现在讲话这么厉害,我真是败给你了——不过话还是说回来,毕竟那是你们家大哥,我呢……也就是莫名有点担心,别的都还好。”

  石切丸想了想。“仔细想想的话我也不太好跟你讲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摸了摸鼻梁,“等见面了就知道了吧。不过他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啊,这次回去顺带给他过个生日已经很给面子了。”

  青江哑然失笑,但后来在车上还是忍不住拿手机又传简讯去问小狐丸,他家大哥到底知不知道石切丸要带男朋友回家。

  “应该是不知道吧,我记得石切丸他好像只在电话里讲说有带在交往的对象回来。”

  小狐丸回消息的速度比他二哥快多了。青江想了想又传一条过去。

  “不给他先打个心理预防针么?”

  一分钟后小狐丸的消息传了过来,甚至称得上泰然自若,“安心吧青江君,偶尔给这个老头一个惊喜也是好事,免得他在老家待久了要老年痴呆,我们这也是一片好意关心他。”

  这算哪门子关怀?

  青江哭笑不得。

  有句话叫丑媳妇总得见公婆,虽说他自觉本身也算是个一表人才的好人物,但对方也算是三条兄弟里的家长了,心里不免还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想给石切丸长个脸。

  到了地方后他们先去停车,再把带回来的东西都搬出来。

  “要我说你何必还给他千里迢迢带这么多点心,贵的很。”

  小狐丸边走边说,语气像还有点惋惜。“青江说带点礼物比较礼貌,”石切丸拖着行李箱跟在后面,走得不快,“我都听他的。”

  尽管事先做了很多预想,但在见到这位之前只存在于谈话和照片中的大哥三日月后,青江还是不免吃了一惊。起先对方没说话,配上那张俊朗的脸倒还显得有些难以接近,但后来一开口就又让人感觉不太对了。

  “我们家远游的浪荡子们终于想起我这个老头了么?”他笑起来的时候也爱把眼睛眯着。

  “是啊,回来看看你还有没有气,不过现在看你还有精神调侃,我们也就放心了。”嘴上虽然这样说,但石切丸还是把青江先轻轻拉到身边来,“介绍一下,笑面青江,也就是我在电话里跟你提到的交往对象,我的男朋友。”

  今剑一回来就跑到自己房间去了,小狐丸和岩融这时就正好抱着胳膊在边上看热闹。青江原本想先打个招呼,但没想到对方倒是先开了口。

  “喔——那我可就叫青江君了?既然是自家人的话,哈哈哈,很好啊很好。”三日月倒是笑得很亲近的模样,一面又对石切丸说,“这样我也就对你放心了,原本还怕你要就这么糊里糊涂过一辈子。”

  “多谢,不过你还是先操心自己吧,”石切丸一面放拉杆箱一面又去把青江手上提的盒子拿过去给他,“青江给你带回来的点心,都是你喜欢的。”

  “这可是好东西啊,青江君可真是比你们几个懂事多了。”三日月很高兴,又说要去泡茶,但被小狐丸拦住了请他去桌子边坐好不要乱动,自己去准备饮品了。

  “三日月先生很喜欢这种老派点心么?”

  最后被安排坐在桌子边等着的就只有青江和这位三条家最年长的大哥。

  “这么说也没错,”三日月笑眯眯的回答,“有喜欢的茶和点心,难道不是一件幸福的事么。”

  这句话顿时让青江就很有认同感。“是啊,”他开始感慨,“说起来您弟弟石切丸做的食物,也会让人有幸福感呢。”

  三日月听到这话时,抬着眼睛悄悄打量了一会儿青江。“哈哈哈,那就很好,”他说,“是蛋包饭吧?”

  “嗯?”

  “总是会看到他在社交平台上发这样的照片,有时候就忍不住去欣慰的想弟弟真是成为一个可靠的大人了呢。”

  这时石切丸刚好回来了,端着泡好的茶。“我怎么好像听到我的名字一闪而过?”他一边把茶杯摆下来一边随口问。

  “不不,是你的错觉,”三日月把茶杯捧在了手里,“对吧青江君。”

  对上他的视线后,青江只能又回头好笑好笑地看了石切丸一眼。

  午饭是石切丸和小狐丸在厨房准备的,岩融去外面买了酒要来喝,原本今剑还说要再给三日月买个蛋糕的,结果最后出去转了一圈就买了一个甜瓜回来。

  “想了一下果然还是甜瓜吧,蛋糕吃多了牙会痛。”他一面把切好的瓜端过来一面小声说。

  “啊呀,难道今剑因为这个原因牙痛过吗?”

  三日月握着茶杯笑眯眯地说,今剑一听就用手捂住了腮帮子,含混不清地答话,“疼过,实在是太难受了。”

  大家一听就都笑起来。

  这顿饭吃的很融洽,青江也终于放松了心情。期间三日月还趁石切丸不注意悄悄对他举杯,两个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下午没别的事,石切丸就带着青江到处转了转,给他去指自己念小学和国中时上学要走的路,还有以前常去的小食店(遗憾的是现在已经关门了)。说到有趣的地方时,青江就忍不住要蹲在那里笑起来,石切丸也就站在边上摸着鼻梁看他。

  “没想到啊真的是,你也会有这种可爱的过往,”青江拽着他的胳膊不起来,保持着仰头的视角边笑边看他,“肚子笑痛了,你快赔我啊。”

  “好啊,那背你走路?”

  这时已经是傍晚了,路灯正陆陆续续的亮起来。青江看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顺从的趴到了他的背上。

  “很有气势哟,”他环着男人的脖子,把脑袋凑在耳边说话,“你看我都不敢不听你的话。”

  石切丸边走边笑。“那你要下来吗?”他问。

  “这个问题容我回答拒绝,你背上这么舒服我为什么要动。”

  他们沿着街边往前走,路上行人不多,偶尔从边上经过会看他们一眼,或好奇或探究。

  青江伏在他的背上,深青的长发在脑后微微的晃着。“真好啊。”他突然开口感慨。

  “指哪方面呢?”

  “各种意义上。”他笑眯眯地答,一面抬起手摸了摸男人的下巴,“无论是现在你背着我散步,还是跟你的家人们一起吃饭,都特别好。”

  “我也觉得很好,所以要不趁此机会加入我们三条家吧。”

  青江一愣,轻笑着拿腿夹了夹他的腰。“讲什么话呢,我才不是那种轻而易举就被温柔蛊惑的人,”他凑到耳朵边吹了口气,“至少也要拿着漂亮的戒指过来,那样才有资格跟我谈这种事喔。”

  石切丸又把他往上背了背,继续往前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简单了。”他说。

  青江顿了一会儿。“认真的?”他问。

  “嗯,”石切丸的声音隔着后背传递到他的身上来,“认真的呢。”

  “那我还是先拒绝吧,”青江抬头去数路边的街灯,心口微微的跳,“哪有你这么草率的,四个多月,恋爱值都才一根小拇指都不到。”

  石切丸笑了笑没说话。

  “你说,我们现在算不算七分熟的认知和五分熟的热度了。”青江过了一会儿又说。

  “我觉得还不够,”石切丸还记得以前他提过的乱式理论,答的很简单,“可以的话,我还是更想彼此都达到十分熟。”

  青江忍不住笑起来。“哇,听着好怕,”他凑过去咬了咬石切丸的耳尖,动作很轻,最后还坏心眼地舔了舔,“那我现在逃走还来不来得及?”

  “唔,我觉得是来不及了。”

  “以前小狐丸还对我说,他觉得你像个没法恋爱的男人。”

  “不过现在不同了,”石切丸偏头想去看他,最后鼻尖蹭在了一起,“我遇到了会让我去区别对待,甚至不由自主想对他更好的人,以前已经错过的那么多年就当作是人生的预备期吧。”

  青江心里被他弄得又乱七八糟起来,但嘴边的笑容却怎么也抹不掉。

  “所以真的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一样。”青江答着,一面把下巴在他颈窝搁好。

  他们又走了一截路,回去时青江怕他太累,就不肯让他背了,两个人并着肩慢慢往回走。

  “明天早上你可以多睡会儿了,十点过后我们再出发去你老家那边。”

  周围也没什么人,青江也就把他的手好好抓着。“就在这边待一天?”他想了想又问,“会不会有点急。”

  石切丸摸了摸他的头发。“我回来倒很简单,不过你有个假不容易,还是趁这个机会回去看看你哥哥吧,”他说,“明年我们换个大点的房子住,到时候也要请你哥哥来这边玩。”

  青江笑了,“万一我哥他不肯呢?”

  “不肯的话……到时候你就直接回去拉着过来怎么样?他再要逃回去也是之后的事了。”

  两个人都笑起来,对视一眼,然后继续往前。

  他们从路灯下走过,暖橘色的光把前方的路照得很亮。

 

——END——

 

评论(70)
热度(167)

© Lionheart | Powered by LOFTER